零點看書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尋秦記 > 第七章 稷下劍圣

第七章 稷下劍圣

不想錯過《零點看書》更新?安裝零點看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棄立即下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解子元的臉色頗難看,一副心事怔忡的樣子,見到項少龍一把扯著他往大門走去,道:“小弟忽然有急事,怕不能在約好的時間來接沈兄,所以提早來了?!?br />  項少龍道:“解兄既有急事,大可改作另一天?!?br />  解子元搖頭道:“那解子元就有禍了,我本想遣人來接你,但細想下還是不妥當,橫豎順路,待沈兄到舍下后,請恕小弟失陪一會?!?br />  兩人步出大門,廣場中三十多名家將,正和馬車恭候他們大駕。項少龍是第一次見到解子元如此陣仗駕勢,愕然道:“解兄好威風?!?br />  解子元搖頭嘆道:“我并不想這么張揚,是仲孫龍迫我這么做的,上車再談?!?br />  從衛拉開車門,兩人登車坐好,馬車開出院門,解子元嘆道:“不要看臨淄表面熱鬧繁榮,其實人人自危,恐怕朝不保夕?!表椛冽埖吐晢柕溃骸敖庑种傅氖欠駜晌煌踝拥耐跷恢疇??”
  解子元訝道:“原來沈兄知道內情?!?br />  項少龍道:“略知一二,看解兄愁眉不展,是否有什么突變,令解兄煩惱?”
  解子元再嘆一口氣,沉聲道:“有些事沈兄知道了不會有益處。沈兄先到舍下與內人聊聊,小弟見過仲孫龍,立即回來會沈兄。嘿!今晚怎都要出外逛逛,沈兄懂得怎樣和內人說項哩!”
  項少龍啞然失笑道:“我還以為解兄忘了?!?br />  解子元苦笑道:“小弟現在比之以往任何一刻,更須到青樓解悶?!?br />  項少龍關心善柔,自然愛屋及烏,關心起解子元來,也知解子元不會隨便將王室的斗爭向他這外人說出來,心念電轉,已明其故,試探道:“不是呂不韋在玩手段吧?”
  解子元一震道:“沈兄怎會曉得?”
  項少龍壓低聲音道:“我曾在咸陽逗留過一段日子,與秦廷的一些重量級人物非常稔熟,深悉呂不韋的手腕,故而一猜即中?!?br />  解子元愕了一愕,玩味道:“重量級人物,這形容的詞句小弟還是初次聽到,細想又非常貼切,沈兄認識些什么人?”
  項少龍隨口說出李斯、昌平君兄弟等人的名字,當然包括自己在內。
  解子元聽得瞠目結舌,吁出一口氣道:“沈兄竟然和嬴政身邊一群近臣有交情?其中最有本領的當然是項少龍,呂不韋千方百計尚扳不倒他,順口一問沈兄,嬴政究竟是不是呂不韋和朱姬的兒子?”
  項少龍肯定道:“當然不是!否則他們的關系不用鬧得那么僵。究竟呂不韋用了什么手段,害得解兄如此煩惱?他是否對你們大王說了些話?”
  解子元顯然是好心腸的人,搖頭道:“這種事動輒是抄家滅族的大禍,小弟怕牽累沈兄,沈兄最好勿要理會?!?br />  項少龍知不宜迫他,心忖自己無論如何不能讓人把善柔的家抄了。一時卻苦無良策,因為根本不知個中情況。
  解子元岔開話題道:“看來鳳菲很器重沈兄!”
  項少龍想起與鳳菲糾纏不清的關系,隨口應一聲,心中轉到齊國的王位之爭上。本來與自己全無關系的事,卻因善柔的緣故而變得直接有關。田單和呂不韋是玩陰謀手段的專家,仲孫龍、解子元等一系的人,雖有各國之助,但能否成為贏家,仍屬未知之數。鄒衍若在就好了,由他這位以預知術名震天下的大宗師指著星星月亮說上兩句話,比其他任何人的雄辯滔滔對齊王更管用。
  馬車抵達解府,項少龍下車后,解子元足不著地的原車離開,到仲孫龍的府第與自己的黨人密議。小婢領項少龍到內府見善柔,而項少龍則在心中不斷自我警惕,告訴自己善柔已作人婦,絕不可再續前緣,否則怎對得住自己的良心?
  善柔始終是善柔,沒有一般女子的軟弱扭捏,神態如常的將下人趕出偏廳,劈面道:“我嫁人后變成會吃人的老虎嗎?一見到人家立即拚命逃跑,是否這一段時光逃慣了?”接著“噗哧”一聲,橫了他充滿少婦風情的一眼,喘氣笑道:“壞家伙到那里都是壞家伙,竟敢串通子元來騙我,若不是看在致致份上,看我不打折你的狗腿?!?br />  項少龍見善柔“兇神惡煞”的模樣,反放下心來,毫不客氣坐下來,微笑道:“不抱兩個白白胖胖的兒子來給我看看嗎?小弟對任何長得像柔大姐的小家伙,都好奇得要命,他們是否剛出世便懂舞拳弄腳打人踢人?”
  善柔笑得似花枝亂顫的倒在地席上,嗔道:“很想揍你一頓,唉!作了解夫人,想找個敢還口或還手的人并不容易,師傅現在又不肯再舞劍弄棒,他那班徒弟更是窩囊,害得人怪手癢的?!?br />  項少龍駭然道:“難怪解兄要遭殃呢!”
  善柔狠狠瞪著他道:“不要把我說得那么可怕,不若我們拿木劍對打玩兒好嗎?”
  項少龍心中一動道:“你師傅有四個最得意的弟子,我知道其中兩人是韓竭和仲孫玄華,其他兩人是誰?”
  善柔一臉不屑道:“什么四個得意弟子?恕我沒有聽過!只知師傅最疼我善柔,仲孫玄華這龜蛋只懂縮頭縮腦,每次要他動手過招,總是推三推四,真想把他的卵蛋割下來。嘻!”
  項少龍聽得捧腹大笑,刁蠻美女做了母親,仍不改一貫本色,確令他欣慰。順口問道:“田單知道你成了解夫人嗎?”
  善柔冷哼道:“知道又如何?我不去找老賊算賬,他應該拜祖酬神。唉!真奇怪,殺掉那假貨后,我心中所有仇怨都消了,田老賊雖仍是活生生的,我竟可將他當作死人辦?!?br />  項少龍正容道:“談點正事好嗎?你清楚韓竭的為人嗎?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品性如何?”
  善柔撅起可愛的小嘴道:“可以和嫪毐狼狽為奸的,會有什么好人?我一向對他沒有好感,不過手下尚算有兩下子?!焙鲇职櫭嫉溃骸澳銥楹稳圆粷L回咸陽,致致要擔心死了?!?br />  項少龍苦笑道:“我是走投無路下溜到這里來,你當是來游山玩水嗎?”
  善柔點頭道:“聽說道路河道給十多天的連綿大雪封了,離開火爐便做不成人似的,遲些我著子元使人把你送走?!?br />  項少龍大吃一驚道:“萬萬不可,千萬莫要讓解兄知道我的身份,否則將來事情傳出去,他要犯上欺君之罪?!?br />  善柔傲然道:“憑他解家的地位,最多是不當官,官有什么好當的?”
  項少龍知她因父親當官遭抄家而對此深痛惡絕,同意道:“解兄人太善良,確不適合在官場打滾?!?br />  善柔笑道:“他和你并非好人,整天想到外邊鬼混,你差點成為幫兇?!?br />  項少龍淡淡道:“愈得不到手的東西愈珍貴,你試試迫他連續出去胡混十晚,保證他厭倦至以后不再去。而且他到青樓去,似乎是要找作曲的靈感,不是真的胡來?!?br />  善柔杏目圓瞪道:“是否他央求你來向我說項求情?”
  項少龍事實上如解子元般那么懼怕善柔,舉手投降道:“柔大姐該明白我是站在哪一方的吧!”
  善柔解凍地甜甜笑道:“當然知道啦!你來了真好,這樣吧!子元到外面胡混時,你來陪我?!?br />  項少龍失聲道:“什么?”
  善柔道:“這才公平嘛!”
  項少龍苦笑道:“坦白說,現在我每一天都為保全自己的小命想辦法,我……”
  善柔嗔道:“算了!你是寶貝嗎?誰要你陪?兩個都給我滾得遠遠的,否則莫怪我手下不留情?!?br />  項少龍聽得啞口無言。
  善柔卻橫他一眼,“噗哧”笑道:“只是唬你吧!人家怎舍得趕你走?項爺是小女子的第一個情郎,這么小小面子都不給你,你還如何在子元面前神氣起來。好吧!今晚準你們去勾三搭四,初更前必須回來,否則子元要到你那里去睡?!庇置亲尤碌溃骸安坏茸釉?!要吃東西哩?!?br />  膳罷,解子元仍未回來,項少龍乘機告辭回聽松院,剛跨入院門,把門的手下道:“楚國李相爺派人來找沈爺,但沈爺不在,只好走了。嘿!沈爺的人面真厲害,我們這班兄弟以后要跟著你呢!”
  項少龍暗忖自身難保,哪有能力照顧諸位兄弟,敷衍兩句,這位叫池子春的年青家將壓低聲音道:“小人有一件事須告訴沈爺,沈爺心中有數便成,千萬不要泄漏是我說出來的?!?br />  項少龍訝道:“什么事?”
  池子春道:“今天我見到谷明、房生兩人鬼鬼祟祟的溜出街外,吊著尾跟去看看,原來他們竟是去見沙立,看來不會有什么好事,最怕他們是要對付沈爺你呢?!?br />  項少龍心想自己又非三頭六臂,怎能同時應付多方面的事。上上之策是立即動手做另一對滑雪板,趁城外雪深至腰千載一時的良機,立即“滑走”,保證縱使東方六國追兵盡起,亦拿他不著。這個想法誘人之極,問題是他過不了自己的一關,更何況解子元那邊的事仍未知情況,教他怎放心一走了之。拍拍池子春肩頭,勉勵幾句,朝內院走去。
  池子春卻追上來,拉他到一角道:“尚有一事說給沈爺你聽,谷明回來后去見二小姐,接著二小姐和秀真小姐出門去了?!?br />  項少龍心中大怒,董淑貞和祝秀真竟如此不知好歹,仍與沙立勾結,枉自己為她們冒生命之險而留下來。
  回到內院,肖月潭在臥室所在那座院落的小偏廳等候他,欣然道:“你要的東西,老哥已給你辦妥,看!”由懷里掏出一卷帛圖,打開給他過目,正是項少龍要求的稷下學宮簡圖。
  項少龍喜道:“這么快弄來了!”
  肖月潭道:“費了我兩個時辰繪畫呢?!敝钢鴪D上靠最右邊的城門道:“這是大城西邊的北首門,又叫稷門,學宮在稷門之下、系水之側,交通便利,且依水傍城,景色宜人,故學宮乃臨淄八景之一,是游人必到之地?!?br />  項少龍細觀帛圖,嘆道:“稷下學宮看來像個城外的小城,城墻街道應有盡有,若胡亂闖進去找一把刀,等若大海撈針?!?br />  肖月潭指著最宏偉一組建筑物道:“這是稷下學堂,乃學宮的圣殿,所有儀典均在這里舉行,你的百戰刀掛在大堂的南壁上?!?br />  項少龍猛下決心道:“我今晚去把刀拿回來?!?br />  肖月潭愕然道:“該尚未是時機吧!少龍何不待離開齊國前方去偷刀?”
  項少龍斷然道:“我今晚偷刀,明早離開,免得韓闖等人為我費盡心思,左想右想?!?br />  肖月潭駭然道:“大雪將臨淄的對外交通完全癱瘓,你怎么走?”
  項少龍信心十足的道:“我有在大雪里逃走的方法,否則也來不到這里,老哥放心?!?br />  肖月潭皺眉道:“立即離開是上上之策,可是你不是說過要幫助鳳菲、董淑貞她們嗎?”
  項少龍冷哼道:“只是我一廂情愿的天真想法,事實上我不過是她們的一只棋子,現在我心灰意冷,只好只為自己打算?!?br />  這番話確是有感而發。目下他唯一不放心的是善柔,不過齊國的內部斗爭,豈是他所管得到,留下來于事無補。下了明天即離的決定,他整個人變得無比輕松。吹縐一池春水,干卿底事。既然鳳菲、董淑貞等當自己是大傻瓜,他再沒有興趣去多管閑事。
  肖月潭道:“我現在去為你預備衣物干糧,明早來掩護你出城?!焙鲇窒肫鹨皇滤频陌櫭嫉溃骸敖裢砟阍鯓尤ネ档??除非有特別的通行證,否則誰會給你打開城門?”
  項少龍一拍額頭道:“我忘記晚上城門關閉呢!”不由大感苦惱,想起積雪的城墻根本是無法攀爬的,但心念電轉,暗忖既然額菲爾士峰都被人征服,區區城墻,算是什么?心中一動道:“老兄有沒有辦法給我弄十來把鐵鑿子?”
  肖月潭有些明白,欣然道:“明天我到鄰街那間鐵鋪給你買吧!是否還需要一個錘子呢?”
  項少龍笑道:“橫豎是偷東西,我索性今晚一并去偷錘偷鑿,省得事后給人查出來?!?br />  肖月潭同意道:“若是要走,宜早不宜遲?!鄙焓掷鹚氖值溃骸皡尾豁f塌臺后,或者我會隨你到塞外去,對中原我已厭倦得要命?!?br />  肖月潭離開后,項少龍把血浪取出來,又檢查身上的攀爬裝備,一切妥當,仍不放心,在兩邊小腿各扎一把匕首,休息半晌,穿衣往后院門走去。大雪仍是無休止地降下來,院內各人避進屋內去。院門在望,項少龍心生警覺,忙躲到一棵大樹后。院門張開,三道人影閃進來。項少龍借遠處燈火的掩映,認出其中兩人是鳳菲和小屏兒,另一人則是個身形高挺的男子,卻看不到樣子。
  鳳菲依依不舍的和那人說了幾句話,那人沉聲道:“千萬不要心軟,沈良只是貪你的財色?!?br />  項少龍心中一震,認出是韓竭的聲音。知道是一回事,確定又是另一回事。忽然間,他有點恨起鳳菲來,以她的智慧,竟看不穿韓竭英俊的外表下有的只是豺狼之心。鳳菲欲言又止,沒有答話。到韓竭走后,兩主婢返樓去了。項少龍心中一動,尾隨追去,在暗黑的巷道里,韓竭送鳳菲回來的馬車剛正開出。由于巷窄路滑,馬車行速極緩。項少龍閃了過去,攀著后轅,無聲無息的爬上車頂,伏了下來。他并不知道這么做有任何作用,純是碰碰運氣,若馬車走的不是他要去的方向,他可隨時下車。在這樣的天氣里,偷雞摸狗的勾當,最方便不過。
  馬車轉入大街,速度增加。項少龍瀏目四顧,辨認道路,心想這該不是往呂不韋所寄居相國府的方向,韓竭究竟想到什么地方去?他本意只是利用韓竭的馬車神不知鬼不覺的離去,以避過任何可能正在監視著聽松院的人,此刻好奇心大起,索性坐便宜車去看個究竟。長夜漫漫,時間足夠他進行既定的大計。他拉上斗篷,心情舒暢輕松。自今早得肖月潭提醒,被好朋友出賣的恐懼形成一股莫名的壓力,使他困苦頹唐。幸好猛下決心離開,恐懼立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唯一擔心的是善柔,假若解子元在這場斗爭中敗陣,以田單的心狠手辣,善柔將要面對另一場抄家滅族的大禍。對此他是有心無力,徒呼奈何。
  馬車左轉右折,最后竟駛入解府所在的大街去。項少龍心中大訝,韓竭到這里要見誰?馬車在仲孫龍府第的正門前停下來,接著側門打開,一個高挺的人閃出來,迅速登車,馬車又緩行往前。項少龍心中奇怪,要知韓竭是隨呂不韋來臨淄,該算是田單一方的人,與仲孫龍乃死對頭。為何韓竭竟會來此見仲孫龍府的人,還神秘兮兮,一副怕給人看見的情狀。想到這里,哪還猶豫,移到車頂邊沿,探身下去,把耳朵貼在廂壁處全神竊聽。
  一陣低沉有力的聲音在廂內道:“師兄你好,想煞玄華?!?br />  原來竟是有臨淄第一劍美譽的仲孫玄華、仲孫龍的得力兒子。
  韓竭的聲音響起道:“你比以前神氣,劍術必大有進步?!敝賹O玄華謙虛幾句,道:“師兄勿要笑我,咸陽的情況如何?聽說師兄非常風光哩!”
  韓竭笑道:“嫪毐用人之際,對我自是客氣。不過此人心胸狹窄,不能容物,難成大器。反是呂不韋確是雄材大略,如非遇上個項少龍,秦國早是他囊中之物?!?br />  仲孫玄華冷哼道:“項少龍的劍法真是傳言中那么出神入化嗎?”
  韓竭嘆道:“此人實有鬼神莫測之機,教人完全沒法摸清他的底子,你該看過他的百戰刀吧!誰能設計出這樣利于砍劈的兵器來?”仲孫玄華同意道:“師尊收到大王送來那把刀后,把玩良久,沒說半句話,我看他是心動了。近十年來少有看到他這種神情?!?br />  韓竭道:“先說正事,你們要小心田建與田單達成協議?!?br />  車頂的項少龍心中劇震,終于明白解子元為何像世界末日來臨的樣子。果然仲孫玄華嘆了一口氣道:“我們已知此事,想不到田單竟有此一著,師兄有什么應付的良策?”
  韓竭道:“這事全由呂不韋從中弄鬼,穿針引線,把田單和田建拉在一起。唉!田單始終是當權大臣,若他肯犧牲田生,讓田建登上王位,不像以前的勝敗難測,你們現在的處境的確非常不利?!?br />  仲孫玄華憤然道:“我們父子為田建做了這么多工夫,他怎能忽然投向我們的大對頭?”
  韓竭嘆道:“朝廷的斗爭一向如此。對田建來說,誰助他登上王位,誰是功臣,況且……唉!我不知該怎么說好。呂不韋向田建保證,只要田單在位,秦國不單不會攻齊,還牽制三晉,讓他全力對付燕人,你說條件是多么的誘人?!?br />  仲孫玄華冷哼道:“只有傻子會相信這種話。說到底,仍是秦人遠交近攻的一套?!?br />  偷聽的項少龍糊涂起來,弄不清楚韓竭究竟是哪一邊的人。韓竭忽地壓低聲音說了幾句話,聽不清楚的項少龍心中大恨,仲孫玄華失聲道:“這怎么成,家父和田單勢成水火,怎有講和的可能。而且以田單的為人,遲早會拿我們來做箭靶的?!?br />  韓竭道:“只是將計就計,田建最信任的是解子元,若你們能向田建提出同樣的條件,保證田建仍會向著你們?!?br />  聽到這里,項少龍沒有興趣聽下去,小心翼翼翻下車廂,沒入黑暗的街巷,偷鐵鑿去也。
  項少龍找得西城墻一處隱蔽的角落,撕下一角衣衫包扎好錘頭,把一根根鑿子不斷往上釘到積雪的城墻去,再學攀山者般踏著鐵鑿登上墻頭。巡城兵因避風雪,躲到墻堡內去。項少龍借勾索輕易地翻到城外,踏雪朝稷下學宮走去。大雪紛飛和黯淡的燈火下,仍可看出高墻深院的稷下學宮位于西門外一座小山丘之上,房舍連綿,氣勢磅礴。項少龍已不太擔心解子元在這場齊國王位之爭中的命運。既然田建最信任解子元,盡管田建投向轉*軚的田單,當然繼續重用解子元,犧牲的只是仲孫龍和大王子田生。拿了百戰寶刀立即逃得遠遠的*的想法,令他無比興奮。有滑雪板之助,頂多三十來天便可回到咸陽溫暖的家里,世上還有更為愜意的事嗎?
  他由稷下學宮左方的雪林潛至東墻下,施展出特種部隊擅長的本領,翻入只有臨淄城墻三分一高度的學宮外墻內去。認定其中的主建筑群,項少龍打醒十二個精神朝目標潛去。接連各院的小路廊道在風燈映照下冷清清的,不聞喧嘩,遠處偶爾傳來弄簫彈琴的清音,一片祥和。此時快到初更,大多數人早登榻酣睡,提供項少龍很大的方便。到達主堂的花園,見三個文士裝束的人走過。項少龍忙藏身樹叢后,豈知三人忽然停下來賞雪,害得項少龍進退不得,還要被迫聽他們的對答。
  其中一人忽地討論起“天”的問題,道:“治國首須知天,若不知天道的運行變化和其固有的規律,管治國家就像隔靴搔癢,申公以為然否?”
  叫申公的道:“勞大夫是否因見大雪不止,望天生畏,生此感觸?”
  另一人笑道:“申公確是勞大夫的知己,不過我卻認為他近日因鉆研荀況的‘制天命而用之’的思想,方有此語?!?br />  暗里的項少龍深切體會到稷下學士愛好空言的風氣,只希望他們趕快離開。
  勞大夫認真地道:“仇大人這次錯了,我對荀況的‘制天命而用之’不敢茍同。荀況的‘不治而議論’,只管言不管行,根本是脫離現實的高談闊論。管仲的‘人君天地’則完全是兩回事,是由實踐的迫切需要方面來認識天人的關系?!?br />  申公呵呵大笑道:“勞大夫惹出我的談興來哩!來吧!我們回舍煮酒夜話?!?br />  三人遠去,項少龍暗叫謝天謝地,閃了出來,蛇行鼠伏的繞過主堂外結冰的大水池,來到主堂西面的一扇窗下,挑開窗扇,推開一隙,朝內瞧去,只見三開間的屋宇寬敞軒昂,是個可容百人的大空間,南壁的一端有個祭壇似的平臺,上方掛有長方大匾,雕鏤著‘稷下學堂’四字。最令項少龍印象深刻是堂內上端的雕花梁架、漆紅大柱,襯托得學堂莊嚴肅穆,使人望之生畏。大堂門窗緊閉,惟平臺上有兩盞油燈,由明至暗的把大堂沐浴在暗紅的色光里。
  虎目巡逡幾遍,發覺百戰刀高懸東壁正中處,跳將起來,該可剛好碰到刀把的尾端。項少龍心中大喜,跨過窗臺,翻進堂內,急步往百戰刀走去。大堂內似是靜悄無人,項少龍心內卻涌起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非常不舒服。項少龍手握血浪劍柄,停下步來。
  “咿呀”一聲,分隔前間和大堂的門無風自動的張開來。項少龍心叫不好,正要立即退走,已遲了一步。隨著一陣冷森森的笑聲,一個白衣人昂然步進廳來,他的腳每踏上地面,發出一下響音,形成一種似若催命符的節奏。最奇怪是他走得似乎不是很快,項少龍卻感到對方必能在自己由窗門退出前,截住自己。更使人氣餒心寒的是對方劍尚未出鞘,已形成一股莫可抗御和非常霸道的氣勢,令他感到對方必勝的信心。如此可怕的劍手,項少龍尚是初次遇上。
  項少龍猛地轉身,與對方正面相對。這人來到項少龍身前丈許遠的地方,油然立定。烏黑的頭發散披在他寬壯的肩膊上,鼻鈎如鷹,雙目深陷,予人一種冷酷無情的感覺。他垂在兩側的手比一般人長了少許,臉膚手膚晶瑩如白雪,無論相貌體型都是項少龍生平罕見的,比管中邪還要高猛強壯和沉狠。他的眼神深邃難測,專注而篤定,好像不需眨眼睛的樣子。黑發白膚,強烈的對比,使他似是地獄里的戰神,忽然破土來到人間。
  項少龍倒抽一口氣道:“曹秋道?”那人上下打量他幾眼,點頭道:“正是本人,想不到曹某今午收到風,這晚便有人來偷刀,給我報上名來,看誰竟敢到我曹秋道的地方撒野?”
  項少龍的心直沉下去。知道他來偷東西的,只有韓闖和肖月潭兩人,后者當然不會出賣他,剩下來的就是韓闖,這被自己救過多次的人,竟以借刀殺人的卑鄙手段來害自己,教他傷心欲絕。站在三晉的立場,項少龍最好是給齊人殺了,那時秦齊交惡,對三晉有利無害。項少龍打消取刀離去的念頭,但求脫身,連忙排除雜念,收攝心神,“鏘”的一聲拔出血浪,低喝道:“請圣主賜教!”
  他知此事絕難善了,只好速戰速決,覷準時機逃之夭夭,否則若惹得其他人趕來,他更插翼難飛。
  曹秋道淡淡道:“好膽色,近十年來,已沒有人敢在曹某人面前拔劍,閣下可放手而為,因曹某下了嚴令,不準任何人在晚上靠近這座大堂。若有違令者,將由曹某親手處決,而閣下正是第一個違規者?!?br />  項少龍見對方劍未出鞘,已有雄霸天下、擋者披靡之態,那敢掉以輕心,微俯向前,劍朝前指,登時生出一股氣勢,堪堪抵敵對方那種只有高手才有的無形精神壓力。
  曹秋道劍眉一挑,露出少許訝色,道:“出劍吧!”
  項少龍恨不得有這句話,對這穩為天下第一高手的劍圣級人物,他實心懷強烈的懼意,故見對方似不屑出劍的托大,哪會遲疑,施出墨氏補遺三大殺招最厲害的攻守兼資,隨著前跨的步法,手中血浪往曹秋道疾射而去。項少龍實在想不到還有哪一式比這招劍法更適合在眼前的情況下使用,任曹秋道三頭六臂,初次遇上如此精妙的劍式,怎都要采取守勢,試接幾劍,方可反攻,那時他可以進為退,逃命去也。
  曹秋道“咦”了一聲,身前忽地爆起一團劍芒。
  項少龍從未見過這么快的劍,對方手動,劍芒立即迫體而來,不但沒有絲毫采取守勢的意思,還完全是一派以硬碰硬的打法。心念電轉里,他知道對方除了劍快外,劍勢力道更是凌厲無匹,奧妙精奇,比之以往自己遇過的高手如管中邪之輩,至少高上兩籌。那即是說,自己絕非他的對手。這想法使他氣勢陡地減弱一半,再不敢硬攻,改采以守為攻,一劍掃出。
  “當!”項少龍施盡渾身解數,橫移三尺,又以步法配合,勉強劈中曹秋道搠胸而來的一劍。對方寶劍力道沉重如山,不由被震退半步。
  曹秋道收劍卓立,雙目神采飛揚,哈哈笑道:“竟能擋我全力一劍,確是痛快,對手難求,只要你再擋曹某九劍,曹某任由閣下離開?!?br />  項少龍的右手仍感酸麻,知對方天生神力,尤勝自己,難怪未逢敵手。因為只要他拿劍硬砍,已沒有多少人吃得消,何況他的劍法更是精妙絕倫至震人心魄的地步。在這劍道巨人的身前,縱使雙方高度所差無幾,他卻有矮了一截的窩囊感覺。不要說多擋他九劍,能再擋下一劍實在相當不錯。項少龍明知若如此沒有信心,今晚必飲恨此堂,可是對方無時不在的逼人氣勢,卻使他大有處處受克的頹喪感。他已如此,換了次一級的劍手,恐怕不必等到劍鋒及體,便心膽盡裂而亡。曹秋道之所以能超越所有的劍手,正因他的劍道修養,達至形神一致的境界。
  曹秋道冷喝道:“第二劍!”
  唰的一聲,對方長劍照面削來。項少龍正全神戒備,可是曹秋道的一劍仍使他泛起無從招架的感覺。此一劍說快不快,說慢不慢,速度完全操控在曹秋道手里,偏偏項少龍卻感到曹秋道劍上貫足力道。以常理論,愈用力速度愈快,反之則慢??墒遣芮锏啦豢觳宦囊粍?,偏能予人用足力道的感受。項少龍心頭難過之極,更使他吃驚是這怪異莫名的一劍,因其詭奇的速度,竟使他生出把握不定、對其來勢與取點無所捉摸的仿徨。他實戰無數,還是首次感到如此的有力難施。吃驚歸吃驚,卻不能不擋格。幸好他一向信心堅凝,縱使在如此劣勢里,也能迅速收拾心情,回復冷靜。直覺上他感到假若后退,對方的劍招必會如洪水缺堤般往自己攻來,直至他被殺死。別無選擇下,項少龍坐馬沉腰,畫出半圈劍芒,取的是曹秋道的小腹。理論上,這一劍比之曹秋道的一劍要快上一線。所以曹秋道除非加速,又或變招擋御,否則項少龍畫中曹秋道腹部之時,曹秋道的劍離他面門該至少仍在半尺之外。
  曹秋道冷然自若,冷哼一聲,沉腕下挫,準確無誤的劈在項少龍畫來的血浪劍尖處,仿如項少龍配合好時間送上去給他砍劈似的。項少龍暗叫不好,“?!钡囊宦?,血浪鋒尖處少了寸許長的一截,而他則虎口欲裂,無奈下往后退開。
  曹秋道哈哈一笑,劍勢轉盛,喝道:“第三劍!”當胸一劍朝項少龍胸口搠至。
  項少龍此時深切領會到名聞天下的劍術大宗師,其劍法已臻達出神入化的境界,看似簡單的招數,無不暗含玄機,教人防不勝防。就像此似是平平無奇的一招,卻令人感到他把身體所有力量,整個人的感情和精神,全投進一劍去,使本是簡單的一劍,擁有莫可抗衡的威懾力。以往項少龍無論遇上什么精湛招數,都能得心應手的疾施反擊,反是現在對上曹秋道大巧若拙的招式,卻是縛手縛腳,無法迎架。問題是項少龍此刻正在后退的中途,曹秋道的劍以雷霆萬鈞之勢攻來,使他進退失據,由此可見曹秋道對時間拿捏的準確。自動手之始,項少龍處處受制,這樣下去,不尸橫地上才怪。項少龍猛一咬牙,旋身運劍,底下同時飛出一腳,朝曹秋道跨前的右足小腿閃電踢去。
  曹秋道低喝道:“好膽!”
  項少龍一劍劈正曹秋道刃上,卻不聞兵器交擊的清音,原來曹秋道在敵劍碰上己刀時,施出精奧無倫的手法,持刃絞卸,竟硬把項少龍帶得朝前蹌踉沖出半步,下面的一腳踢勢立時煙消瓦解。項少龍心知要糟,劍風勁嘯之聲倏然響起,森森芒氣,從四方八面涌來,使他生出陷身驚濤駭浪里的感覺。際此生死關頭,項少龍把一直盤算心中的逃走之念拋開,對曹秋道的兇猛劍勢視若無睹,全力一劍當頭朝曹秋道劈去。
  在生死懸于一發的形勢下,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選最短的路線,迫對方不得不硬架一招,否則即管高明如曹秋道,亦要落個兩敗俱傷。
  但他仍是低估曹秋道。驀地左胸脅處一寒,曹秋道的劍先一步刺中他,然后往上挑起,化解他的殺著。項少龍雖感到鮮血泉涌而出,對方劍尖入肉的深度只是寸許,但若如此失血下去,不用多久,他會失去作戰能力。由于對方劍快,到這刻他仍未感到痛楚。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贅婿 劍來 大醫凌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下 体彩p5和尾走势图带连线 七星彩18095 比特币矿池好 江西时时彩从号事件 百家乐游戏机高手 3d走势图带连线 上海时时乐彩票分析王 任选9场奖金一般多少钱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zhw 同花顺股票软件 手机街机电玩捕鱼 qq天津麻将作弊器 博彩网站 竞彩胜分差分析 快乐飞艇快乐赛车是哪个国家彩种 快乐888电台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