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尋秦記 > 第12章 兵行顯著

第12章 兵行顯著

不想錯過《零點看書》更新?安裝零點看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棄立即下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項少龍醒過來的時候,發覺自己躺在村屋內的木榻上,身上的傷口均被敷上傷藥,換過清潔的麻布衣服,那種舒服的感覺,確是難以形容。在榻旁侍候的村婦見他醒來,忙奔出房去喚人。
  不一會,村長荊年和村中的幾個長老來了,人人對他敬若天神,待聽他說清楚情況,荊年道:“我們曾派人出外探聽風聲,官兵仍在搜索項爺,聽說若能擒得項爺,可得百塊黃金,所以非常盡力?!?br />  項少龍坐起來,一邊吃著遞上的食物,一邊沉吟道:“我來到這里的事,是否全村的人都知道呢?”
  荊年道:“我們怎會那么沒有分寸,人心難測,幸好發現項爺昏倒村外的是小人的兒子,所以項爺的事只限于我們幾個人知曉?!?br />  另一長老荊雄道:“項爺放心在這里養好身體,到風聲過后,我們再派人把你送回秦國?!?br />  項少龍搖頭道:“由這里回秦國會是難比登天,而且這里更不宜久留,否則會為你們惹來彌天大禍?!?br />  荊雄道:“我們索性全族人陪項爺回秦好了?!?br />  眾長老熱烈點頭。
  項少龍道:“你們要到秦國去,我自然無任歡迎,但現在卻非是時候,只有待我回秦后再進行,那才不會出事?!?br />  另一長老問道:“現在該怎辦呢?”
  項少龍苦思半晌,道:“煩你們先派出身手敏捷,又可完全信賴的人,先往中牟通知滕翼和荊俊,說我安然無恙,但須一段時日方可回去,囑他們統率好軍隊,耐心等候?!?br />  荊雄道:“這個容易,我們村里常有人到中牟附近采藥,不但熟悉路途,還與那處的人打慣交道,不會惹人懷疑?!?br />  項少龍放下一件心事,道:“官兵遲早會搜索到這里來,追蹤我的人中不乏高手,你們可用我的衣服等物,制造出我已逃往別處的幌子,如此可拖延兩、三天的時間,而我亦該復原過來,能動身逃跑?!?br />  再商量了一會,荊雄和眾長老退出房去。項少龍倒頭大睡,醒來時已是夜深人靜,聽著外面的風聲和犬吠聲,心中不禁思潮起伏。他第一次來此時正值寒冬,當時同行的還有金枝玉葉的趙國三公主趙倩,那晚恩愛纏綿,怎想得到兩人的緣份會因趙倩的慘死而結束。不由心中涌起對呂不韋深刻的仇恨,心中狂叫無論如何!我項少龍也要活著回咸陽去,親睹小盤登上王位,并要親眼目睹呂不韋慘淡收場。
  天明時,荊年來了,帶來令他欣悅的消息。原來他的二萬護后軍雖全軍覆沒,但卻犧牲得很有價值,使大部份的秦軍安返中牟,現在李牧的大軍正圍攻中牟,聽說死傷不輕。項少龍松了一口氣,當日他們曾預估過趙人會對中牟反攻,故早儲下大批糧草,加固城廓,何況有桓齮的大軍支援,縱是李牧也休想輕易取回中牟。以李牧的精明,最后只好退返長城。
  荊年又道:“昨天我派人到中牟去,此事不會有問題,唉!……”
  項少龍知他心中有事,微笑道:“年老有話直說無礙?!?br />  荊年道:“項爺說得沒錯,五十里外的尚家村昨天來了一隊兵馬,又搜又搶,還打傷幾個人,尚家村的人見他們人多,敢怒不敢言?!?br />  項少龍道:“由那處到這里來要多少時間?”
  荊年道:“至少要兩天,項爺可待至明早動身?!庇值溃骸皳f韓王安由都城新鄭派出一隊精擅荒野追蹤的人來搜捕項爺。我們剛有人從新鄭回來,說趙韓兩國已有密議,怎都要把你拿著?!痹儆蓱牙锾统鲆痪淼貓D,遞給項少龍道:“這是我為項爺親手繪成的地圖,雖是粗陋,但敢說大致上不會出錯?!?br />  項少龍大喜,穿衣下榻,發覺體力回復大半,若再有一天的休息,更有把握逃走。兩人來到一角席地坐下,攤開地圖研究。
  荊年指著圖中間的十字標志道:“這是我們的荊家村,右上角東北方百許里處是韓都新鄭,再往東北二百里,就是魏人的都城大梁?!?br />  項少龍道:“我看完這地圖會立即燒掉,否則若讓人拿到帛圖,會知道是你們包庇我?!?br />  荊年臉色微變,他倒沒想過此點。
  項少龍讓荊年詳細解釋地圖上河流山川的形勢,把地圖收起來,道:“我的逃走路線,最好連年公都不曉得,那就不會有泄露之虞,致惹起別人異心?!?br />  荊年欣然點頭。那天項少龍盡量爭取休息,醒來后苦記地圖,經過反覆思量,終決定兵行險著,往魏境逃去,再潛返自己最熟悉的趙國,然后西行往屯留,與桓齮會合,完成千里逃亡的壯舉。待肯定自己已熟記地圖上所有細節,把地圖燒掉。吃過晚飯,項少龍決定趁黑趕路,荊年早為他預備好干糧、食水、衣物和籌集得來的少許銀兩。
  最妙的是荊雄送了一只兔子給他,用竹筐載著,解釋道:“這是對付獵犬的簡單手法,由于獵犬對兔子的氣味最敏感,故可以蓋過人體發出的氣味,若獵犬聞兔追來,只要放掉兔子,任它竄走保證可引得獵犬追錯方向?!?br />  荊年道:“我們商量過了,項爺走后,我們將棄村到山中避禍,小俊等到秦國一事,多多少少都有風聲漏出去。官兵既到過尚家村,說不定會查悉此事,那就算項爺沒有來過,他們也會拿我們來泄憤?!?br />  項少龍歉然道:“你們準備何時走呢?”
  荊年道:“事不宜遲,項爺走后,我們立即收拾離開?!?br />  依依惜別后,項少龍背著可能成為代罪羔羊的兔子,再次踏上逃亡之路。
  項少龍策著荊年送贈的健馬,朝東北大梁的方向急趕一程,不想馬兒太過勞累,停了下來,讓馬兒休息。后方的荊家村仍隱見燈火。馬兒很有靈性,靜靜在草原上憩息,沒有嘶叫作聲。他只打算和此馬相處三天,穿過平原,他將徒步進入山區,那將會安全多了。說真的,他并不相信有人可在山區跟蹤他。但若非有荊家村這能令他緩一口氣的避難所,又得到食物、馬匹和弓箭一類必需品的補給,他說不定已給韓人追上,人的能力始終有個極限。心情不由開朗起來,馳想著與滕荊等人重聚的情景,至乎安返咸陽,受到妻婢愛兒的歡迎。蹄音忽在前方響起,項少龍大吃一驚,飛身上馬,先馳往附近一處坡頂,好看清楚形勢。只見遠方五里許外,一條由火炬形成的火龍正蜿蜒而來,目的地該是荊家村。
  項少龍立時手足冰冷。荊年的擔心沒錯,敵人果然從尚家村處聽到消息,知荊家村有人到了咸陽去。這時代荊姓的人并不多,很容易可猜到荊俊、荊善這條線上,否則敵人怎會連夜全速趕來。若項少龍是個自私自利的人,此刻就會不顧一切立即逃走,有那么遠逃那么遠,但他項少龍怎能獨自逃生呢?
  正方寸大亂間,靈機一觸,覷準形勢,策馬馳向敵人往荊家村必經的一處密林,取出火熠子,燃起多處火頭。若在春夏之際,此計必不可行。但現在風高物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片晌火勢擴大,烈焰沖天而起。這場火不但可阻截敵人前進,還可向荊家村的人發出最有力的警告,催促他們早點離去。項少龍還怕對方不追蹤自己,故意發出急劇蹄音,在草原上朝東北方急馳而去。他寧愿自己送命,也不愿荊家村有半個人受到傷害。
  到翌日天明,項少龍仍在一望無際的草原山野中策騎而馳,但已放慢速度。這次他是故意暴露行蹤,好引敵人因追他而無暇對付荊家村的人,若對方有追蹤的高手,他此一著確是非常危險。路上不時遇上河溪擋路,這些平時能令人樂于觀賞的美景,此時對他反成障礙。幸好直至此刻仍未見有敵人追來,只要保持這情況,他可安抵韓魏邊境的無人山區。魏人哪會想得到他不朝西返秦,反會東去魏境,所以該沒有防范之心,那時他可取道魏境繞往屯留。
  馬兒此時口吐白沫,項少龍無奈停下,守在一處高地,讓馬兒在坡下的小溪喝水吃草。他并沒有吃東西的胃口,但為了保持體力,只好迫自己吞掉兩塊干肉,味道竟然相當不錯。這些年來,他已少有獨自一人,且是在荒野流竄,不禁又思索著自己顛倒時空的奇遇。
  轉眼七年了。這些年來,即使親密如紀嫣然和滕翼等人,他亦只好把自己乃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人這天大秘密藏在心底。至于小盤的秘密,還有滕翼和烏廷芳兩人知曉。他最清楚小盤的命運,因為小盤就是建設起大一統中國的秦始皇。但他最不清楚卻是自己的命運,連能否活著返回咸陽,到此刻仍屬未知之數。左思右想,蹄聲又在遠方響起。項少龍大吃一驚,極目望去,立時色變。三里許外的疏林處塵頭大起,五十多匹健馬全速馳至,其中只有一半坐著人,其他都是無鞍的空馬。從這批空馬不用牽引,竟懂跟在大隊之后疾跑,兼且隊形整齊,可知馬兒們不但是千中選一的良駒,還是訓練有素的戰馬。經過多年經驗,他已培養出觀人策馬的眼光,二十七個騎士在崎嶇陌生的環境中仍可策騎左穿右突,縱躍自如,可知均是第一流的騎手。最要命是自己的騎射乃最弱的一環,在平原之地,對方又有后備健馬替換,若給追上,將只余待宰的份兒。敵人這么快追上來,自是追蹤的能手,說不定正是荊年聽回來的那批特別奉了韓王安之命來追捕自己的高手。項少龍環目四顧,猛一咬牙,沖下斜坡,跳上馬背,暗叫一聲“馬兒對不起”,驅馬繞過小丘,亡命奔逃。目的地是地平盡處的一片密林,只要能捱到那里,就利用那處的環境和敵人決一生死。他絕不肯束手待斃,斷喪二十一世紀最精銳特種戰士的威名。
  項少龍由馬兒身上卸下裝備,又用布包了兩塊等若他重量的石頭,掛在馬鞍處,再以利刃刺入馬股。馬兒慘嘶一聲,負著石頭奔進密林去。此刻追騎迫近至半里之內,若非項少龍踏著溪流走近半里路,使敵人失去有跡可尋的蹄印,恐怕此刻已被追上。不過敵人仍能跟來,可見敵人確是出類拔萃的追蹤能手。哪敢遲疑,忙背起行囊,朝樹林深處竄去。走了一炷香許的時間,蹄聲由后方掠過,迅速去遠。
  項少龍松了一口氣,加速朝心目中林內一個高起山坡奔去??v是遇上樹藤當路,他也不敢拔劍劈開,恐怕會留下線索。豈知走了不過百丈的距離,蹄聲忽又像催命符般從消失的方向折返回來,直朝自己的位置趕來。項少龍這時反冷靜下來,身為特種精銳部隊,在危險來臨時保持鎮靜乃必要的守則和鐵律。
  他冷靜地分析,從敵人發覺有詐所需的時間,可知他們不是只靠足跡蹄印追蹤自己,正大惑不解,狗吠聲傳來,由遠而近。而聽聲音,則只得一頭。項少龍恍然大悟,不驚反喜,藏入一個茂密的樹叢處,蹲坐地上,取下背上裝著兔兒的大竹筐,耐心等候。此時天色逐漸暗黑下來,項少龍取出匕首,透過枝葉全神貫注外面林木間的動靜。犬吠聲靜止下來,只聞急驟的足音,自遠而近,敵人棄馬徒步而至。不片刻十多道黑影分散由前方三十多丈外的林木間迫近過來,其中一人牽著一條纖巧的小犬,對著自己藏身處狂吠而至。
  項少龍悄悄打開筐子。兔兒早給狗吠聲嚇破了膽,見有路可逃,箭般竄出來,向左方溜去。
  那頭犬兒果然如響斯應,轉向那方向狂吠奔撲。拉狗的人大叫道:“快!點子朝那里去了!”
  敵人立即群起追去。項少龍聽清楚敵人全體去后,跳了起來,躡著敵人的尾巴趕去,暗忖莫要怪我心狠手辣,在這種情況下,再沒有什么仁慈可說。
  項少龍手執血浪,追上墮后的其中一名敵人,從后一手捂著他的嘴巴,血浪由頸側刺入,那人掙兩下,立即氣絕身亡,項少龍順手取了他的弩機羽箭。前方的敵人注意力全集中到那頭犬兒追趕的方向,兼且天色暗至僅可辨路,毫不覺察死神正從后方迫至。當他以同樣手法解決另一名敵人,其他敵人停了下來,扇形散開包圍著一處草叢密樹,再前方處則是一堆高及丈余的巖巉亂石,阻堵去路。兔兒顯是躲在其中,累得犬兒不住撲跳狂吠。
  有人喝道:“點火把!”項少龍藉樹木的掩護,潛到其中一人背后,把他拖過來,送他歸西,又奪過他手持的弩箭。五把火炬熊熊燃起,把密林染得血紅一片。四周古木參天,由于高樹長年阻擋陽光,林內的地上只能長些蔓生的草本植物,惟有靠亂石處有一堆廣披十多丈的矮樹叢,目標特別明顯。余下的二十四名敵人掣出弩弓利劍等武器,蓄勢待發。
  敵方帶頭者對草叢大喝道:“項少龍你今天休想逃掉,乖乖的給我們出來,否則我們就一把火將你燒個尸骨不全?!?br />  犬兒被主人低喝一聲,停止吠叫,還伏下來,非常聽話。
  項少龍審度形勢,見那些人靠得很近,又有火光映照,知難再重施從后逐一襲殺的故技,取出勾索,在火炬燃點發出的“噼啪獵獵”聲掩護下,射出鉤子,掛到身旁樹上一個橫丫處。
  草樹叢里的兔兒當然不會有任何反應,但那些人對放火顯是投鼠忌器,不敢貿然展開行動,喝罵一會,其中一人環目四顧,“咦”了一聲道:“莫成到哪里去了?”
  項少龍由樹后移出來,答道:“我在這里!”
  敵人愕然朝他望來,他左右手分持的弩箭機發出使他們魂飛魄散的響聲,兩名持火把的敵人被弩箭貫入胸膛,拋跌開去,火炬掉往地上。到敵人倉卒發箭還擊,他早移往大樹后,攀索而上,藏在茂密的枝葉里。
  眾人以為他還躲在樹后,紛紛散開,也躲往樹后去。落地的火炬燃起兩處火頭,迅速蔓延,放出大量濃煙。項少龍先收回索子,射往兩丈許外另一棵大樹的橫丫上,固定好后,居高臨下,等待敵人的反應??人月暣笞?,犬兒則發出陣陣嘶鳴。四名敵人被煙火所迫,閃了出來,正要往他原先藏身的樹后攻去,弩箭由項少龍手中射出,兩敵立時中箭倒地。此時火勢大盛,濃煙處處,項少龍的視線受到影響,等再射倒另一名敵人,忙凌空憑索子橫移到另一棵大樹去。敵人此時亦藉濃煙來到他原先藏身的樹下,赫然發覺沒有人蹤,又給他射倒三個。
  二十七個敵人,被他以出其不意的戰術,放倒九個,其他人則被嚇破了膽,四散躲避,再沒有先前的銳氣。項少龍知目的已達,凌空翻到更遠的樹上,敏捷的回到地上,迅速朝早先敵人馬蹄聲歇止的方向奔去。
  只兩刻多的時間,他終抵達林外,近五十多頭戰馬系在林外徜徉。這時已是夜半,明月高掛,大地彌漫著森幽神秘的氣氛。項少龍揀取其中一匹健馬,斬斷其他馬兒的系索,再將馬兒一匹匹的系在一起,以血浪輕插馬股,馬兒痛嘶聲中,你牽我扯的整群走了。
  項少龍跳上挑選的戰馬,好一會才控制得它受驚的情緒,放蹄而去。三天后他無驚無險的越過草原,棄馬進入魏韓交界的邊區,心情至此大是不同,竟然頗有點游山玩水的意味。此時中牟只在正北百里許外處,項少龍須有很大的自制力,壓止直接投奔中牟的強烈欲望,那當然是最不智的魯莽行為。
  天氣漸轉寒冷,幸荊年為他備有冬衣,使他不用捱冷受苦。走了五天,他抵達毗連山區的外沿區域。旭日初升中,陽光灑在山區外的原野上,在草樹間點染金黃,呈現一片生機無窮的氣象。不遠處有座大湖,當寒風吹過,水紋蕩漾,岸旁樹木的倒影變化出五彩繽紛和扭曲了的圖案,看得項少龍更是心曠神怡,渾忘逃亡之苦。叢莽的原始森林和茂密的灌木、延展無盡的草地和沼澤中的野生植物,把如若一面明鏡的大湖圍在其中,實是人間勝景。湖旁的草地上豎起十多個帳幕,還有成群的馬羊,正在草原間悠閑地吃草,氣氛寧洽。
  項少龍觀看好一會,收拾心情,朝大梁的方向進發。他當然不會自投羅網的往大梁奔去,而是準備到達大梁的郊野后,循以前由趙往大梁的舊路返回趙境。雖然要繞個大圈,卻是他可以想出來最安全和熟悉的路線。
  一個時辰后,他已深入魏境的草原。想起當晚遇伏,由疾風背著他落荒逃走,最少跑近三百里的路程,從他現在的位置沿此奔至趙魏兩國交界處,再繞到邇近荊家村山區內的山野,力竭倒斃。目下他是重回舊地。
  往東北走近三個時辰,蹄聲在前方響起,項少龍忙躲起來,不片刻一隊約二十人的魏兵,直馳而至,到了附近一處高丘上,竟扎營放哨。項少龍看得頭皮發麻,心叫不妙。魏人顯是收到風聲,知他或已逃來此處。要知由這里無論朝中牟或大梁的方向走去,都是平原之地,所以熟悉自己國境的魏人,只要在地勢較高處設置哨崗,他若稍一疏忽,便顯露行藏,難逃被發現的后患。敵人顯然仍在著手布置的初期階段,一俟設妥哨崗,會對整個平原展開水銀瀉地式的搜索,在快馬加上獵犬搜弋下,自己休想有逃生的機會。最要命是抵達大梁之前有幾條擋路的大河,魏人只要配備獵犬,沿河放哨,縱是晚上,自己恐仍未可偷偷潛過河道。
  想歸這么想,但除非掉頭回到山區,否則只好繼續前進?,F時無論折返韓境,又或南下楚域,危險性并不會因而減少。問題是應否把心一橫,直接北上中牟,那至多兩天時間,可以回去與滕荊兩人會合。這想法比早前有更驚人的誘惑力,而那亦是最危險的路線。
  直至太陽西下,項少龍仍在該往何處去的問題上進行著激烈的內心斗爭。最后終于把心一橫,決定先往中牟的道路試探,假設確沒有方法通過敵人的封鎖線,改為東行折往大梁,依原定的計劃入趙返秦。下了決定,反輕松起來,多費半個時辰繞過敵人的哨崗,北上中牟。在到達中牟之前,尚要經魏國另一大城“焦城”。他當然不會有入城的打算,還得格外留神,免給魏人在那里的守軍發現。
  以特種部隊的敏捷身手,天明前他走了近三十里路,跑得腿部酸了,最后躲到一處密林內休息。他還不放心,費了點工夫爬到一棵大樹枝葉濃密處,半臥在橫丫上,閉目假寐。這棵大樹長在地勢較高和密林的邊沿,可俯瞰外面的平野和通往焦城的大道,不半晌便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蹄音和人聲把他吵醒過來。
  項少龍睜眼一看,大吃一驚,林內林外俱是魏兵,少說也有千人之眾,正展開對這一帶的搜索。立時汗流浹背,知自己因過度疲勞,直至敵人來到身下方才醒覺,若非睡處是在三條粗樹干形成的凹位處,說不定早在酣睡中掉到樹下去。他指頭不敢動半個,直到魏兵在樹下經過,始敢探頭觀察形勢。林外的官道先后馳過兩隊騎兵,更遠處一座高丘上另有人馬,似乎是這次搜索行動的指揮部??磾橙诉@種規模,便知自己曾對他有恩的魏王增已下了不惜一切,也要把他擒殺的命令。這批至少有二千人的部隊,很大可能是來自焦城的駐軍,且只是整個搜索隊伍的一部份。以這樣的兵力和魏人對自己國土的熟悉,他如今確是寸步難行。不禁頗感后悔,假若不是因歸心似箭,想偷往中牟,而是繞道往大梁,便不至陷身如此危險境地。眼下最明智的做法,莫如折返韓境內的山區,躲他十天半月,待風頭過后,那時無論逃往何處,都會容易多了。
  犬吠聲此時在林內某處響起,項少龍更是頭皮發麻,只能聽天由命。這一刻由于人多氣雜,他還不太擔心會給獵犬靈敏的鼻子發現,但若在晚間單獨奔走,又是夜深人靜,便難以保證能否避過犬兒的耳目。見到敵人的陣仗,他哪還敢往焦城去,待邏卒過盡,由北上改為東行,朝南方大梁潛去。施盡渾身解數,避過重重追兵,這晚來到著名大河“賈魯河”的西岸。
  驟眼看去,兩岸一片平靜,不見人蹤,但項少龍可以肯定必有敵人的暗哨,設置在某處密林之內,監視河道的動靜。他細心地觀察,假設了十多個敵人可能藏身的地方,然后躲往樹上去,靜待黑夜的來臨。
  疲累下很快即入睡,醒來時天地化作一個純美的白色世界,臉上身上雖沾有雪花,卻并不感到寒冷,初雪終于降臨。項少龍撥掉身上的雪粉,心情怔忡的看著仍灑個不休的雪花。
  風雪雖可掩蔽行藏,卻不宜逃亡,若此時跳進水中,又濕淋淋的由河里爬出來,說不定可把他活生生凍死。而且雪停時留下的足跡,更難瞞過敵人的追躡。目下他只有三個選擇,首無是砍木作筏,好橫渡大河。不過此法既費時失事,又非常危險,徐非他肯定敵人崗哨的位置不在附近,否則若驚動敵人,那時身在河心處根本沒有動手頑抗的機會。其次是沿河往上游奔去,依荊年的地圖,此河源頭起自中牟西南方的山區,不過若這樣做,繞過河頭時已非常接近中牟南郊這極度危險的區域。且若要再往大梁去,路程將比早先定下的路線遠了近五百里,并不劃算。
  剩下的方法是朝下游走,那樣雖離大梁愈來愈遠,卻較易離開險境。若到達下游位于數條大河交匯處的安陵,既可找尋機會乘船渡河,甚或可改道南下楚境,即使給楚人逮著,說不定李嫣嫣和李園肯念點舊情,把他釋放。
  下了決定,遂匆匆上路,沿河南下。走到天明,大雪終于停下。項少龍回頭一看,只見足跡像長長的尾巴般拖在后方的雪原上,不由暗暗叫苦。再走一段路,知道這樣下去遲早會給追兵發現,靈機一觸,停了下來,先視察形勢,定下計劃,忙朝附近一片樹林趕去。入林后拔出血浪,劈下了一株精選的榴樹,再以匕首削成兩條長達五尺的滑雪板,板頭處依足規矩翹起少許,中間偏往板尾處亦前后高起少許,剛好可把自己連靴的腳板踏進去,成為固定的裝置。又鉆出四個小孔,把勾索割下兩截,穿孔而過,可把鞋頭和樹板綁束穩妥。最妙是在板底處刮出一道貫通頭尾的導向槽,一切似模似樣。到黃昏時,中國的第一對滑雪板終于面世。
  項少龍在二十一世紀當特種部隊時曾受過精良的滑雪訓練,此時自可駕輕就熟。完成滑雪板,接著是制造滑雪杖。雪杖頭寬尾尖,近尖端三寸許處,扎有一根橫枝,充作“雪輪”。
  一切妥當,已是夜深。由于削割堅硬如鐵的榴木,花了他大量氣力,休息了一會,然后展開行動。他把滑板雪杖掛到背上,徒步朝河岸跑去。雖仍是舉步維艱,但心情和先前已有天淵之別。近天明時,他走了足有三里路,至大河岸邊而止。還故意攀到水緣處,留下清晰的足跡,才倒后踏著原先的足印,回到河岸上去。然后穿上滑板,綁扎妥當,一聲呼嘯,開始滑雪壯舉。
  他利用起伏不平的地勢形成的斜坡,不住加速,由緩而快,繞了個大圈子,兩耳生風的回到剛才的密林,然后藏在一棵高出附近林木的大樹頂。只覺精神無比亢奮,要經好一段時間,才能靜下心來閉目假寐。到了正午時分,敵人終于來了。項少龍聞聲睜目一看,大吃一驚。只見漫山遍野全是魏國騎兵,少說也有過千之眾。他們沿著他留下的清晰足跡,朝樹林全速奔來。項少龍看著他們穿過樹林,往河岸追去,到了他足跡終止處,倏然停下來商議。不一會魏兵紛紛下馬,伐木造筏,忙個不休。
  這時又下起雪來,比上一趟更大。一球球的雪團似緩似快的由灰黯的天空降下來,只片晌掩蓋了原先留下的蹄印足跡。項少龍暗叫天助我也,如此一來,當敵人在對岸再發現不到他足跡,勢將分散搜索,愈追離他愈遠。大雪本對他最是不利,現在反成為他的護身符。
  正心中欣然,犬吠聲在遠方響起。一隊百多人的徒步魏兵,拖著十多頭獵犬,沿河而至。項少龍心中恍然,知道這隊伍與正在岸旁造筏的騎兵隊本是一隊,但因馬快,又發現他留在雪地上的足印,匆匆趕過去,所以獵犬隊伍落后近一個時辰。不禁暗叫好險,若剛才先到的是這隊獵犬隊,自己的妙計可能不靈光,現在只憑大雪已足可沖掉自己的所有氣味。待至黃昏,魏人全體渡過大河。項少龍又耐心靜待兩個時辰,爬下樹來,趁著月黑風高、雪花漫天的良機,掣起雪杖,鳥兒般在漫無止境的雪地飛翔,掉頭朝賈魯河馳去。有了“雪地飛行”的工具,他決定冒點險偷往中牟,逃亡至今,他首次對前途充滿希望。
  項少龍伏在草叢,細察敵人的營帳。只兩天工夫,他便完成平常最少要走十天的路程,直抵中牟南方十里許處的趙軍軍營。他原本頗有信心偷過敵人的防線,潛往中牟??墒钱斠姷綄嶋H的情況,美夢已像泡沫般抵不住現實的陽光而破滅。最頭痛是李牧把附近一帶能提供遮掩的密林全砍掉了,又在向著他這方面的平原挖掘長長的陷坑,通道處均有人把守??v使他可通過陷坑,還須經過三重柵寨,方可進入趙營。何況縱能潛過連綿數十里的營帳,還有中牟外一片全無掩蔽的廣闊平原。以李牧的布置,是絕不容許任何人往來中牟?,F在的他,像餓得半瘋的貓兒,見到美味可口近在咫尺的魚兒,偏是吃不進肚子內去,那種痛苦,難以形容。唯一令他感到欣慰的是李牧雖把中牟圍得水泄不通,顯然仍對中牟這堅城毫無攻破的良方。他最清楚中牟的情況,守上個一年半載,絕非難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贅婿 劍來 大醫凌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下 通比牛牛出牛牛规律 体彩七星彩中奖规则 开奖结果 希腊分分彩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盈讯篮球比分直播 最新手游棋牌大厅 云南麻将技巧 中国彩吧更懂彩民 河内五分彩开奖综合走势图5码 篮球让分胜负分析方法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历史查询 三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极速赛车骗局全过程 泰达币官网注册流程 山东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南京中彩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