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尋秦記 > 第11章 高手交鋒

第11章 高手交鋒

不想錯過《零點看書》更新?安裝零點看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棄立即下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三天后小盤、項少龍等班師回朝,太后和嫪毐率文武百官出城迎接??瓷袂?,朱姬的歡容是發自內心,而嫪毐則相當勉強。嫪毐非是蠢人,還是非常犴狡的卑鄙小人,他自然知道自己是被排擠在儲君的政治集團外的人。異日儲君登位,太后朱姬失去輔政大權,將是他失勢的一刻。項少龍再一次穩住咸陽,一躍而成軍方最有實力的領袖,亦使小盤的王位更為穩固,只要蕩平蒲鶮,余下來的只余呂嫪兩黨。不過呂不韋在近十年間,于各地大力培植黨羽,任用私人,實力仍是不可輕侮。
  咸陽雖是都城,始終在許多方面需要地方郡縣的支持。王朝的地方軍隊,由郡尉負責??な刂徽普?,而郡尉專責軍政。理論上軍隊全歸君主一人掌握,有事時由君主發令各郡遣派兵員。至于軍賦,則按戶按人口征收,每一個到法定年齡的男子須為國家服役兩年:一年當正卒;一年當戍卒,守衛邊疆,通稱為常備軍。亦另有職業軍人,是為大秦的主力。呂不韋因著建鄭國渠之便,得到調動地方常備軍的權力,亦使他加強了對地方勢力的控制。直至黑龍出世,小盤設立三公九卿,這由呂不韋攏斷一切的局面始被打破。但呂不韋早趁這之前的幾年在地方上培植出自己的班底,若作起亂來,比成蟜或嫪毐要難應付得多。所以他根本不怕成蟜奪王位成功,因為他那時可打正旗號撥亂反正。只是他發夢未想過對手是中國歷史上罕有的絕代霸主,比他更厲害的秦始皇。
  回咸陽后,循例是祭祖歡宴。翌日早朝后,朱姬召項少龍到甘泉宮去。項少龍別無他法,硬著頭皮去見朱姬。
  秦國聲名日壞的當權太后在內宮的偏廳接見他,遣退宮娥,朱姬肅容道:“長信侯嫪奉常說這次平定暴亂,他沒有任何參與出力的機會。我這作太后的亦被瞞在鼓里,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害得我們平白擔心一?!?br />  項少龍暗忖這種事你何不去問自己的兒子,卻來向自己興問罪之師。但當然不會說出口來,恭敬地道:“文武分家,長信侯不知道是正常的事?!?br />  朱姬鳳目一睜,不悅道:“那為何都衛亦不知此事?韓竭便不知道你們到了城外迎戰,完全無法配合?!?br />  管中邪領兵出征,韓竭升為正統領,以許商為副。
  項少龍淡然道:“這次之所以能勝,就在‘出奇制勝’四個字,而之所以能成奇兵,必須有種種惑敵之計,使敵人掌握錯誤資料。由于敵人在城內耳目眾多,所以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請太后明鑒?!?br />  朱姬呆了半晌,幽幽一嘆道:“不要對我說這種冠冕堂皇的話好嗎?你和政兒可以瞞過任何人,但怎瞞得過我呢?你們不想長信侯知道的事,我是不會告訴他的?!?br />  項少龍想不到朱姬忽然會用這種語氣神態和自己說話,涌起深藏的舊情,道:“儲君日漸成長,再不是以前的小孩子?,F在他關心的事,是如何理好國家,統一天下。凡阻在他這條路上的障礙,終有一天會被他清除,這是所有君王成長的必經歷程,歷史早說得很清楚?!?br />  朱姬俏臉倏地轉白,顫聲道:“少龍你這番話是什么意思,難道政兒會對付我嗎?”
  項少龍知她是因為與嫪毐生下兩個孽種,故作賊心虛,苦笑道:“儲君當然不會對太后不孝,但對其他人,他卻不須有任何孝心,無論仲父或假父,一概如此?!?br />  朱姬茫然看他一會,垂首低聲道:“告訴朱姬,項少龍會對付她嗎?”
  項少龍大生感觸,斬釘截鐵道:“就算有人把劍橫加在我項少龍的脖子上,我也不會傷害太后?!?br />  朱姬輕輕道:“長信侯呢?”
  項少龍愕然片晌,以自己聽來亦覺諷刺的口氣道:“只要他忠于太后和儲君,微臣可擔保他不會有事?!?br />  命運當然不會是這樣。嫪毐之亂是秦始皇冠禮前的最后一場內部斗爭,呂不韋因遭此牽連而敗亡。忽然間,他知道自己成為能左右秦朝政局舉足輕重的人物,所以朱姬亦要不恥下問,垂詢他的意向。而他更成為小盤唯一完全信任的人,甚至義釋韓闖,小盤都不放在心上,換上別人,則若非革職,必是推出去斬頭的結局。朱姬嬌軀輕顫,抬起頭來,欲言又止。
  項少龍輕柔地道:“太后還有什么垂詢微臣嗎?”
  朱姬凄然道:“告訴我,人家該怎么辦呢?”
  項少龍捕捉到這句話背后的含意,是她對嫪毐已有點失控,故心生懼意。說到底,小盤畢竟是她的“兒子”,雖然兩人間的關系每況愈下,但她仍不致于與奸夫蓄意謀害兒子。而嫪毐則是想保持權力,但誰都知道這是沒有可能的,當小盤大權在握,嫪毐就只有黯然下場的結局。項少龍沉吟片晌,知道若不趁此時機說出心中的話,以后恐怕再沒有機會,至于朱姬是否肯聽,是她的事。
  站了起來,移到朱姬席前,單膝跪地,俯頭細審她仍是保養得嬌艷欲滴的玉容,坦然道:“太后若肯聽我項少龍之言,早點把權力歸還儲君,帶奉常大人返雍都長居,那太后和儲君間的矛盾,可以迎刃而解?!?br />  朱姬嬌軀再震,低喚道:“少龍,我……”
  驀地后方足音響起。兩人駭然望去,只見闖進來的嫪毐雙目閃著妒忌的火焰,狠狠盯著兩人。項少龍心中暗嘆,造化弄人,他終是沒有回天乏力。
  返回烏府途上,項少龍腦海內仍閃動著嫪毐怨毒的眼神。冰封三尺,非是一日之寒。嫪毐對他的嫉忌,亦非今日開始。他是那種以為全世界的女人均須愛上他的人,只懂爭取,不懂給予。比較起上來,呂不韋的手段確比他高明多了。在某一程度上,呂不韋這個仲父,小盤尚可接受,但卻絕不肯認嫪毐作假父。只是這一點,嫪毐已種下殺身之禍。
  歷史早證明凡能成開國帝皇者,必是心狠手辣之輩,小盤的秦始皇更是其中佼佼者。當年他手刃趙穆,雙目閃亮地向他報告,他便認識到小盤的胸襟膽略,而他那時仍只是個十五歲許的孩子。這次他布局殺死成蟜和杜璧,同時命人去鏟除蒲鶮,可知他思慮的周到和沉狠無情的本質,這當然與他的出身背境和遭遇有關。
  胡思亂想之際,與親衛馳進烏家大門。廣場處泊了輛馬車,幾個琴清的家將正和烏家府衛在閑聊,見他來到,恭敬施禮。
  項少龍喜出望外,跳下馬來,大叫道:“是否琴太傅回來?”
  其中一人應道:“今早回來的?!?br />  項少龍涌起滔天愛火,奔進府內。大堂內,自己朝思暮想的絕世佳人,一身素裳,正和紀嫣然諸女談笑,另外尚有善蘭,周薇和孩子們。見到項少龍,琴清一對秀眸立時亮起難以形容的愛火情焰,嬌軀輕顫,神色仍是一貫的平靜,顯見她在克制自己。
  烏廷芳笑道:“清姐掛著我們其中的某個人,所以提早回來?!?br />  琴清立即俏臉飛紅,狠狠瞪烏廷芳一眼,神態嬌媚之極。
  項少龍遏制把她擁入懷里的沖動,硬插入她和趙致之間,笑道:“琴太傅清減了,但卻更動人哩!”
  琴清歡喜地道:“琴清雖不在咸陽,但上將軍的聲威仍是如雷貫耳,這次回來得真巧哩!剛好是上將軍凱旋榮歸之時?!?br />  善蘭笑道:“你兩人不用裝神弄鬼,這處只有自己人,偏要那么客氣見外?!?br />  紀嫣然為琴清解窘,岔開話題對項少龍道:“清姊說呂不韋到了她家鄉去,還落力巴結當地大族,最無恥是減賦之議出自李斯,他卻吹噓是他的功勞?!?br />  周薇道:“最可恨他還多次來纏清姊,嚇得清姊避往別處去?!?br />  項少龍微笑道:“因為他打錯算盤,以為成蟜可把我們除去,所以再不用克制自己?!睖惤偾宓溃骸懊魈煳覀儽慊啬翀鋈?,琴太傅可肯去盤桓這下半輩子嗎?”
  琴清小耳都紅了,大嗔道:“你的官職愈來愈大,人卻愈來愈不長進。不和你說,人家還要去見太后和儲君哩!”
  項少龍肆無忌憚的抓著她小臂,湊到她耳旁道:“不理琴太傅到哪里去,今晚太傅定要到這里來渡夜?!?br />  烏廷芳正留神傾聽,聞言笑道:“清姊早答應了,但卻是來和我們幾姊妹共榻夜話,嘻嘻!對不起上將軍哩!”
  項少龍點頭道:“那就更理想?!?br />  眾女一齊笑罵,鬧成一片。項少龍這時已把朱姬、嫪毐,至乎所有仇隙斗爭,全拋于腦后。在這一刻,生命是如斯地美好,他的神思飛越到塞外去。想起當年在二十一世紀受訓時曾到過的大草原。藍天白云、綠草如氈,一望無際,大小湖泊猶如一面面點綴其上的明鏡,長短河流交織其中,到處草浪草香。若能和妻婢愛兒在大自然的牧場上,安安樂樂渡過奇異的一生,再不用理會人世間的斗爭和殺戮,生命是多么動人?
  翌日他和滕翼兩家人返回牧場,同行的當然少不了琴清。兩人飽受相思之苦,再不理別人怎樣看待他們。十天后王陵和桓齮集結十萬大軍,進擊屯留,而蒲鶮亦打出為成蟜復仇的旗號,叛秦投趙。王賁和楊端和屢被李牧擊退,改采守勢,勉力穩住東方諸郡,形勢兇險異常。同時韓桓惠王病死,太子安繼位為王,韓闖一向與太子安親善,坐上丞相的位置,成為韓國最有影響力的人。而龍陽君在魏亦權力大增,兩國唇齒相依,聯手抗秦,壓止了管中邪和蒙氏兄弟兩軍的東進。項少龍卻與滕翼在牧場過著優哉悠哉的生活。離小盤的冠禮尚有兩年許的時間,但在這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日子里,誰都猜不到會出現什么變數。這天昌文君和李斯聯袂到牧場來探訪他們,各人相見,自是非常歡喜。
  項少龍和滕翼領著兩人在黃昏時到處騎馬閑逛,昌文君道:“呂不韋剛回來,他和嫪毐的關系明顯改善,不時一起到醉風樓飲酒作樂,還把白雅雅讓給嫪毐?!?br />  李斯冷冷道:“照我看他是想重施對成蟜的奸計,就是煽動嫪毐謀反作亂,說不定還擺明支持他和太后生的孽子登上王位,然后再把嫪毐除去,自立為王。由于現在呂不韋在地方上很有勢力,故非是沒可能辦到的?!?br />  昌平君接著道:“但有一事卻相當奇怪,少龍走后,太后找了儲君去說話,主動交出部份權力之后避居雍都,嫪毐現在不時往返雍都和咸陽,不過一些重大的決策或人事升遷,仍要太后點頭才成?!?br />  項少龍心中欣慰,朱姬總算肯聽自己的話,使她和小盤間的關系大有轉機。
  滕翼道:“茅焦那方面有什么消息?”
  昌平君冷哼道:“他說嫪毐正在雍都培植勢力,有一事你們還不知道,令齊當上雍都的城守。雍都由于是太廟所在,故為嫪毐的職權所管轄,可以說雍都已落入他的掌握內?!?br />  項少龍早知嫪毐必會爭到點本錢,否則何以興兵作反。滕翼又問起王陵和桓齮的戰況。
  李斯嘆道:“儲君亦心中擔憂,蒲鶮策反屯留軍民,堅守不出,王上將軍一時莫奈他何,最怕是冬季即臨,利守不利攻,何況還有李牧這不明朗的因素存在著?!?br />  昌平君嘆道:“不知呂不韋有心還是無意,藉口鄭國渠完工在即,抽調了地方大批人手去筑渠,使我們更無可調之兵,我們正為此頭痛?!?br />  項少龍不由涌起悔意,若當日自己一口答應小盤領軍遠征屯留,便不用王陵這把年紀去勞師遠征??墒沁@已成為不能改變的現實,心中隱隱泛起不祥的感覺。
  昌平君和李斯來到牧場見項少龍的一個月后,項少龍不祥的預感終于應驗。李牧奇兵忽至,在屯留外大敗秦軍,王陵和桓齮倉皇退走,撤往屯留西南方約百里、位于潞水之端的長子城,折損近三萬人。王陵憂憤交集,兼之操勞過度,到長子城后兩天病發身亡。黑龍出世時的四位上將軍,除王翦外,蒙驁、王龁和王陵先后在兩年間辭世,對秦人的打擊實是前所未有的嚴重?,F在秦國的名將只剩項少龍和王翦兩人。其他如桓齮、蒙武、蒙恬、楊端和、管中邪仍未到獨當一面的地步。至此秦國的東進大計,暫時被徹底粉碎。若非項少龍大破五國的合縱軍,又平定了成蟜和杜璧之亂,秦室還可能要學楚人般遷都避難。
  項少龍和滕翼被召返咸陽,他們均不愿妻兒奔波勞碌,力勸她們留在牧場。紀嫣然等已開始習慣他們離家出征的生活,但由于這次對上的可能是當代最棘手的名將李牧,千叮萬囑,才讓他們趕回咸陽。項少龍如常直接到王宮見小盤,滕翼則去找久未見面的五弟荊俊。
  小盤在書齋單獨見他,神情肅穆,迎面便道:“這次王陵是給呂不韋害死的?!?br />  項少龍愕然道:“竟有此事?”
  小盤負手卓立,龍目寒電爍閃,看得項少龍心生寒意,未來的秦始皇冷哼道:“寡人早已顧慮趙人會去解屯留之圍,故命管中邪攻打趙人,牽制李牧。豈知呂不韋竟無理阻止,又得嫪毐支持,多番延誤,導致有屯留之敗。這筆賬寡人將來定要和他們算個一清二楚?!?br />  項少龍皺眉道:“這些事到他們管嗎?”
  小盤怒道:“當然不到他們管,只恨寡人曾答應太后,凡有十萬人以上的調動,均須她蓋印同意。據茅焦說,寡人送往太后的書簡,嫪毐故意令人阻延十天才遞到太后手上,送回來時又拖了半個月,賊過興兵,什么軍機都給延誤了。寡人事后本要追究責任,太后又一力護著嫪毐。王上將軍死得很冤枉?!?br />  項少龍苦笑道:“原來太后聽我相勸,搬到雍都,卻會有這種弊病?!?br />  小盤搖頭道:“不關師傅的事,問題出在呂不韋和嫪毐身上,一天有這兩個人在,我們休想一統天下。自古以來,必先安內才可攘外,現今內部不靖,怎可平定六國,成千古大業?”又道:“現在我們對著李牧,幾乎每戰皆敗,此人一日不除,我們休想攻入邯鄲?!?br />  項少龍道:“現在趙國的權力是否仍在太后韓晶手上?!?br />  小盤答道:“現在的趙王比之孝成王更是不如,沉迷酒色,人又多疑善妒。哼!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他,終有一天他會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而且不會是很遠的事。韓晶雖精明厲害,終是個女人,只懂迷戀郭開,讓此小人把持朝政,干擾軍務,否則李牧說不定早打到這里來?!?br />  項少龍訝道:“不是有傳言說龐暖乃韓晶的面首嗎?”
  小盤對趙人特別痛恨,不屑道:“韓晶淫亂宮禁,找多幾個男人有啥稀奇?”接著嘆道:“我真的不愿讓師傅出兵屯留,只不過再沒有更適合的人選。而這正是呂不韋和嫪毐最渴望的事?!?br />  項少龍不解道:“儲君為何這么說呢?”
  小盤像不敢面對他般,走到窗旁,望往正灑著雪粉的御園,背著他徐徐道:“因為我明白師傅和李牧的關系,所以除非師傅答應我絕不會存有任何私情,否則不會讓師傅出征。因為李牧非是龐暖、韓闖之流,師傅你若稍有心軟,必敗無疑?!?br />  項少龍劇震一下,說不出話來。正如他對小盤了解甚深,小盤亦同樣把他摸得一清二楚。他最不想在戰場面對的人是李牧,只是這種心態,已使他難以揮灑自如。不過擺在眼前的事實,就是他必須與李牧決一死戰。否則不但桓齮不能活著回來,王賁和楊端和也大有可能與東方諸郡一起陷落在李牧手上。他能勝過李牧嗎?這是王翦都沒有把握的事。小盤的呼吸沉重起來。
  項少龍猛一咬牙,斷然道:“好!我項少龍就和李牧在戰場上見個真章,不論誰存誰亡,就當是戰士當然的結局好了?!?br />  小盤旋風般轉過身來,大喜道:“有師傅這幾句話,足夠我放心了?!?br />  項少龍道:“儲君可給我多少人馬?”
  小盤心情轉佳,思索道:“怎也要待到春天,師傅始能起行,近來呂不韋蓄意調動大批兵員往建鄭國渠,使能用之人并不很多,幸而師傅要的只是訓練精良的戰士,唔……”
  項少龍聽得眉頭大皺。李牧的趙兵在東方最是有名,旗下的二萬鐵騎,連精于騎射的匈奴人都要甘拜下風,自己的烏家精兵團現在又只剩下兩千人,我消彼長下,要勝李牧談可容易。
  小盤計算一輪,肯定地道:“我可給師傅兩萬騎兵,三萬步兵,都是能征慣戰的兵伍,副將任師傅挑選,再加上桓齮在長子城的部隊,總兵力可達十二萬之眾,該可與李牧估計在十萬間的部隊相抗衡?!?br />  兩人再談一會,小盤召來昌平君,商量妥當,項少龍和昌平君聯袂離開。
  項少龍忍不住問道:“鄭國渠的建造真是拖累得我們這么慘嗎?”
  昌平君嘆道:“鄭國渠固是耗用我們大量人力物力,但主要是呂不韋想以地方對抗中央,以另一種形式去操縱我大秦的軍政。尤其現在他與嫪毐互相利用,變成太后很多時都要站到他們那一方去,儲君亦是無可奈何,像王陵便死得很冤枉?!?br />  項少龍想起王龁和王陵,舊恨新仇,狂涌心頭。還有兩年,他將可手刃大仇。
  昌平君與他步出殿門,低聲道:“茅焦傳來消息,在呂不韋暗中支持下,嫪毐正秘密組織死黨,此事太后亦被瞞著?!?br />  項少龍愕然道:“什么死黨?”
  昌平君道:“那是個非常嚴密的組織,入黨者均須立下毒誓,只對嫪毐盡忠,然后嫪毐就設法把他們插進各個軍政職位去,俾能在將來作亂造反時,替他興波作浪?!?br />  稍頓續道:“據儲君預料,嫪毐和呂不韋的陰謀將會在儲君進行加冕禮時發動,因為按禮法儲君必須往雍都太廟進行加冕,而嫪毐則可以奉常的身份安排一切,由于雍都全是他們的人,造起反來比在咸陽容易上千百倍,不過我們既猜到他們有此一著,自然不會教他們得逞?!?br />  項少龍苦笑道:“他們的陰謀早發動了,先是王龁,然后是王陵,若非桓齮亦是良將,恐怕亦難以幸免。呂不韋始終是謀略高手,兵不血刃地把我們的人逐一除掉,現在終于輪到小弟?!?br />  昌平君駭然道:“少龍勿說這種不祥話,現在我大秦除少龍和王翦外,再無人是李牧對手,少龍定要振起意志,再為儲君立功?!?br />  項少龍想起李牧,頹然道:“盡力而為吧!”
  昌平君提議道:“不若我們去找李斯商量一下好嗎?”
  項少龍搖了搖頭,告辭回到都騎官署去。
  滕翼、荊俊聽他報告情況后,滕翼道:“儲君說得對,在戰場上絕沒有私情容身之地。因為那并非兩個人間的事,而是牽涉到千萬將兵的生命。還有他們的妻子兒女,還有國家的命運榮辱?!?br />  項少龍一震道:“我倒沒有想得那么多?!?br />  滕翼沉吟片晌,正容道:“我有一個提議,是立即挑選精兵,然后把他們集中到牧場,像我們的精兵團般嚴加訓練,由我們的子弟兵例如荊善、烏言著等作軍侯,每侯領兵五千,那我們就如臂使指,發揮出最大的作戰能力?!?br />  項少龍精神一振,想起二十一世紀特種部隊的訓練方式,大喜答應。接著的十天,項少龍和滕翼親自在京城的駐軍中,分由速援師、都騎、都衛和禁衛內挑選四萬五千人,分成九曲,由荊善等十八鐵衛作正副軍侯,再每三曲成一軍,以荊俊、烏果和趙大三人任軍統領,而自己則以其余的兩千烏家精兵團作親衛,為大統帥,滕翼為副,周良當然成為探子隊的頭領。這批人大多曾隨項少龍兩次出征,聞得由項少龍帶軍,均士氣如虹,愿效死命。呂不韋和嫪毐出奇地合作,自是恨不得他早去早死,永遠回不了咸陽。
  項少龍于是請準小盤,全軍移師牧場,利用種種設施,日夜練軍,希望趁春天降臨前嚴寒的三個月內,練成另一支龐大的精兵團。
  這天由于大雪,戰士都避往牧場去,項少龍與妻兒吃晚飯時,紀才女道:“說到底,兵法就是詐騙之術,故上兵伐謀,其次伐交,下兵攻城。又能而示之而不能,近而示之以遠。孫子更開宗明義倡言兵不厭詐,現在嫣然觀夫君大人練兵方法,無不別出心裁,教人驚異。尤其隱藏作戰的方式,天下無出其右。但卻未聞夫君大人有何制敵奇策?!?br />  琴清溫柔情深地道:“嫣然非是無的放矢,蒲鶮在東方諸郡勢力龐大,屯留又經他多番修建,城高河闊?,F在他是不愁我們去攻他,固能以逸待勞,以靜制動。觀之以王陵桓齮之深悉兵法,又有大秦精兵在手,仍落得敗退之局,可見蒲鶮非是趙括之流。不會有長平之失。加上李牧在側虎視眈眈,少龍不可以只逞匹夫之勇?!?br />  項少龍聽得汗流浹背。這次戰術既要攻堅城,更要應付李牧的突襲,若以為可憑常規戰術取勝,實是妄想。最大問題是桓齮現在統率的是新敗之軍,自己又嫌兵力不足,根本沒有可能同時應付兩條戰線,分頭作戰。何況蒲鶮一向高深莫測,李牧則是經驗無可再豐富的用兵天才,此戰不用打幾可預知結果。
  烏廷芳獻計道:“可否先派人混入屯留城內?”
  紀嫣然道:“敵人怎會不防此著,兼且屯留本是趙地,秦人更難瞞人?!?br />  項少龍遍搜腦袋內“古往今來”二千多年的攻城戰記憶,差點想爆腦袋,一時仍想不出任何妙計,只好作罷。
  膳后項少龍躺在地席,頭枕烏廷芳的玉腿,又再思索起來。
  紀嫣然等不敢打擾他思路,默默陪在一旁。
  項寶兒則隨田氏姊妹上榻去了。
  四角燃著了熊熊爐火,使他們絲毫不覺外面的寒雪侵體。
  項少龍想起《墨氏補遺》上所說的“圍城之道,圍其四面,須開一角,以示生路,引敵突圍”之語,但顯然并不適用于屯留城。因為有李牧在側,他根本沒有資格把城困死。
  說到底,攻城不外乎越河壕,沖擊城門城墻,攀城和最后巷戰的四部曲。
  而由于敵方得城壕保護,又有居高臨下的優勢,加上可隨時反守為攻,出城突擊劫寨,故己方若依常規,必會招致重大傷亡。若自己是李牧,更會在秦軍身疲力累的時刻領軍來攻,那時能不全軍覆沒已可感謝蒼天。
  如何改變這種被動的形勢呢?
  只恨蒲鶮不愛木馬,否則大可重演西方的木馬屠城記。
  忽地靈光一閃,大喜坐起來,振臂嚷道:“我想到了!”
  帛圖攤開在地席上,滕翼、荊俊和眾人全神觀看,但仍不知項少龍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項少龍指著趙境一個名中牟的大城道:“此城乃趙人南疆重鎮,趙都邯鄲在北面一百二十里,而屯留則在西北一百三十里處,所以無論由中牟到兩者之任何一處去,路途都差不多遠近。但中牟東面就是通往邯鄲的官道,快馬三日即可至邯鄲。如若我們能奪下此城,你們說趙國王廷會有什么反應呢?”
  滕翼拍案叫絕道:“當然是大驚失色,怕我們去攻都城哩!郭開是什么材料,我們最清楚?!?br />  琴清皺眉道:“中牟位于趙魏交界,一向防守嚴密,怎會輕易被你們攻下?何況邯鄲之南還有延綿百里的護都長城,趙人長期駐軍,你們那四萬多人若孤軍深入,實在非常危險?!?br />  紀嫣然笑道:“夫君大人必另有妙計,清姊請細聽下去?!?br />  項少龍對琴清笑道:“且聽為夫道來!”
  琴清見他以夫君自居,又羞又喜,狠狠還他一眼。
  項少龍道:“這次我們是一不做二不休,現在管中邪枕兵韓人的泫氏城,離屯留只有八十里,到中牟則是百余里。我們索性向儲君取得秘密詔書,到泫氏去褫奪管中邪的兵權,把他的十三萬兵員據為己有,那就可聲勢大壯,最妙是趙人仍會以為我們是北上到長子城與桓齮會師,再北進攻打屯留。所以必會把兵力集中在上黨,好來應付我們?!?br />  荊俊狠狠道:“最好順便把管中邪斬了?!?br />  琴清道:“那等若要迫呂不韋立即作反,別忘記管中邪現在是呂不韋的愛婿哩!”
  項少龍道:“到了泫氏后,我們分明暗兩路進軍,使趙人以為我們是要到長子城去,其實卻是渡河潛往中牟,攻其不備,以我們的烏家精兵于黑夜攀墻入城,只要能控制其中一道城門,可把中牟劈手奪過來?!?br />  滕翼點頭道:“最好是先使人混入邯鄲,到時制造謠言,弄得人心惶惶,趙人只好把李牧召回來保衛京城,那屯留再非那樣無可入手?!?br />  紀嫣然奮然道:“同時還要教小賁和端和兩軍同作大舉反擊,牽制龐暖和司馬尚兩軍,那李牧被召離屯留,該成定局?!?br />  項少龍道:“這事最考功夫是如何行軍百里,由泫氏渡河往中牟而不被敵人察覺,否則只落得另一場曠日持久的攻城戰?!?br />  紀嫣然細察地圖道:“你們可詐作先往長子城,當抵達潞水南岸,兵分兩道,由此至中牟全是無人山野,只要行軍迅速,就算給人見到,亦趕不及去通知中牟的城守,所以人數不可太多,精簡的輕騎先行,步兵隨后,周良的鷹王,該可在這種情況下發揮最大的功效?!?br />  眾人至此無不充滿信心,恨不得立即攻入中牟。
  滕翼道:“若我們派出五萬人到長子城與桓齮會師,人數將達十二萬之眾,但要攻下屯留,恐仍非一兩個月間辦得到。最怕那時趙人摸清我們虛實,派兵來攻,腹背受敵下,我們仍是難以樂觀?!?br />  項少龍道:“蒲鶮始終是個大商家,只是依仗趙人,又知若一旦被擒就是抄家滅族的下場,遂奮起反抗。城內的兵士都是倉卒成軍,所以我們只要成功營造恐慌流言,又故意留下生路,保證屯留城不戰自潰,難以死守?!?br />  趙致道:“第一個恐慌自然是趙人會舍他們而去,接著拿什么嚇唬他們?”
  項少龍微笑道:“方法很簡單,是采取鄉鎮包圍城市的策略,把附近的鄉村全部占領,移走住民,使屯留斷去糧草供應。再在屯留城外筑壘設寨,建造種種攻城器具,擺出長期圍攻的格局,保證不到十天半月,蒲鶮會設法溜走?!?br />  荊俊笑道:“如若不溜,就攻他的娘好了?!?br />  烏廷芳責道:“小俊你口舌檢點些好嗎?”
  琴清見眾人目光往自己望來,聳聳香肩道:“我早習慣了!”
  眾人為之莞爾。
  項少龍道:“我們再把整個計劃想得清楚點,然后派人立即去通知小齮、小賁和端和,此事必須嚴守秘密,泄出來就不靈光?!?br />  此時雖已夜深,但項少龍三兄弟哪睡得著,諸女休息后,仍反覆研究,到天亮鳴金收兵,分頭辦事去了。
  全盤大計既定,項少龍等改變訓練的方法,把大軍一分為二,二萬騎兵專習隱蔽偽飾的行軍戰術。項少龍把二十一世紀學來的東西,活用在這隊騎兵上。轉眼冬盡春至,小盤登壇拜將,親身送行,項少龍再次踏上征途。大車乘船順流而下,在武遂登岸往東北行,直抵管中邪駐軍的泫氏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贅婿 劍來 大醫凌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下 新疆25选7中奖历史 内蒙古时时彩三星开奖 四场进球彩投注比例 体育比分365 什么是瑞波币、比特币和莱特币、三者之间的共同点和差异是什么?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查询今天 MG招财鞭炮玩法介绍 怎样赢网络棋牌机器人 北京11选5前三直开奖 p3试机号彩吧助手 贵州11选5走势图手机板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高分热门棋牌游戏 下载温州麻将熟客 彩票销售代理 ag视讯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