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尋秦記 > 第十章 蕞城之戰

第十章 蕞城之戰

不想錯過《零點看書》更新?安裝零點看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棄立即下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桓齮出城三十里來迎接他們。這時原本由一萬都騎和兩萬速援部隊組成的騎兵隊,只剩下二萬許人,可見沿途追逐戰的激烈。離開山區,踏足于蕞城向東的廣闊平原,四面群山環繞,黃河的渭水河段在北方五十里外由西往東流去,由于山嶺重重,除非攀上高峰,否則便看不到大河奔湍的壯觀情景。由函谷關至此,足有三百里的路程。
  項少龍和桓齮并騎而行,大軍朝蕞城開去,前者見沿途的防御工事做足工夫,所有制高點均設有以土石筑成的堡壘,滿意道:“小齮果然有本領,只看這里顯示出來的陣勢,足可教龐暖心驚肉跳?!?br />  桓齮得他贊賞,歡喜道:“大將軍在前線出生入死,我怎能躲在這里只享清福,現時蕞城加入后撤回來的軍隊,總兵力達十五萬之眾,人人養精蓄銳,更清楚大將軍親自殿后,好讓他們安抵蕞城,又知大將軍旨在誘敵西來,使敵人變成疲軍,再予痛擊,故現在人人摩拳擦掌,愿為大將軍效死命?!?br />  后面的荊俊一向與桓齮言笑不禁,笑罵道:“小齮原來這么狡猾,竟懂得散播謠言,幸好謠言有激勵士氣的作用,否則定要依軍法把你處置?!?br />  眾人笑了起來。
  桓齮向少龍身后的周良打個招呼,贊道:“周兄這次立了大功,現在軍中人人稱你作鷹神,只要見到你,沒有人憂心會給敵人突襲?!?br />  周良笑得嘴都合不攏,摸著肩上的鷹王,謙虛一番。談笑間,項少龍等越過護城河,由放下的吊橋進入城內。入目的場面立時嚇了項少龍他們一大跳,城內軍民全擁到主街兩旁,夾道歡呼,如癡如狂。就像他們已大勝凱旋而回,事實上真正的大會戰尚未發生。
  三天后,合縱軍的先頭部隊到達蕞城平原東面的地區?;庚t趁他們人疲馬乏,又不熟地形的弱點,不分晝夜對他們輪翻沖擊突襲,又放火燒營燒糧,合縱軍硬被迫退二十多里,勉強站穩陣腳,但已折損過萬人,對士氣的打擊尤為嚴重。
  項少龍等藉此爭取到休息復元的空間,終日在蕞城外排練陣法。項滕兩人從墨子兵法內,選取最有利于在這種封閉式環境中發揮的“螃蟹”陣,就是不將兵力按常規集中于正面作“正兵”,而是將兵力集中于兩翼來發動進攻的“奇兵”。由于他們是背城而戰,“正兵”可借助高墻上的投石機和居高臨下的弩箭增加防衛力,故不懼敵方作正面主力的沖擊。而兩翼的奇兵,則由最精銳的都騎與速援兩支騎兵作主力,他們的厚背大刀,最適合這種沖鋒砍劈的任務。
  敵人這次西來,沿途盡是山區,笨重的攻城車和投石機都要棄置途中,減少被秦軍的牽制威脅。目前唯一對合縱軍有利的條件,只在占優的人數上?,F在已進入秋季,合縱軍若不能在嚴冬來臨前攻破蕞城,勢要陷身于冰封雪蓋的窘境中,動輒是全軍覆沒之局,所以項少龍不愁他們敢筑壘堅守。所以只要項少龍肯出城應戰,龐暖等只會謝天謝地,希冀速戰速決。
  十天后,合縱軍再次往蕞城推進,緩緩進入蕞城之外廣闊達五十里的平原上,在邊緣山區設營立帳,又以戰車結成防御柵壘。項少龍下令停止一切擾敵的攻擊,任由敵人立穩腳步。大戰即來的氣氛,拉緊敵我雙方每一個人的神經。再三天后,五國聯軍全部抵達,項少龍等在城墻上望去,表面看來,對方確是軍容鼎盛,全無疲憊之態。
  桓齮留神看了一會,笑道:“若論兵將質素與訓練,合縱軍除趙軍外,其他四國均遠不及我,這次蒙上將軍之所以會吃敗仗,皆因連年交鋒,他的作戰方式早給龐暖等摸透。所以很容易采用種種針對性的措施,從而獲得勝利?!庇值溃骸巴豸迳蠈④娫f過,縱觀近代名將,只有白起和李牧兩人作戰從無成法,又不遵成法,教人無從測度,其他人總是有跡可尋。而現在王上將軍應該把項大將軍加進這名將榜上去?!?br />  項少龍笑罵道:“小子愈來愈懂奉迎捧拍之道?!?br />  眾人說笑一會,氣氛輕松起來,滕翼道:“敵人雖有損折,兵力仍有五十萬之數,不過我并不因此擔心,對方始終各懷異心,難以衷誠合作。兼之這里天氣水土,尤不利于例如楚人的南方軍,我們又把附近的溪流水井以沙石堵塞,使他們這些疲兵更是困苦,故雖有五十萬人,其實可以二十萬的兵力視之,與我們相去不遠。而我們則有堅城作護持,不怕久戰。而對方必須倉猝發兵,盡力爭取時間,優劣之勢,不言可知?!?br />  桓齮極目遠眺,道:“敵陣中傳訊騎兵由中往左右兩方馳去,顯是去召集將領,聚往中軍會議,看來敵人快要大舉進攻?!?br />  項少龍心中一動,淡淡道:“照我猜只是擺個樣子出來給我們看的,若我是龐暖,又真的兵強馬壯、士氣如虹,何不索性擺出疲弱之態,引我們出城進攻,現在這樣擺出威猛姿態,適足顯示他們內心虛怯,怕我們去攻襲他們?!?br />  程均這時已對項少龍視為天將,聞言同意道:“兵書有云:“士馬驍雄反示我以羸弱,陣伍整齊反示我以不戰?!髮④姷目捶O具明見?!?br />  桓齮、滕翼、荊俊同時動容。荊俊立即請命出戰,項少龍怕他有失,命桓齮作為輔翼。半個時辰后,城門大開,兩人各領一隊兩萬人的步騎與投石車混合組成的部隊,越過平原,沖擊敵陣。項少龍和滕翼則領軍押陣,好于必要時掩護他們退卻。戰至黃昏,連破敵方數個營寨,收兵回城。
  翌日輪到敵人派軍前來擂戰,秦軍閉門不出,只以箭矢回答,敵人無奈退去。進行了三天這種互有傷亡的拉鋸戰,到第四天清晨,合縱軍終失去耐性,以新造好的攻城車、檑木車發動全面的攻城戰。項少龍仍堅守不動,等到敵人勢疲力乏,全面退卻,然后傾巢而出,在城外布成早先定好的陣勢。合縱軍此時雖不愿意作戰,但因不想放過會戰的良機,更懼怕給秦軍沖擊,遂全面出動,在平原另一邊布下戰陣。
  項少龍和滕翼登上中軍的一座小丘上,觀察敵方布置。朝陽升離東山,陽光普照下,敵我雙方的兵器甲盔閃爍生輝,點點精芒,漫布兩邊平原,彌漫著大戰一觸即發的氣氛。合縱軍的兵力明顯減少,約有四十萬之眾,分成五大陣。兵力主要集中在中央,以步兵為主,前方是戰車,后陣為騎兵,成前中后三陣。左右兩陣則是快速的騎兵。中央的步兵又依兵種分作九個小陣,最前三陣是盾牌兵和輕裝步兵,其他六陣是攻擊主力的重裝備步兵,每陣達二萬人,分持弩、槍、劍、盾、拒馬、矛、戟等遠程防御或攻堅的武器。每隊占地大小、相互間的距離,均諳合某一戰陣法規,非是烏合之眾。
  滕翼嘆道:“三弟雖是初次領兵,但每趟均料敵如神,像眼前般避開敵人中央的主力,把重兵置于兩翼,確是高明之致?,F在盡管龐暖知道不對勁,亦難以變陣。何況他更不知我們的騎兵每人至少具有百戰刀一半厲害的厚背大刀,保證可讓對方兩翼持劍作戰的騎兵吃上大虧?!?br />  敵陣戰鼓忽轟天而起,集結在前陣的三組近三千乘戰車,在步兵的緊隨下,一聲發喊,開始推進。周良肩上的鷹王感染到那種兵兇戰危的氣氛,拍翼低鳴。項少龍下令堅守,鼓聲立響,傳訊兵則以旗號知會兩翼的桓齮和荊俊??鞂⑦M入射程之時,三千輛分六排而來的戰車,前兩排忽地加速,朝前沖來。每乘戰車除御手和乘車兵卒外,還跟了一隊車屬步兵,各有職責。御手驅車,乘車兵則配備弓、弩、矛、鉞等兵器,距敵遠時用弓弩,近戰則以矛、鉞格斗;而車屬步兵則緊隨戰車,與戰車密切配合,互相掩護接應,以擴大殺傷和防御力。戰車上的御手和戰士因不用步行,均戴重盔穿堅甲,不怕一般箭矢,戰馬亦然,在戰場上確有任意縱橫莫之能御的氣概。若給它們沖入陣來,戰斗隊形休想再能保持完整,此時若對方后援繼續攻來,不敗者幾稀矣。
  一時雙方鼓鳴人喊,箭矢交飛,殺聲震天。敵方兩翼的騎兵各分出一萬人來,掩護中鋒隊的兩翼。大戰終告拉開序幕。項少龍待對方完全進入射程內,下令城上的投石機發動。漫天巨石,立時往敵人沖來的戰車投去。人仰車翻下,仍有近百輛戰車沖近陣前來。
  項少龍一聲令下,前線秦軍潮水退后,露出后方無數陷馬深坑,敵車哪想得到秦軍有此一著,登時車翻人陷,給秦軍乘勢擊殺。城上箭如雨下,失去戰車掩護的徒步兵卒紛紛倒地,慘狀令項少龍不忍卒睹,又無可奈何。在戰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何來仁心容身之地。
  敵方兩翼騎兵殺至。項少龍再著旗手打出旗號,左右兩翼騎兵群集而出,人人手持大刀,把持劍的敵騎砍劈得潰不成軍,人仰馬翻,狼狽不堪。秦軍鐵騎一向優于東方士卒,現加上最利馬上沖擊的新武器,更是勢不可擋。項少龍中軍在粉碎敵人首輪攻勢后,開始推進,向敵人第二輪攻來的戰車步卒推進數百步,又布成陣勢,以投石機和箭矢對敵人進行遠距離攻擊。
  敵方兩翼騎兵狼狽潰敗,敵方中央軍怕失去兩翼掩護,陷進三面受敵的窘境,連忙撤退。豈知戰車在前沖時雖勢不可擋,但轉動卻不靈活,近半戰車在急忙掉頭下碰撞一團,混亂之極。這也難怪合縱軍,誰估得到兩翼的騎兵敗得這么快和慘。
  項少龍知道時機來臨,下達全面進攻的命令。首先是桓齮和荊俊的左右兩支騎軍各兩萬人咬著敵人敗軍的尾巴由兩翼殺去,接著是兩翼的六萬步兵隨在騎兵后由兩側向敵陣推進。項少龍由四萬步兵、一萬騎兵和一千烏家子弟組成的中央軍,開始對敵人后撤的中軍加以沖擊,殺得敵人尸橫遍野,血流成河,慘厲至極。兩翼騎兵以雷霆萬鈞之勢破入敵陣,合縱軍慌亂起來,亂勢像波浪般擴展,波及全局。
  龐暖等心知不妙,擂鼓鳴號,下達全軍繼續挺進抗敵,由主動變成被動。當合縱軍堪堪將秦軍抵擋著,項少龍和一千烏家子弟如飛殺出,立如虎入羊群,擊潰合縱軍最具實力的中軍。合縱軍敗勢已成,就算孫武復生,白起重臨,亦難挽回敗局,只半個時辰,楚軍首先后撤,這一舉動立使合縱軍變成四分五裂之勢,陣勢大亂。合縱軍紛紛棄械舍甲而逃,再沒有頑抗之力。
  秦軍銜尾窮追二十余里,斬敵達八萬之眾,俘擄二萬余人。五國合縱擊秦,從未嘗過如此慘敗。當夜項少龍在山地扎營,準備養足精神,明天繼續追擊敵人,好收復所有失地。忽然手下來報,擒到敵方的大將。
  項少龍來不及穿好盔甲,出營一看,赫然見到滿身血污的韓闖垂頭喪氣地被押至帳前,見到項少龍慘然笑道:“項兄請給我一個痛快?!?br />  項少龍大吃一驚喝道:“立即松綁!”
  手下對他無不敬若天神,聞言立即割斷繩索。項少龍使人為韓闖療治傷口,一切妥當,邀他入帥帳用膳。
  韓闖苦笑道:“少龍此戰,將名動天下,聲威直追白起當年,我韓闖敗得口服心服?!?br />  項少龍嘆道:“各為其主,這一戰大家都是無可奈何。韓兄今晚就睡在這里,明早乘馬返回貴國?!?br />  韓闖一震道:“少龍私放敵將,罪名可大可小,我怎過意得去?”
  項少龍誠懇地道:“此事哪還理得這么多。我會將韓兄的隨從一并交還韓兄,韓兄必須盡快逃離秦境,現今之勢,我們是不得不乘勝追擊?!?br />  韓闖本就是貪生怕死的人,得此生機,感激涕零,道:“要走不若今晚走,唉!少龍真夠朋友?!?br />  項少龍當夜送走韓闖和他近千親衛,到次日清晨,一邊把俘虜遣往蕞城,一邊銜尾追敵。途中龐暖雖重整合縱軍,但由于士氣渙散,兵器、糧食同缺,不三天被全部擊退。項少龍長驅直進,以有如破竹之勢重奪函谷關,粉碎東方五國合縱抗秦的美夢。項少龍使人重筑工事,加強函谷關的防守力,過了冬天,小盤派來特使,宣讀由小盤和朱姬簽發的圣諭,把項少龍策封為上將軍,其他將官全加官一級,桓齮和程均同時升為大將軍,滕荊兩人亦晉身將軍之列,周良則破格被提升為副將,其他人無不論功行賞,士兵獲發三倍餉銀,登時皆大歡喜。除程均留守函谷外,項少龍等被召回咸陽述職。此戰使項少龍名揚天下,聲勢尤在王龁、蒙驁之上,與王翦并列為西秦兩大新虎將。
  項少龍等登上小盤遣來的樓船隊,逆流駛往咸陽,免去路途跋涉之苦。隨船而來的竟有紀嫣然、趙致、周薇和鹿丹兒,令項少龍、烏果和荊俊喜出望外。烏廷芳愛子如命,為了要在家陪伴項寶兒,沒有隨來,田氏姊妹自然也要留下。眾人暢敘離情。
  在艙廳晚宴,項少龍問起琴清,紀嫣然神色一黯道:“華陽夫人上月去世,清姐有信回來,說要為夫人守孝一年,順便處理她家族生意,暫時不回咸陽?!?br />  正和荊俊交頭接耳,卿卿我我的鹿丹兒得意地道:“三哥還未謝我,這次若非我鹿丹兒纏得儲君難以推拒,你現在哪能左擁紀才女,右抱致姊姊呢?”
  眾人見她已為人婦,仍是那副少女的天真神態,為之莞爾。
  周薇嘆道:“自你們出征后,我們不用說了,事實上整個咸陽由上到下都擔心得要命,街上的人失去笑容,怕合縱軍兵臨城下,直到捷報傳來,全城歡喜若狂,人人擁往街上,澈夜歌舞,不斷高叫儲君和項爺的名字,更深信是黑龍護佑,故有奇跡般的戰果呢?!?br />  眾人深覺榮耀和感動。
  鹿丹兒的矛頭忽然指向桓齮,擺出長輩大姐姿態道:“小齮你這次回咸陽,應該成家立室,此事我自有安排,你只要聽我吩咐就成?!?br />  烏果失聲道:“若聽荊夫人的安排,豈非是盲婚啞嫁?”
  登時惹來哄堂大笑。
  鹿丹兒狠狠瞪著烏果,紀嫣然道:“聽說呂不韋聞得你們大勝的消息,連續三天食不下咽,在我們起程前他率人到新設的東郡去,但我們卻懷疑他另有圖謀,說不定是去見成蟜和杜璧等人?!?br />  滕翼問道:“呂不韋現在和嫪毐的關系如何?”
  鹿丹兒搶著答道:“他們兩人倒沒有什么,在管中邪和呂娘蓉婚宴上還態度親密,有說有笑,但下面的人卻斗個不亦樂乎,現在都衛軍明顯分作兩個派系,一邊是管中邪和許商,一邊是韓竭。而許商和韓竭又因爭奪醉風樓的楊豫,吵鬧不休?!鞭D向項少龍道:“昌平君教我先告知各位,他要在醉風樓為你們設祝捷宴?!?br />  桓齮最關心自己一手訓練出來的速援師,問起蒙氏兄弟和小王賁的情況。
  趙致道:“小賁被儲君升為將軍,派去東疆馳援王龁。李牧確是非凡,每戰皆捷,若不是王上將軍座鎮,恐怕東方四郡早告陷落?!?br />  滕翼問起蒙驁,紀嫣然嘆道:“他被召回咸陽后病倒了,呂不韋這無情無義的人對他非常冷淡,現在呂不韋大力栽培管中邪、許商、趙普和連蛟,最近派管中邪和趙普等去攻打韓國,聽說還占了一座城池呢?!?br />  項少龍大感頭痛,呂不韋始終有權有勢,現在又勾結上成蟜等人,更是難以對付。管中邪乃文武全材,若變成另一個蒙驁,異日作反起來,為禍更烈。眾人談了一會,各自回艙房休息。
  兩女歡天喜地侍候項少龍沐浴更衣,到了榻上,紀嫣然低聲道:“太后又到雍都去,陪行的還有嫪毐和茅焦,夫君可猜到是什么事?”
  項少龍劇震道:“她又有喜了嗎?”
  這是她為嫪毐生的第二胎。
  項少龍等在咸陽城外渭水旁的碼頭登岸,樂隊奏起歡迎的樂曲,小盤與昌平君等文武百官,早在岸上恭候多時。返回王宮路上,人民夾道歡呼喝采,鳴放鞭炮煙花,家家戶戶張燈結彩,氣氛熾烈,沸騰著秦人的感激和熱情。儲君和項少龍的名字,被叫個不絕。在小盤的領導下,各人先往祖廟拜祭秦室的列祖先君,并為陣亡戰士致哀,然后宣布當晚舉行國宴,同時犒賞三軍。接著小盤在內廷和項少龍舉行會議,參加的還有小盤另外三個心腹王陵、李斯和昌平君。小盤這時名義上是十九歲,實際是二十一歲,已完全是個成年男子的模樣。他長得雖比項少龍要矮上半個頭,但以一般人標準來說已算軒梧。且由于他肩寬背厚,沉著自信,目光深邃莫測,那種君臨天下的威勢,確能教人懾服和甘于為他賣命。他只是隨便坐下,其迫人而來的氣度,足可使人生出俯首跪拜的沖動。
  眾人再向項少龍祝賀,小盤欣然道:“項卿究竟喜歡寡人稱你為太傅還是上將軍?”
  眾人哄聲大笑。
  項少龍失笑道:“還是太傅聽來順耳一點?!?br />  小盤搖頭嘆道:“勝而不驕,我大秦恐只太傅一人而已,太傅此戰奠定我大秦統一天下的基礎,又為寡人挽回天大面子?,F在誰都不敢在背后說寡人待太傅過厚?!?br />  昌平君笑道:“呂不韋在少龍厚待韓闖一事上大造文章,儲君只回他一句絕無此事,就擋著呂不韋的唇槍舌劍。異日有人問起,少龍也可以此名句作答?!?br />  項少龍心中涌起暖意。
  小盤道:“只是小事一件,放了韓闖又如何?此人能有多大作為,適足顯示太傅非若呂不韋那種無情無義的人。但異日若拿到李牧,太傅千萬不可以放過他?!?br />  項少龍想起說不定要和最可敬與可怕的李牧在戰場相見,不由心中一沉。
  王陵知他心意,笑道:“暫時該不會有這種情況,現在李牧正移師攻齊,不但擊退想趁機奪取趙人土地的齊兵,還攻下齊人的饒安,使王龁得以喘一口氣,李牧確是了得,此人一天不除,終成我們東進的最大障礙?!?br />  李斯道:“這次少龍大展神威,盡管孫武復生,這一仗怕都不能勝得更干脆漂亮?!?br />  項少龍謙讓一番,心中一動道:“現在儲君君威大振,該是把王翦召回來的時候?!?br />  昌平君道:“儲君正有此意,所以準備派蒙武、蒙恬兩兄弟到魏國作戰,待他們有了經驗,接替王翦。但若于此時輕舉妄動,說不定這握有戍邊大兵權的要位會落入呂不韋和嫪毐的人手上去?!?br />  小盤壓低聲音道:“現在蒙驁病得很厲害,前天寡人去探望他,他說了一番稱贊太傅的話,看來頗有悔意?!?br />  項少龍遂把蒙驁當日請自己照顧蒙武兄弟的事說出來。
  小盤興奮起來,道:“待太后回來,寡人要為太傅封侯,太傅的權位怎都不可以低過呂不韋?!?br />  項少龍見有外人在座,不好說出拒絕之言,淡淡應了。還有三年將是小盤舉行加冕禮的大日子,只希望在那一天來臨之前,不用與李牧對陣沙場,便可謝天謝地。脫身后,趁離國宴尚有三個時辰,項少龍返回烏府。烏府外擠滿歡迎他的鄰里人士,剛進大門,廣場上鞭炮轟鳴,充滿喜慶的氣氛。
  烏應元親領族人出迎,搶前抓著項少龍的手激動道:“我烏家終出了一位威震當世的名將,我高興得不知該說什么?!?br />  項寶兒捂著耳朵,沖入他懷內。烏廷芳和田氏姊妹也連哭帶笑撲過來,項少龍又疼又哄,擁著妻婢愛兒,進入宅內,先拜祭烏家祖宗,沐浴更衣,再到大廳接受族人恭賀。
  紀嫣然、趙致、善蘭、鹿丹兒等換上華服,出來招呼親友。滕翼、桓齮、趙大等全回來了,更增一片喜慶的氣氛。周良因鷹王建功,在烏家身份大是不同,鷹王更成了比項少龍更受注目的主角,孩子圍著它指點贊嘆。烏廷芳纏在項少龍旁,不住撒嬌撒癡,他這位嬌妻雖年過二十,但容貌神態仍嬌癡若初遇時的少女模樣。
  項少龍找個機會,與滕翼商量道:“我準備向儲君提議,辭去都騎統領一職,以后得要仰仗二哥?!?br />  滕翼笑道:“三弟該知我對仕途沒有興趣,照我看不若由小俊接手,另外輔之以烏果和趙大,同時還可多提拔兩個人?!?br />  項少龍道:“就是周良和烏言著吧!其他鐵衛亦可安插到都騎里,不用隨我們返牧場以致無所事事、荒于嬉戲?!?br />  滕翼點頭同意,事情決定下來。
  烏應元走過來把兩人扯往一角道:“我上月由塞外回來,你們的義弟王翦確是智勇雙全的猛將,匈奴人全不是他的對手?!鳖D了頓道:“匈奴人在北塞一向縱橫無敵,男女老少皆長于騎射,勇猛兇悍,來去如風,又耐苦寒。豈知先敗于李牧之手,再重挫于你們四弟?,F在烏卓已在貝加爾湖附近建立山城,附近一向受匈奴欺凌的弱少民族均來依附,最好再調一千我們的子弟兵去,增強實力,將更有發展的把握?!?br />  項滕兩人不迭點頭答應,露出向往的神色。只有在自己的國度家園,才有真正的自由和幸福。
  當晚在王宮內由小盤主持祝捷宴,全城居民均獲贈酒食。對小盤來說,項少龍打勝仗就像他自己打勝仗,特別滿足和高興。項少龍自然成為宴會中主角,杯來盞去,宴會舉行至一半早醉得不省人事,怎樣離開都不曉得。次日醒來,發覺睡在未來秦始皇的龍榻上,原來是小盤堅持要如此相待。紀嫣然等留在宮里,等候他起來。到小盤回來,與項少龍等共晉午膳,頗有一家人相敘的親切味兒。
  項少龍向小盤提出由荊俊當都騎統領,烏果、周良、趙大為副的提議,小盤一口答應,笑道:“區區一個都騎統領,實不該由上將軍兼領?!?br />  項少龍又乘機提出想返回牧場好好過一段安適日子,小盤雖不愿意,無奈下答應。膳后項少龍率妻兒返回烏府,睡了一個午覺,醒來時精神大振。紀嫣然三位嬌妻和田氏姊妹正坐在榻旁閑話家常,說的是項寶兒的趣事,樂也融融,聽得他的心都融化了,倍感甜蜜溫馨。比對起戰爭的冷酷殘忍,這實在是個溫暖情深的天堂。眾女見他醒來,忙侍候他起身。
  紀嫣然低聲在他耳旁道:“圖管家約你黃昏到老地方見面,昌平君今晚則在醉風樓訂了個別院,囑你今晚去赴宴。唉!昌平君難道不知你回來后尚未有時間在家陪伴妻兒嗎?”
  旁邊的烏廷芳嬌嗔道:“你今晚不回來,芳兒不會上榻睡覺?!?br />  項少龍差點要立下誓言,保證早去早回,兩女才回嗔作喜。久別勝新婚,個中情況,可以想見。又和項寶兒玩了一會,遂“微服出巡”,往會圖先。
  在秘巢見面后,圖先寒暄幾句,轉入正題道:“少龍這次大展神威,擊退五國聯軍,亦打亂呂不韋的部署和陣腳,兼之蒙驁病重,使他不得不改變策略?,F在他不但勾結上杜璧、蒲鶮等人,更設法拉攏嫪毐,要作垂死掙扎?!鄙灶D續道:“老賊對儲君已完全死心,知道儲君加冕之日,將是他敗亡之時,所以他定會在那日之前,孤注一擲叛上作反,此事不可不防?!?br />  項少龍皺眉道:“現在儲君威權日增,嫪毐亦不會輕易信他。呂賊能弄出什么把戲來?”
  圖先嘆道:“有利則合,問題是嫪毐亦想作反。要知嫪毐實乃怙惡不悛的流氓和無賴狂徒,雖得朱姬恩寵,但在秦人心中,只是由家奴而躍居披著宦者外衣的幸臣,除了像呂不韋這么別有居心,還有誰肯依附支持他。在這種情況下,呂嫪兩人再次狼狽為奸并非絕無可能。他們的關系當然不會持久,謀反成功之日,就是他們決裂之時?!?br />  項少龍苦惱道:“難道朱姬會坐視嫪毐陰謀去推翻自己的兒子嗎?”
  圖先嘆道:“朱姬已是陷溺極深,而且嫪毐對女人有特別手段,朱姬又貪一時的風流快活,陰差陽錯下,使嫪毐聲勢日盛,結黨迎私。少龍出征后,嫪毐以眾卿之首的身份,事無太少,均積極參與,還以‘假父’自詡,其心可見?!?br />  項少龍啞然笑道:“假父?真虧他想得出來,先是呂不韋,后是嫪毐,難道沒想過要騎在國君頭上,只會招來殺身之禍嗎?”
  圖先欷歔道:“有多少人像少龍般懂得功成身退,避了狡兔死、走狗烹的結局。聽陶公說,儲君加冕之日,你們將避隱塞北,不知肯否讓我圖先一族,依附于少龍驥尾之后呢?”
  項少龍正容道:“能與圖總管并騎馳騁于漠北大草原之上,是少龍求之不得才對?!?br />  圖先感動地伸手與他緊握,一時說不出話來。
  項少龍問起仲父府的情況,圖先道:“我差點忘掉一件事,齊國最近來了兩位劍手,均為稷下劍圣曹秋道的弟子,一名任千里,另一名房永,很少出外露臉,態度神秘。若我沒有猜錯,他們該是田單應呂不韋請求,派來咸陽準備在必要時刺殺少龍的高手?!?br />  項少龍訝道:“既是如此,他們怎會讓圖兄得悉他們的身份?”
  圖先哈哈一笑道:“皆因我廣布線眼,偷聽得許商和他們的私話,據此猜到田單那方面去,現在呂田兩個最恨的人是少龍,縱然不為利益,亦要去少龍而后快?!?br />  項少龍失笑道:“想殺我的人還少嗎?是了,許商是否在和韓竭爭奪楊豫呢?豈非呂嫪的美美之爭,由他們延續下來?”
  圖先冷哼道:“還有什么好爭的,呂不韋已嚴令許商不得與韓竭爭風,故此我猜到呂不韋是要勾結嫪毐。哼!韓竭這小子當了官后,愈發囂張,一言不合就出手傷人,由于有嫪毐撐腰,儲君都不敢拿他怎樣。不過現在韓竭已對楊豫失去興趣,因為醉風樓來了一位姿容更勝單美美的美人,此女確是我見猶憐,兼且又聲明賣藝不賣身,哪個男人不想得之而后快?!?br />  項少龍失聲道:“真有賣藝不賣身這回事嗎?誰能保得住她呢?”
  圖先道:“只憑她‘玲瓏燕’鳳菲之名,足可保住她的清白,不過她來的時候真巧,是在少龍回咸陽的前三天?,F已在公卿大臣間引起很大的哄動,人人爭相擁往醉風樓去?!?br />  項少龍皺眉道:“圖兄是否在暗示她是來對付我的呢?”
  圖先嘆道:“鳳菲乃三大名姬之首,很得各國權貴敬重,聽說是宋國的公主,不知為何會淪落風塵,照說該沒有多少人能唆使得動她,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少龍還是小心點好?,F在東方六國,最想殺的人是少龍你?!?br />  項少龍苦笑道:“問題是我今晚要到醉風樓去,希望那群損友不是挑了她來陪我吧?!?br />  圖先笑道:“若她肯來陪酒,少龍更要小心,因為她到咸陽這么久,仍未試過答應為誰陪酒?!?br />  項少龍苦笑一會,呻吟道:“美女就是有那種魔力,我們男人雖明知對方不安好心,但不管怎樣,總是試圖發掘她們另有好處,而忘了她們可能只是徒具美貌,實藏歹心?!?br />  圖先微笑道:“你見過鳳菲就明白了。她肯定是內外俱美,蘭質慧心的絕色尤物,或者只因立場不同,遂變成居心叵測的敵人。幸好少龍對美色一向極有定力,鳳菲縱有陰謀,亦將派不上用場?!?br />  再談兩句,兩人告別分手。項少龍忽然很想往探正病重中的蒙驁,但因要赴昌平君的宴會,只好把此事擱至明天。
  項少龍與十八鐵衛來到醉風樓,伍孚親自恭迎,把他請進偏廳,遣走下人,跪地叩頭。
  項少龍早見慣他的小人作風,昂然而立,沒好氣道:“樓主免禮,這次又有什么把戲?”
  伍孚惶然起立,恭敬道:“小人哪還敢在上將軍前作奸使詐,今天是有重要消息,要向大爺面陳?!?br />  項少龍坐下來,道:“坐下說!”
  伍孚戰戰兢兢地坐下來,先左顧右盼,生怕仍有人留在偏廳內的樣子,低聲道:“呂不韋有陰謀要害死王龁和大爺你?!?br />  項少龍失笑道:“他當然這么想,但辦不辦得到卻是另一回事?!?br />  伍孚很委婉地道:“小人是在長期偷聽下,一點一滴地串連起來,方能識破他們的陰謀?!?br />  項少龍想起他偷聽的銅管,半信半疑道:“單美美成為魏國王后,呂不韋還來這里干嗎?”
  伍孚道:“大爺有所不知,半年前我在楚國以重金買來一位國色天香的越女白雅雅,呂不韋對她頗為迷戀,故不時到醉風樓來盤桓?,F在雅雅已代替美美,成為四花之首。唉!美美的離開,害得我差點沒命,當然!小人絕不敢怪項爺,小人是該受罰的?!?br />  項少龍不耐煩地道:“不要拐彎抹角,快說!”
  伍孚壓低聲音,湊近了點道:“首先他們是要對付王上將軍,由于王上將軍在趙境作戰,各方面都要靠杜璧和成蟜支援,而呂不韋正是要借杜璧之手,在李牧與王龁作戰之際,抽王上將軍的后腿,后果可想而知?!?br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贅婿 劍來 大醫凌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下 甘肃快3昨天开奖果 北京11选5综合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电视竖屏 比特币莱特币行情 电子游艺赌博 ag真人游戏翻牌程序 bg视讯是哪个国家的 香港六合彩资料查巡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 山西11选5一定牛 期货平台公司哪个好 金蟾捕鱼返利 牛牛手机 竟彩六串七大奖 149期三肖中特 上海体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