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尋秦記 > 第七章 跨嶺入楚

第七章 跨嶺入楚

不想錯過《零點看書》更新?安裝零點看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棄立即下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當晚眾獵者由西狩山回來之時,項少龍已領著紀嫣然、趙致和十八鐵衛匆匆上路,趕往秦楚邊界與滕翼會合。自趙倩、春盈等遇襲身亡,他從未有一刻比現在更輕松舒暢。莫傲已死,小盤得到軍方全面支持,勢力大盛。朱姬又因嫪毐的關系,開始與呂不韋生出問題。在種種的形勢轉變下,自己大概可以有些安樂的日子可過吧!可是心中又隱隱有抹揮之不去的陰影。當日與趙倩等上路出使前,何嘗想過會遇到兇險,但噩夢忽然降臨,直到這晚狠狠打擊了呂不韋,才算喘定口氣。對于茫不可測的命運,他已成驚弓之鳥。他依照早先與滕翼定下的路線,日夜兼程趕路,七天后越過東嶺,地勢轉趨平坦,這晚在一條小河旁扎營生火。不知為何項少龍總是心緒不寧,對著烏言著、荊善等一眾鐵衛打回來的野味提不起勁。
  紀嫣然訝道:“項郎有心事嗎?”
  趙致笑道:“是否掛念芳妹和寶兒他們哩?”
  項少龍凝望正噼啪熊燒的火焰,沉聲道:“不!我有種很不安寧的感覺,事實上自離開咸陽后,便有此感覺,只不過今晚特別強烈?!?br />  紀嫣然色變道:“項郎乃非常人,若有預感必有不平常事會發生?!鞭D向正圍著另一堆篝火燒烤著獵獲的烏舒等道:“你們聽到嗎?”
  荊善站起來道:“我們立即去偵查一下?!?br />  眾鐵衛均奉項少龍有若神明,聽他這么說,哪還不提高戒備,分頭去了。
  鐵衛們去后,趙致訝道:“照說理應沒有人會跟蹤我們圖謀不軌的,特別是呂不韋方面的人全在小俊和禁衛的監視下,想動動指頭亦相當困難,這事確是非常難解?!?br />  紀嫣然柔聲道:“項郎心里那種感覺,會不會是因別的事引起哩?因為表面看來確應沒有人會跟蹤我們的!”
  項少龍苦笑道:“我還沒有那么本事,能對別處發生的事生出感應。只不過基于長年處在步步驚心的險境里,對是否有伏兵或被人跟蹤特別敏感。還好很快可以知道答案,荊善的鼻子比獵犬還要厲害?!?br />  趙致有點軟弱地偎入他懷里,低聲道:“我有點害怕!”
  項少龍知她想起當日趙倩等遇襲慘死的往事,憐意大起,摟著她香肩道:“有我在,絕不會教人傷害到我的致致半根毫毛?!?br />  紀嫣然望往天上的夜空,輕輕道:“假若有人一直在追蹤我們,那項郎今晚的不安感覺特別強烈,就非常有道理,因為這里地勢較為平坦,而且……”
  “??!”
  一聲慘叫,劃破荒原星野的寧靜,更證實項少龍的擔心不是多余的。
  趙致色變道:“這不是烏達的聲音嗎?”
  烏達乃十八鐵衛之一,人極機伶,身手敏捷,他若如此輕易遇襲,那敵人若非身手極為高強,就是在布置上極為巧妙。項少龍和兩女跳了起來,各自去取箭矢兵器和解開系著的馬兒。卻不敢把篝火弄熄,否則就要和其他鐵衛失去聯系。那燃燒著的火焰,正似有力地告訴他們即將來臨的危險,因為他們已成為敵人進攻的目標。直至這時,他們對敵人仍是一無所知,完全找不著頭緒。此時荊善等倉皇回來,人人臉現悲憤之色,烏達被烏言著背著,中了兩箭,分在背上和脅下,渾身鮮血,氣若游絲。趙致見本是生龍活虎的烏達變了這個模樣,激動得掉下眼淚來。
  烏舒正想過去把篝火弄熄,給項少龍制止,道:“嫣然先給烏達止血,截斷箭桿,卻千萬不要移動箭簇?!?br />  紀嫣然不待他吩咐,早動手施救起來。烏言著等鐵衛均和烏達情同兄弟,個個眼都紅了,噴著仇恨的火焰。
  項少龍知此乃生死關頭,絕不可粗心大意,冷靜地問道:“來的是什么人?有何布置?烏達怎會受傷的?”
  眾人眼光集中到烏言著身上,顯然是因他和烏達一伙,而其他人尚未遇上敵人。
  烏言著深吸一口氣,硬壓下悲傷道:“我和烏達往東摸去,想攀上一座丘頂居高下望,冷箭便來了?!?br />  項少龍一聽下立時心跳加劇,東向之路正是通往楚境的路途,這么說,眼前神秘的敵人應已完成對他們的包圍。不過現在黑漆一片,諒敵人在天明前不敢謬然動手。
  可是曙光來臨之時,卻將是他們的末日。
  趙致忽地失聲痛哭,眾人心知不妙,往躺在地上的烏達望去,果然已斷了氣。
  項少龍心中一動,攔著要撲過去的諸衛,冷喝道:“讓我盡點人事!”
  他想起的是二十一世紀學來的救急方法。烏達一向身強力壯,利箭亦未傷及要害,這刻忽然噎氣,可能是因失血過多,心臟一時疲弱下失去功能,未必救不回來。當下使人把他放平,用手有節奏地敲擊和按壓他的心臟,只幾下工夫,烏達渾身一震,重新開始呼吸,心臟回復跳動,連做人工呼吸都省掉。紀嫣然等看得瞪目以對,不能相信眼前事實。
  項少龍取出匕首,向烏達道:“千萬不可睡覺,否則你就沒命?!?br />  他狠著心,把箭簇剜出來,紀嫣然等立即給他敷上止血藥。然后指使眾人砍削樹干以造擔架床,烏舒等見他連死了的人都可弄活過來,哪還不信心大增,士氣激振。
  紀嫣然和趙致為烏達包扎妥當后,來到項少龍旁,后者崇慕地道:“夫君大人真有本領,竟把死去的人救活過來?!?br />  紀嫣然道:“我對我們夫君層出不窮的本領,是見怪不怪?!毙沩h顧深黑的山林荒野,低聲道:“我們一直疏忽了一個人,項郎猜到是誰嗎?”
  項少龍正苦思脫身之計,聞言脫口道:“杜璧!”
  趙致“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紀嫣然道:“正是此人,這次高陵君的人馬能神不知鬼不覺前來舉事,必有他在背后大力支持?!?br />  項少龍恍然道:“我明白哩,他一直在旁窺伺,假若高陵君成功,他就出來混水摸魚??墒乾F在卻以為我真的是奉命出來調查與高陵君勾結的人,遂乘機吊著我們的尾巴,找尋殺死我們的機會,哼!”
  紀嫣然輕嘆道:“由于我們從沒有想及杜璧那方面的人,故而粗心大意,致陷身眼前田地。不過亦可由此看出這次跟蹤我們的不應該有太多人,但卻無一不是高手?!?br />  趙致臉色煞白,咬著唇皮道:“還有兩個多時辰就天亮了,怎辦好呢?”
  此時烏言著、荊善等弄好擔架,把烏達放了上去,正等候項少龍的指令。
  項少龍湊過去吻紀嫣然的臉蛋,欣然道:“就憑嫣然的一句話,救了我們所有人?!痹傧虮娙说溃骸敖裉鞌橙酥砸錃踹_,是由于本身人手不多,不能把整個山林徹底封鎖,故施下馬威,好教我們不敢逃走?!?br />  眾人聽得精神一振,不過旋又感到頹然,現在四周一片黑暗,既不利敵人進攻,也不利他們逃走,因為誰都看不清楚路途方向。
  項少龍沉聲道:“敵人若想以有限的兵力阻截我們,必須占據高地以控下,我們就沿溪涉水從低地溜走,既不怕迷路,更可利用溪澗兩邊高起的泥阜躲避敵人箭矢?!痹傥⑽⒁恍Φ溃骸叭魶]有燈火,盲目發箭何來準繩可言?”
  眾人牽著馬兒,涉著深可及腰的溪水,緩緩前行。在這種惡劣的情況下,盡顯眾鐵衛幾年來軍事上的嚴格訓練,沒有半點白費。為掩人耳目,烏家精兵團八成的集訓均是在晚間摸黑進行,這么的涉水而行,只是非常小兒科的事。更難得是二十多匹戰馬一聲不響,乖乖地隨著眾主人逃生。在前方的是高舉木盾的烏舒和荊善兩人,后者最擅長山野夜行,由他探路最是妥當。另有兩人負責運送身受重傷的烏達,一人牽引馬兒,其他人包括紀嫣然和趙致在內,無不手持弩箭,只要任何地方稍有異動,立即撥動機括,毫不留情。
  無驚無險、不動聲色地潛行十多丈后,眾人知道關鍵的時刻來了,把警覺提高至極限。猶幸地勢微往下斜去,溪流更有高低,流水淙淙,把他們涉水之聲掩蓋。四周林木高密,樹頂雖隱見星輝,可是溪內仍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溪旁泥土腐葉的味道,充盈空氣間。
  荊善憑像野獸般靈銳的感覺,領著眾人緩緩前行。再走十多步,溪床低陷下去,兩岸在爾消我長下,土崖高出水面足有丈許之多。這處的林木更趨濃密,不見半點星光,令人睜目如盲,使人只能藉聽覺和感覺去移動。就在此時,強烈的咳嗽聲在左岸近處響起來。眾人嚇得停下來,提高戒心。他們雖一直有心理準備會碰上敵人,但卻沒想到會如此突如其來,事前沒有半點征兆。在凹陷下去的地勢里,若敵人居高發動亂箭攻擊,他們肯定無人能活著離去。此時只要其中一匹馬兒輕嘶一聲,大伙兒都要完蛋。幸好現在他們固是看不到敵人,敵人也見不到他們。
  右處另一起聲音響起,先罵兩句,才道:“想嚇死人嗎?把游魂野鬼都要咳出來?!?br />  左岸另一人低笑道:“你們都給項少龍嚇怕了,整晚在提心吊膽,照我看被我們射倒他的人后,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他都不敢再亂撞亂闖,更何況我們在主要的地方布下拌馬索,連水道都沒有放過?!?br />  河里一動都不敢動的諸人聽得汗流浹背,大叫好險。荊善趁岸上敵人低聲說話,心神分散的最佳時刻,把木盾交給烏舒,自己拔出匕首往前摸去,一連割斷三條拌馬索,清除所有障礙。正要繼續潛行,足音由左方山林傳至。
  不一會敵人的傳信兵抵達道:“白爺有命,天亮時立即照早先定下路線進攻。誰能割下項少龍人頭,賞五百金,生擒紀才女者,賞一千金,清楚了嗎?”
  溪里諸人聽得呆了起來,想不到紀嫣然的身體比項少龍的人頭價值竟高出一倍。但這時哪還有心情和敵人計較身價,在荊善帶路下,各人愈去愈遠。
  天明時,各人離開險境足有兩里之遙。他們爬上一座山丘之頂,遙遙窺視敵人。烏達的情況穩定下來,使各人心情轉佳。眾鐵衛分散四方,荊善等更爬上樹頂,擴闊視野。山下草原無垠,林海莽莽,草浪中隱見河道,一群群的飛鳥,際此春光明媚的時刻,橫空而過,構成一幅生氣盎然、有聲有色的大自然圖畫。
  項少龍和兩位嬌妻伏在一塊大石后,暗嘆雖是美景當前,卻無觀賞之閑,紀嫣然在他耳旁細語道:“昨晚敵人不是提過他們的頭領是姓白的嗎?杜璧的家將里有個叫白飛的人,在秦國相當有名,本是縱橫北方的馬賊,但因開罪匈奴王,后來投靠杜璧。這人最擅追蹤暗襲之術,若真是此人,我們將非常危險?!?br />  項少龍訝道:“嫣然為何對杜璧的人這么熟悉呢?”
  紀嫣然柔聲道:“人家關心你嘛!你沒時間做的事,只好由為妻代勞。別看清姊深居簡出,事實上她很留心國內國外的所有事情,杜璧的事是由她那里探問回來的?!?br />  項少龍凝神看著昨夜扎營的地方,沉聲道:“若是如此,我們將有暗算白飛的機會,只要看是誰領路往這邊追來,那人定是此君,覷準機會給他來記冷箭,將會去掉我們所有煩惱?!?br />  太陽在東方地平露出玉容之時,遠方人聲馬嘶中,約五百多敵人分成五組,穿林越野往他們追來。領頭的一組人數最少,只約五十多人,行動迅速。更令人驚異的是他們只在項少龍等人舍溪登岸處逗留半盞熱茶的工夫,便準確無誤地循著他們走過的路線追躡而來,看得他們心生寒意。不過白飛既是馬賊里的佼佼者,這點本領不足為奇。
  紀嫣然持著的是特制的強弩,須以腳蹬上箭,射程可及千步,現在居高臨下,射程自然大幅增加。由于白飛理該帶頭領路,所以只要看到誰走在最前頭,便知這一箭該送給誰??粗鴶橙擞蛇h而近,各人的心都提到咽喉處,呼吸困難。若不能射殺白飛,由于對方乃追蹤的大行家,人數多逾廿倍,個個身手高強,他們又因有烏達的累贅,情勢的兇險,縱使是最沒有想像力的人,也可想到面臨的險惡情況。兩里多的路程,白飛只略停三次,逕直進入射程之內,但因林木的掩阻,始終沒有發箭的機會。白飛亦是非常人物,總在有林木遮掩的地方穿行,教人無法找到下手的良機。白飛這類殺戮無數的兇人,活到今天自有他的一套本領。
  就在此時,白飛剛到達一座疏林里,紀嫣然哪還猶豫,忙扳機括。豈知機括聲響的同時,白飛竟翻身避開,弩箭在馬背上掠過,投進草叢里。機括連響,烏言著等眾鐵衛的弩箭飛蝗般投去,白飛的座騎立時中箭倒地,卻再看不到白飛的蹤影。這時才知白飛的耳朵和他的眼睛、鼻子同樣厲害。敵人一陣混亂,紛紛躍下馬背,四散躲藏。
  項少龍心中一嘆。未來的日子將會在貓捉老鼠式的艱辛中度過,一個不好,就要栽在杳無人跡的荒野里。
  戰馬一聲長嘶,前蹄先往下跪,才往地上傾山倒柱般仆下去,把趙致拋在草原上。項少龍等紛紛下馬,把早疲乏不堪的趙致扶起來。項少龍吩咐把給綁在馬背擔架上的烏達放下來,心中不由一陣茫然。他們日夜不停地逃了三天三夜,仍沒法撇下時近時遠、緊追不舍的敵人,現在最令人擔心的事發生了,終有戰馬支持不住。在地平線遠處是橫亙前方的秦嶺,布滿摺皺紋的山嶺,使人更感心疲力累。但只要能逃到那里去,生存的機會勢將大增,不似在平原上躲無可躲,避無可避。只恨要到那里去,即使戰馬處在最佳的狀態里,沒多來個三天三夜絕辦不到??粗貛X一個連一個積雪的峰頂和把他們分隔開的草原,眾人禁不住生出望洋興嘆的頹喪感覺。
  偵察敵情的荊善返回來報告道:“看塵頭敵人仍在五里之外,速度減緩下來。真氣死人了,我們已經以種種手法布置蠱惑他們,但均被白飛那渾蛋識破,沒有上當?!?br />  項少龍心煩神困,過去看望正由紀趙二女負責換藥的烏達。
  紀嫣然起來把項少龍拉到一旁道:“烏達全身發熱,神智迷糊,若再顛簸趕路,我怕他會捱不到秦嶺?!?br />  項少龍煩上加煩,朝秦嶺望去。連綿數百里的大山脈,像由大自然之手般畫下秦楚間的國界,只要能到那里去,大有機會憑地勢且戰且走,往與滕翼等會合去。但由于要躲避敵人,故未可依照原定路線行軍,現在究竟身在何處?誰都弄不清楚。
  紀嫣然見他呆望秦嶺,明白他的心意,指著其中一個明顯高出的積雪峰頂道:“若我沒有猜錯,那該是秦嶺第一高峰太白山,照這么看,我們往東偏離原本路線近百多里,難怪沒有追上滕二哥?!?br />  即使在這種情況下,這絕世美女仍不失她慵懶優雅的楚楚嬌姿。聽著她令人舒服至直入心脾的悅耳聲音,項少龍松弛下來,同時豪情涌起,吩咐各人暫作休息,拉著紀嫣然走上附近一處小丘之上,縱目四顧。太陽沒在秦嶺之后,扇射出千萬道夕照的余暉。東北方來的敵人顯然并不比他們好多少,停了下來,隱隱傳來馬嘶之音。一道河流由西北而來,朝東而去,在左后方蜿蜒而過。
  紀嫣然道:“聽說太白山上有神泉,溫度可用來煮食,又可療傷生肌,若能到那里去,烏達或有希望?!?br />  項少龍道:“那是溫泉水,泉水吸收死火山巖漿的熱力,又含有大量的礦物質,故功效神奇?!?br />  紀嫣然一呆道:“什么是死火山和礦物質?”
  項少龍知又說漏嘴,摟著她香肩道:“遲些給你解說,當今首務,是要設法逃到秦嶺去?!敝钢貛X流去的大河說:“假若嫣然是白飛,看到這么交通方便的一條河,會有什么主意?”
  紀嫣然的俏目亮起來道:“當然怕你伐木造筏,順河溜掉?!?br />  項少龍道:“你會怎辦呢?”
  紀嫣然道:“我會雙管齊下,一方面派人趁夜色摸黑過來,另一方面亦伐木造筏,好能以最快方法趕過來,假如先一步趕抵前方,我們將陷于前虎后狼、插翼難飛之局?!?br />  此時遠方一處疏林宿鳥驚起,在天上旋飛亂舞,項少龍微微一笑道:“嫣然伐木為筏一句話,可使我今晚穩操勝券?!?br />  紀嫣然愕然道:“你真要造筏逃生嗎?只是這里林木稀疏,要造幾條可載這么多人馬的筏子,沒有整晚工夫休想完成,那時敵人早來哩?!?br />  項少龍的手移到她柔軟的腰肢處,貪婪地揉捏著,故作漫不經意的道:“我們不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嗎?怎么紀才女這次竟猜不中為夫的心意呢?”
  紀嫣然嬌吟一聲,投入他懷里,用盡力氣抱緊他,心迷神醉道:“心有靈犀一點通,還有什么情話可更令人著迷呢?!?br />  芳心同時知道,愛郎在經過三日三夜有若喪家之犬的逃亡后,終于回復信心。事情起得太突然了,因失于戒備以致一時措手不及。但在這生死存亡的絕境里,項少龍終于被激起斗志。
  今晚的月亮比三天前逃出險境之時,大上了一個碼,但由于厚云積壓,夜色濃重,林野間更是殺機四伏。項少龍等伏在大河離敵較遠的對岸,勁箭上弩,蓄勢以待。戰馬被帶往遠處,盡量予它們休息的機會。當彎月抵達中天,宿鳥在敵人方向激飛天上,顯示敵人的地面部隊正潛往他們的方向來。此時雙方的戰馬均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欲行不得,靠的惟有是人的腳力。水聲響起,只見上游處出現十多條木筏的影子,順水飄來。果然是水陸兩路同時攻至。
  項少龍等因有大河之險,完全不把對方陸路的攻勢放在心上,更因他們早前故意在另一邊離岸半里許處的疏林弄出聲響,營造出伐木造筏的假象,敵人不知就里下,定以該處為進攻目標,待知道中計,他們已有足夠時間收拾沿河攻來的敵人。若他們與敵比賽造筏的速度,由于人數上太吃虧,可說必輸無疑?,F在看對方在短短幾個時辰內造了十多條筏子,當知其況。不過對方雖多達五百人之眾,但要有此效率,則必須把全部人手投進去,而且筏子造好立即發動攻勢,中間全無休息的時間,更兼急趕三日三夜路,可肯定對方定是人人疲不能興。而他們至少多休息幾個時辰,只是在這方面的比較,對他們已非常有利。
  不用項少龍吩咐,所有箭鋒都朝向敵筏,居高臨下,占盡優勢。他們雖只有二十人,卻廣布在近百丈的崖岸上,以石頭樹叢隱起身體,先立于不敗之地。
  木筏上隱見幢幢人影,他們俯伏筏上,外圍者以盾牌護著身體,內圍者則彎弓搭箭,嚴陣以待。項少龍等悶聲不哼,任由敵人自遠而近。五丈、四丈、三丈……第一條筏子進入近距離射程,其中兩人左右撐出長竿,以免筏子撞到岸旁的大石去,尤其是這段河水石頭特多、水流湍急。項少龍揀這河段埋伏,自有一定的道理。
  對岸那故弄玄虛的疏林處,忽地響起漫天喊殺聲,火把熊熊地燃點起來,照紅半邊天。項少龍知道是時候了,一拉機括,弩箭破空而下,第一條筏子上那站著撐竿的敵人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被勁箭帶得倒跌入河水里,揭開這邊的戰爭序幕。敵人驚而不亂,紛紛高舉盾牌,勁箭盲目的往兩岸射去,當然射不中任何人。項少龍正是要他們如此,再沒有發射弩箭,只是吆喝作態。
  驀地慘叫紛起,只見第一條筏子上的人紛紛翻騰橫飛,掉往水里去。原來項少龍在河流彎道處以十多條巨藤攔河而系,筏子上的人撞上巨藤,加上筏子有若奔馬的速度,哪還留得在筏上。弩箭這才發射。
  第二條筏子的人遇上同樣的命運,紛紛給撞進水里,盾牌弓箭都不知掉到哪里去了。一排排的弩箭射進河中,鮮血隨慘叫聲不斷涌出來,和那兩艘空筏子同時往下游流去。第三條筏子見勢色不對,忙往一旁靠去,豈知后來之筏留不住勢子,猛撞在前一筏上,登時又有人掉進水里去,筏上的人東翻西倒。箭如雨發下,加上對方人人身疲力盡,紛紛中箭倒下。
  河道寬不過兩丈,給兩條筏子橫攔在前,尾隨的十多條筏子立即撞成一團,加上慘叫連連,人心惶惶下,紛紛跳水逃命。再有兩條空筏飄往下游去。項少龍知是時候,打個招呼,領著眾人凱旋而去??癖冀肜锫?,遇上在下游的烏光和烏德兩人,后者喜報道:“鉤到四條筏子,可以走哩?!?br />  筏子順流而去,趙致興奮得狂吻項少龍。
  紀嫣然嘆道:“這一著克敵借筏之計,只有項郎才可以想出來,這回除非白飛真的會飛,否則休想再追上我們?!?br />  項少龍仰首觀看天上壯麗的星空,微笑道:“別忘了他們仍有近十條木筏,不過若以每筏十五人計,他們最多只有百多人繼續追來,幸好我們無一人不是能以一擋十之輩,盡管來的全是高手,我們打個折扣以一擋五,又欺他們身疲力怠,就在秦嶺處再教訓他們一頓,便可乘機好好休養,留點精神欣賞秦嶺的冰川,亦是一樂?!?br />  旁邊的烏言著等聽得目瞪口呆,想不到項少龍大勝后仍不肯罷手。旋又摩拳擦掌,因為這幾天實在受夠了氣。忽然間,他們反希望敵人追上來。愈往秦嶺去,林木愈趨茂密。本要三日完成的路程,只一晚就走完。清晨時分他們棄筏登岸,故意走了一段路,安置妥當烏達和馬兒后,留下趙致和烏光兩人看守,其他人折回登岸處,以裝妥的弩箭恭候敵人大駕。
  項少龍和紀嫣然兩人舒適地靠坐在一推亂石后,肩頭相觸,不由涌起同甘共苦的甜蜜感覺。
  項少龍見嬌妻眼睛亮閃閃的,問道:“我的才女想著些什么呢?”
  紀嫣然把頭枕到他肩上去,嬌癡地道:“我在想假若當年人家不放下矜持,厚顏以身相許,現在仍是悶在大梁,且還要苦念著你,那就慘透?!?br />  項少龍一陣感動道:“我定會被沒有紀才女為嬌妻這大缺陷折磨終生?!?br />  紀嫣然哂道:“你才不會呢?男人不但以事業為重,又天生見一個愛一個的性情,不要哄人家哩?!?br />  項少龍失笑道:“這么想于你沒有半點好處,而且我說的全是肺腑之言,別忘記你比我的頭顱還要多值一倍的黃金呢?!?br />  紀嫣然憤然道:“杜璧竟是這么一個人,要了人的命還不夠,還想辱人之妻,遲些我定要找他算賬?!?br />  鳥鳴暗號傳至,敵人終于來了。
  不知是否昨晚在碰撞下壞掉幾條筏子,來的只有七條木筏,每筏上擠了足有二十人,壓得筏子全浸在水里去,速度緩慢。筏子剛拐彎,立即撞上項少龍等棄下故意橫擱河心三條綁在一起的筏子去,登時亂成一團,七條筏子全攪到一塊兒。其中三條筏子更傾側翻沉,狼狽不堪。一翻擾攘下,敵人紛紛跳下水里,往岸邊爬上來。
  項少龍一聲令下,伏在四周的諸鐵衛立即發箭。正如項少龍所料,敵人三日三夜未闔過眼睛,再勞累整晚,士氣大降,驟然遇上伏擊,人人四散逃命,失去頑抗之心。鮮血染紅了河水,登岸的人固避不開弩箭,水里的人更逃不過大難,轉眼間近二十人中箭,百多人潰不成軍,紛往上游逃去?;靵y之中,亦弄不清楚誰是白飛。
  項少龍拔出血浪,領頭撲出,向僥幸爬上岸來的十多人殺去。敵人不知是否懾于項少龍威名,一見他出現,更是無心戀戰,一個不留的跳回水里,拚命往上游泅逃,情況混亂之極,預期的激戰并沒有發生。項少龍阻止手下追殺敵人,施拖然離開。四日來的追殺,終于告一段落。
  秦嶺上高澗流泉,草木繁茂,最奇特是高山上的湖,使人馳想著不知在若干年前,當冰川消退后在冰斗槽谷內集水而成的奇妙過程。愈往上走,氣候愈冷,風疾云涌,青松宛如飄浮在云海之內。由于偏離原本路線不知多少里,這時其實早迷了路。不過在重創敵人之后,心情興奮,更怕敵人后援追來,不得不倉卒入山,抱著只要越過秦嶺,便可抵達楚境的心情,到時再作打算。黃昏前左攀右轉,在一個霧氣濃重的低谷扎營。人人換上御寒皮裘,努力工作,眾鐵衛有些劈樹生火,一些取出草料喂飼馬兒。紀嫣然兩女負責為烏達換藥。烏達醒轉過來,知已脫離險境,高興和感動得掉下淚來,心情大有好轉。
  荊善和烏舒兩人打了一頭山鹿回來,興奮地報告在谷外發現溫泉,更添歡騰熱烈的氣氛。紀嫣然和趙致一刻的耐性都沒有,命令荊善、烏光兩人抬起烏達,扯著項少龍往最大的溫泉出發。出了谷口,眼前豁然開朗。無數山峰聳峙對立,植物依地勢垂直分帶,一道泉水由谷口流過,熱氣騰升,他們逆流而上,不到二百步在老松環抱間發現一個闊約半丈的大溫池,深十余尺,有如山中仙界,瑰麗迷人。溫泉由紫黑色的花崗巖孔中涓涓流出,看得眾人心懷大暢。
  “噯喲!”趙致猛地縮回探入泉水里的手,嬌嗔道:“這么熱!怎能洗澡??!”
  烏舒恭敬地道:“讓小人回去拿桶子來,只要取水上來,待一會水冷了,便可應用?!?br />  紀嫣然一臉惋惜道:“若不把整個人浸在池內,會大失情趣哩!”
  項少龍笑道:“才女和致致請放心,我們只是走錯方向,若往下走,泉水必另有結聚之處,由于暴露在空氣中久了,所以溫度該會適合?!?br />  兩女心情登時好起來,帶頭往下流尋去,往低處走近五百多步,攀過幾堆分布有致的大石,一個翠綠色的大潭仿似一面天然寶鏡地嵌在一個石臺上,四周林木深深,潭水清澈,熱氣大減。兩女一聲歡呼,探手湖水,發覺項少龍所料不差,果然是人類能忍受的溫度,差點便要躍進潭水去。烏光兩人放下烏達,兩女為他脫掉上衣,取溫潭之水為他洗濯傷口。
  項少龍見他傷口痊愈了七、八成,心懷大開道:“只要小達退了燒,該很快復原?!?br />  烏達被熱水沖洗傷口,舒服得呻吟道:“兩位夫人,小人想整個浸到潭內去行嗎?”
  紀嫣然俏臉微紅地站起來,向荊善兩人道:“聽到你們兄弟的要求嗎?還不來侍候他?!?br />  兩個小子應命而至,為他脫衣服時,項少龍和兩女移到潭子另一邊的高崖處,悠然坐下,欣賞廣闊壯麗的山景。泉水下流處,是個深達百丈的峽谷,懸崖峭壁對峙兩旁,松柏則矗立于峭壁之巔,在昏暗的夕照余暉中,陣陣霧氣在峰巒間飄搖,景色之美,令人心迷神醉。兩女在左右緊挽項少龍臂膀,一時說不出話來。
  看了一會,項少龍道:“嫣然曾到過楚國,對她的歷史熟悉嗎?”
  紀嫣然橫他既嗔且媚的一眼,沒有說話,項少龍正摸不著頭腦,不知自己說錯什么之時,趙致解圍道:“夫君大人竟敢懷疑嫣然姐胸中所學,該被痛打一頓?!?br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贅婿 劍來 大醫凌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下 新疆11选5任选五遗漏 广东快乐10分钟 手游棋牌代理犯法吗 乐乐内蒙古麻将下载 ticaiapp 澳洲幸运5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上海时时彩开奖查询 百度彩票 188比分直播足球比分直播 竞彩比分直播吧 jdb168夺宝电子官网 山东时时彩手机下载一点击进入 燕赵福彩网20选5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平特肖公式规律算法 极速赛车上当受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