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尋秦記 > 第11章 相府晚宴

第11章 相府晚宴

不想錯過《零點看書》更新?安裝零點看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棄立即下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抵達相府,在府門處恭候迎賓的是大管家圖先。老朋友覷空向他們說出一個密約的時間地點,然后著人把他們引進舉行晚宴的東廳去。
  他們是最遲抵達的人,昌平君、昌文君、安谷傒全到了,出乎料外是尚有田單、李園和他們的隨從,前者的心腹大將旦楚也有出席。
  呂不韋擺出好客的主人身份,逐一把三人引介給田單等人認識。項少龍等當然裝出初次相見的模樣,田單雖很留心打量他,卻沒有異樣表情。不過此人智謀過人,城府深沉,就算心里有感覺,外表亦不會教人看破。
  呂不韋又介紹他認識呂府出席的陪客,當然少不了咸陽的新貴管中邪和呂雄,其他還有莫傲、魯殘、周子桓和幾個呂氏一族有身份的人。莫傲似是沉默寡言的人,態度低調,若非早得圖先點破,肯定不知道他是呂不韋的智囊。李園神采尤勝往昔,對項少龍等非??蜌庥卸Y,沒有表現出被他得到紀嫣然的嫉忌心態,至少表面如此。項少龍心中想到的卻是嫁與他的郭秀兒,不知壞家伙有否善待她呢?感情確是使人神傷的負擔。
  只看宴會的客人里,沒有包括三晉在內,可知呂不韋仍是堅持連齊楚攻三晉的遠交近攻策略。既是如此,賓客里理應包括燕人,可能由于倩公主之死燕人難辭其咎,呂不韋為免項少龍難堪,自然須避諱。
  各人分賓主入席。只看座席安排,已見心思。席位分設大廳左右兩旁,田單和李園分居上首,前者由呂不韋陪席,后者則以安谷傒作陪,接著下來是項少龍與管中邪,昌平君兩兄弟則分別與旦楚和呂雄共席,打下是滕翼、荊俊,田李的隨員和呂府的圖先、莫傲等人。
  田單首先笑道:“假設宴會是在十天后舉行,地點應是對著王宮的新相府?!?br />  呂不韋以一陣神舒意暢的大笑回答他,到現在項少龍仍不明白呂不韋與田單的關系,看來暗中應有勾結,否則剛來犯秦的聯軍,不應獨缺齊國。又或者如李斯所評,齊人只好空言清談,對戰爭沒有多大興趣。
  至于李園來自有份參戰的楚國,卻仍受呂不韋厚待,不過由于項少龍對情況了解,故大約有點眉目。說到底,楚國現在最有權勢的人仍是春申君,此人雖好酒色,但總是知悉大體的人,與信陵君份屬至交,故必在出兵一事費了很多的唇舌。呂不韋為進行他分化齊楚、打擊三晉的策略,當然要籠絡李園,最好他能由春申君處把權柄奪過來,那他更可放心東侵,不怕齊楚的阻撓。
  田單當然不是會輕易上當的人,所以呂不韋與他之間應有秘密協議,可讓田單得到甜頭。政治就是這么一回事,臺底的交易,比戰場上的勝敗更影響深遠。對項少龍這知道戰國結果的人來說,田單李園現在的作為當然不智。但對陷身這時代的人來說,能看到幾年后的發展已大不簡單。群雄割據的局面延續數百年,很易予人一個錯覺是如此情況會永無休止地持續下去。最好是秦國因與三晉交戰,致幾敗俱傷,那齊楚可坐收漁人之利。
  田單湊過去,與呂不韋交頭接耳地說起私話,看兩人神態,關系大不簡單。其他同席者趁菜肴端上來的空間,閑聊起來。項少龍實不愿與管中邪說話,可是一席五、六尺的地方,卻是避無可避。只聽對方道:“項大人劍術名震大秦,他日定要指點末將這視武如命的人,就當兄弟間切磋較量?!?br />  項少龍知他說得好聽,其實只是想折辱自己,好增加他的威望。不過高手就是高手,只看他的體型氣度,腳步的有力和下盤穩若泰山的感覺,項少龍知道來到這時代后所遇的人里,除元宗、滕翼、王翦外,要數他最厲害。假若他的臂力真比得上囂魏牟,那除非他項少龍有奇招克敵,否則還是敗面居多。那回他能勝過連晉,主要是戰略正確,又憑墨子劍占盡重量上的便宜,把他壓得透不過氣來,終于落敗慘死。這一套顯然在管中邪身上派不上用場。微微一笑道:“管大人可能還不知這里的規矩,軍中禁止任何形式的私斗,否則是有違王命?!?br />  管中邪啞然失笑道:“項大人誤會,末將怎會有與大人爭雄斗勝之心,只是自家人來研玩一下擊劍之術吧?!?br />  項少龍從容道:“是我多心?!?br />  管中邪欣然道:“聽說儲君酷愛劍術,呂相恐怕項大人抽不出時間,有意讓末將侍候太子,卻忘記末將亦是俗務纏身。不要看相爺大事精明,小事上卻非常糊涂?!?br />  項少龍心中懔然,呂不韋的攻勢是一浪接一浪攻來。無是以嫪毐取代他在朱姬芳心中的位置,接著以管中邪來爭取小盤。呂不韋由于不知真相,故以為小盤對他的好感,衍生于小孩對英雄的崇拜。所以若管中邪擊敗他,小盤自然對他“變心”。幾可預見的是,呂不韋必會安排一個機會,讓小盤親眼目睹管中邪挫敗他,又或只要迫得他落在下風,便足夠了。假若全是莫傲想出來的陰謀,這人實在太可怕。
  不由往莫傲望去,見他正陪荊俊談笑,禁不住有點擔心,希望荊俊不要被他套出秘密,便可酬神作福。
  一連串清越的鐘聲響徹大廳,十多人組成的樂隊不知何時來到大門左旁,吹奏起來。眾人停止交談,往正門望去。
  項少龍還是首次在秦國宴會上見到有人奏樂,對六國來說是宴會的例行慣事,但在秦國卻非常罕見??芍獏尾豁f越來越無顧忌,把自己歡喜的一套,搬到秦國來。在眾人的期待下,一群近三十名的歌舞姬,在樂音下穿花蝴蝶般踏著輕盈和充滿節奏感的步子,走到廳心,載歌載舞。這批燕女人人中上之姿,在色彩繽紛的輕紗裹體里,玲瓏浮凸的曲線若隱若現,加上柔媚表情和甜美的歌聲,極盡誘人之能事。
  昌平君和昌文君終是血氣方剛之輩,看呆了眼。想起呂不韋任他們挑選的承諾,不由落足眼力,以免挑錯次貨。項少龍最不喜這種以女性為財貨的作風,皺眉不語。
  管中邪忽然湊過來低聲道:“大好閨女,落到任人攀折的田地,確是我見猶憐。但想想能把她們收入私房,再好好對待她們,應算是善行吧!”
  項少龍大感愕然,想不到他竟說出這樣的“人話”來,不由對他有點改觀。燕女舞罷,分作兩組,同時向左右席施禮。廳內采聲掌聲,如雷響起。
  她們沒有立即離開,排在廳心處,任這些男人評頭品足。
  呂不韋呵呵笑道:“人說天下絕色,莫過于越女,照我周游天下的經歷,燕女一點不遜色呢?!?br />  那批燕女可能真如呂不韋所說,全是黃花閨女,紛紛露出羞赧神色。
  田單以專家的身份道:“齊女多情,楚女善飾,燕柔趙嬌,魏纖韓豐,多事者聊聊數語,實道盡天下美女短長?!?br />  昌平君抗議道:“為何我秦女沒有上榜?!?br />  李園笑語道:“秦女出名刁蠻,田相在此作客,故不敢說出來。不過得睹寡婦清的絕世容色,恐怕該有秦越絕色之定論,誰可與項大人家中嬌嬈和清寡婦相媲美?!痹捓镅蚤g,終流露出神傷酸澀之意。
  管中邪插嘴道:“難怪昌平君有此抗議,據聞君上有妹名盈,不但劍術高明,還生得美賽西子,換了我也要為好妹子大抱不平?!?br />  昌文君苦笑道:“不過秦女刁蠻一語,用在她身上卻絕不為過,我兩兄弟不知吃盡她多少苦頭?!?br />  這幾句話一出,登時惹來哄堂大笑。項少龍愈來愈覺得管中邪不簡單,說話得體,很容易爭取到別人的好感,比之囂魏牟的只知以勇力勝人,又或連晉不可一世的驕傲自負,不知高明多少倍,難怪呂不韋選他來克制自己。
  呂不韋笑得喘氣道:“此回太子丹送來的大禮,共有燕女百名,經我細心挑選,剩下眼前的二十八人,盡管你們閉目挑揀,都錯不了,稍后我會派人送往各位府上。如今諸燕女給本相國退下去?!?br />  諸女跪倒施禮,瞬即退走。昌平君等至此魂魄歸位。呂不韋生性豪爽,對須籠絡者出手大方,難怪他在咸陽勢力日盛,至乎膽敢害死莊襄王。酒過三巡,磬音再起。眾人大感奇怪,不知又有什么節目。
  忽然一朵紅云飄進廳來,在滾動閃爍的劍影里,一位體態無限誘人的年輕佳麗,手舞雙劍,作出種種既是美觀悅目,又是難度極高的招式動作。她身穿黃白相雜的緊身武士服,卻披上大紅披風,威風凜然,甫進場便吸引所有人的眼光。披風像火焰般燃燒閃動,使她宛若天上下凡的女戰神,演盡女性的嬌媚和雌姿赳赳的威風。劍光一圈一圈地由她一對纖手爆發出來,充滿活力和動感,連項少龍也看呆眼。管中邪雙目透出迷醉之色,眨都不眨一下。
  美人兒以劍護身,凌空彈起,連作七次翻騰,才在眾人的喝采聲中,再灑出重重劍影,似欲退下,忽移近項少龍和管中邪的一席前。在眾人驚異莫名間,兩把寶劍矯若游龍般,往項管兩人畫去。兩人穩坐不動,眼也不霎一下,任由劍鋒在鼻端前掠過。少女狠狠盯項少龍一眼,收劍施禮,旋風般去了。項少龍和管中邪對視一笑,均為對方的鎮靜和眼力生出警惕之心。眾人的眼光全投往呂不韋,想知道這劍法既好,模樣又美的俏嬌娃究竟是何方神圣。
  呂不韋欣然道:“誰若能教我送出野丫頭,誰就要作我呂不韋的快婿?!?br />  項少龍記起她臨別時的忿恨眼神,立時知她是誰,當然是被他拒婚的三小姐呂娘蓉。
  宴罷回府,呂不韋早一步送來三個燕女俏歌姬。
  項少龍與滕翼商量一會,對荊俊道:“小俊可接受其中一個,記緊善待她,不準視作奴婢?!?br />  荊俊大喜,不迭點頭答應,項少龍尚未說完,他早溜去著意挑揀。項少龍與滕翼對視苦笑,同時想起昌平君昌文君兩人,以呂不韋這種手段,他們哪能不對他歸心。
  項少龍向候命一旁的劉巢和蒲布道:“另兩女分歸你們所有,她們是落難無依的人,我要你們兩人照顧她們一生一世,令她們幸??鞓??!?br />  劉巢兩人自是喜出望外,如此質素的燕女,百聞不如一見,她們應是侍候其他權貴,哪輪得到他們染指,只有項少龍這種主人,才會這樣慷慨大方,自是感激不已。處置了燕女的事,項滕兩人坐下說話。
  滕翼道:“管中邪此人非常不簡單,我看他很快打進最重英雄好漢的秦國軍方里,比起六國,秦人較單純,易被蒙騙?!?br />  項少龍嘆道:“縱以我來說,明知他心懷不軌,仍忍不住有點歡喜他,此回是遇上對手?!?br />  滕翼道:“莫傲才厲害,不露形跡,若非有圖先點醒,誰想得到他在相府這么有份量,這種甘于斂藏的人,最是可怕。記著圖管家約你明天在鳳凰橋密會,應有要事?!?br />  項少龍點頭表示記住,沉聲道:“我要在田獵時布局把莫傲殺死?!?br />  滕翼皺眉道:“他定會參與此會嗎?”
  項少龍肯定地道:“那是認識咸陽王族大臣的最好機會,呂不韋還要借助他的眼力,對各人作出評估,故此他必參與其事。而我們最大的優勢,是莫傲仍不知已暴露底細?!?br />  滕翼道:“這事交由我辦,首先我們要先對西郊原野作最精細的勘察和研究,荊族的人最擅山林戰術,只要制做一個令莫傲落單的機會,便可布置得莫傲像被毒蛇咬死的樣子,那時呂不韋只可怨老天爺?!?br />  項少龍大喜道:“這事全賴二哥?!?br />  滕翼傷感地道:“難道二哥對倩公主她們沒有感情嗎?只要可以為她們盡點心力,二哥才可睡得安寢?!?br />  兩人分頭回房,烏廷芳等仍撐著眼皮子在候他回來,項寶兒則在奶娘服侍下熟睡。
  項少龍勞碌一天,身疲力累,田貞田鳳侍候他更衣,紀嫣然低聲道:“清姊想見你,明天你找個時間去拜候她好嗎?她還希望我和廷芳致致三人,到她處小住幾天哩!”
  項少龍聳肩道:“你們愿意便成,只不過我不知明天可否抽出時間?!?br />  紀嫣然道:“你看著辦吧!”
  另一邊的烏廷芳道:“你看嫣然姐今天心情多么好!”
  項少龍奇道:“發生什么事?”
  愈發標致的趙致道:“她干爹使人送來一個精美的芭蕉型五弦琴,嫣然姐自是喜翻心兒哩!”
  項少龍喜道:“有鄒先生的新消息嗎?”
  紀嫣然欣然道:“干爹到巴蜀探訪華陽夫人,見那里風光如畫,留下來專心著作他的《五德終始說》,以按干爹學養,定是經世之作?!?br />  烏廷芳笑道:“我們項家的才女,何時肯動筆著書呢?”
  紀嫣然橫他一眼道:“以前我確有此意,但自遇到項少龍這命中克星,發覺自以為是的見解,比起他便像螢火和皓月之爭,所以早死去這條心,要寫書的應是他才對?!?br />  項少龍心叫慚愧,扯著嬌妻,睡覺去也。
  那晚他夢到自己到了美得像仙境的巴蜀,同行的竟還有動人的寡婦清,在那里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轉眼又夢到病得不似人形的趙雅,渾身冒汗醒來,老天早大放光明。
  當紀嫣然諸女往訪琴清,項少龍解下從不離身的佩劍,換上平民服飾,在家將掩護下,溜往城北的鳳凰橋會晤圖先。自到邯鄲后,他一直與權貴拉上關系,到咸陽后更是過著高高在上的生活,與平民百姓隔開一道鴻溝,出入時前呼后擁,甚少似今天一般回復自由身,變成平民的一份子,分享他們平實中見真趣的生活。他故意擠入市集,瀏覽各種售賣菜蔬、雜貨和工藝品的攤肆。
  無論鐵器、銅器、陶器、木漆器、皮革,以及紡織、雕刻等手工藝,均有著二十一世紀同類玩意所欠缺的古樸天趣。忍不住買了一堆易于攜帶的飾物玩意,好贈給妻婢,哄她們開心。市集里人頭涌涌,占大半是女子,見到項少龍軒昂英偉,把四周的男人比下去,忍不住貪婪地多盯他幾眼。賣手環給他的少女更對他眉目傳情,笑靨如花。
  項少龍大感有趣,想起若換了三年多前初到貴境的心情,定會把這里最看得入眼的閨女勾引到床上去。秦國女子的開放大膽,實是東南各國所不及。
  項少龍硬起心腸,不理少女期待的眼光,轉身欲去,人群一陣騷動,原來是幾名大漢,正追著一個小伙子拳打腳踢,另有一位看來像是他妹妹或妻子的嬌俏女郎,哭著要阻止那群惡漢,卻給推倒地上。小伙子身手倒硬朗,雖落在下風,卻沒有滾倒地上,咬緊牙齦拚死邊退邊頑抗。
  其中一名惡漢隨手由旁邊的攤販拿到一桿擔挑,正要對小伙子迎頭痛打,項少龍來到小伙子前,一掌把打得最兇的惡漢推得跌退幾步,張開手道:“好!到此為止,不要再動手動腳,若弄出人命,誰擔當得起?!?br />  俏女郎乘機趕過來,擁著被打得臉青唇白的小伙子哭道:“周郎!你沒事吧!”
  項少龍知道對方是對小夫妻,更是心生憐惜。惡漢共有七、八人,乃橫行市井的惡棍,雖弄翻幾個攤販,卻沒有人敢出言怪責他們,見到有人多管閑事,勃然大怒,總算他們打斗經驗豐富,見項少龍高大威猛,氣定神閑,不敢怠慢,紛紛搶來屠刀擔挑等物,聲勢洶洶地包圍項少龍。
  其中最粗壯的帶頭者暴喝道:“小子何人?看你面生得很,定是未聽過我們咸陽十虎的威名,識相的跪下叩三個頭,否則要你的好看?!?br />  項少龍沒好氣地看他一眼,懶得理他,別過頭去看后面的小夫妻,微笑道:“小兄弟沒事吧?”
  小伙子仍未有機會回答,他的嬌妻尖叫道:“壯士小心!”
  項少龍露出瀟灑的笑容,反手奪過照后腦打來的擔挑,一腳撐在偷襲者的小腹。那人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嘶,松開擔挑,飛跌開去,再爬不起來。
  項少龍另一手也握到擔挑處,張開馬步,擔挑左右掃擊,兩個沖上來的大漢左右耳分被擊中,打轉翻跌兩側。耳鼓乃人身最脆弱處,他們的痛苦完全反映在表情上。其他漢子都嚇呆了,哪還敢動手,扶起傷者以最敏捷的方式狼狽溜掉。圍觀者立時歡聲雷動。
  項少龍身有要事,不能久留,由懷里掏出一串足可買幾匹馬的銀子,塞入小伙子手里,誠懇地道:“找個大夫看看傷勢,趕快離開這里?!?br />  小伙子堅決推辭道:“無功不受祿,壯士已有大恩于我,我周良還怎可再受壯士恩賜?!?br />  他的妻子不住點頭,表示同意夫郎的話。
  項少龍心中歡喜,柔聲道:“若換了我們易地而處,你又是手頭寬裕,會否做同一樣的事呢?”
  周良昂然道:“當然會哩!”
  項少龍笑道:“那就是了!”把銀子硬塞入他手里,大笑而去。
  在眾人贊嘆聲中,他匆匆走出市集,正要橫過車水馬龍的大道,后面有人喚道:“壯士留步!”
  項少龍訝然轉身,見到一個衣服光鮮、腰佩長劍,似屬家將身份的大漢趕上來道:“壯士剛才的義行,我家小姐恰好路過,非常欣賞,動了愛才之心,請壯士過去一見?!?br />  項少龍啼笑皆非,不過見此人談吐高雅,顯是在大貴人家執事。婉言拒絕道:“小弟生性疏狂,只愛閑云野鶴的生涯,請回復貴家小姐,多謝她的賞識?!毖粤T飄然去了。
  家將喃喃的把“閑云野鶴”這新鮮詞句念了幾遍,記牢腦內,悵然而回。
  圖先把項少龍領進表面看去毫不起眼、在橋頭附近一所布置簡陋的民房內,道:“這是我特別安排供我們見面的地點,以后若有事商量,到這里來?!?br />  項少龍知他精明老到,自有方法使人不會對房子起疑心,坐下后道:“呂不韋近來對圖兄態度如何?”
  圖先淡淡道:“有很多事他仍要靠我為他打點,其中有些他更不愿讓別人知道,像那批燕女便是由我向燕國的太子丹勒索回來。說來好笑,太子丹本是要自己大做人情,好巴結咸陽的權貴,不幸給呂不韋知道,只向我暗示幾句,我便去做丑人給他完成心愿。還裝作是與他全無關系,你說好笑嗎?”
  項少龍聽得啞然失笑,對太子丹的仇恨立時轉淡。想起他將來會遣荊軻來行刺小盤這秦始皇,事敗后成為亡國之奴,感覺他不外是一條可憐蟲吧!當然!他太子丹現在絕不知道未來的命運如此凄慘的。
  圖先的聲音在他耳內響起道:“有月潭的消息?!?br />  項少龍從未來的馳想驚醒過來,喜道:“肖兄在哪里?”
  圖先道:“他改名換姓,暫時棲身在韓國權臣南梁君府中作舍人,我已派人送五十兩黃金予他,韓國始終非是久留之地?!?br />  項少龍同意道:“秦人若要對東方用兵,首當其沖是三晉,其中又以韓國最危險,絲毫沒有反抗之力?!?br />  圖先笑道:“韓國雖是積弱,卻非全無還手之力。你該知鄭國的事,此人并不簡單?!?br />  項少龍凝神一想,憶起鄭國是韓國來的水利工程師,要為秦國開鑿一條貫通涇洛兩水的大渠,好灌溉沿途的農田,訝道:“有什么問題?”
  圖先道:“我認識鄭國這人,機巧多智。由于韓王有大恩于他,故對韓國忠誠不二,他來求見呂不韋,說出大計之時,我還以為他是想來行刺呂不韋的,故意不點醒這奸賊,豈知鄭國真是一本正經地陳說筑渠的方法、路線和諸般好處。莫傲知道此乃增加呂不韋權力的良機,大力聳恿下,才有鄭國渠的計劃?!?br />  項少龍不解道:“既是如此,對呂不韋應是有利無害才對?!?br />  圖先分析道:“或者確對呂不韋和秦人都有好處,但對東征大業卻絕對不利,沒有十年八年工夫,尚要動員過百萬軍民,才可建成這么一條大渠。在這樣的損耗下,秦國哪還有余力發動東侵,充其量是由三晉多搶幾幅就手的土地吧,你說鄭國這一招夠不夠陰辣呢?”
  項少龍恍然大悟,不過他雖是特種部隊出身,卻絕非好戰份子,暗忖趁小盤未正式登基前,大家歇歇邊爭該是好事。點頭道:“今天圖管家約我來見,就是為這兩件事?!?br />  圖先沉聲道:“當然不是這些小事,呂不韋定下計劃,準備在三天田獵期間,把你殺死。烏廷威的失蹤,惹起他的警覺,知道你和他勢成水火,再沒有合作的可能性。除非你肯娶呂娘蓉,以此方式表示屈服,否則呂不韋定不會容你這心腹大患留在世上,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你的本領?!?br />  項少龍暗叫好險,原來呂不韋昨天那一番話和贈送燕女,擺出與他“誤會冰釋”的格局,只是為安他的心,教他不會提防,自己差點上當??嘈Φ溃骸罢媲?!我湊巧也想趁田獵時干掉莫傲?!?br />  圖先笑道:“我早知你不是好對付的。少龍看得真準,若除去此人,等若斬掉呂不韋一條臂膀?!?br />  項少龍奇道:“如許機密,圖兄是如何探悉的呢?”
  圖先傲然道:“有很多事他還得通過我的人去做,而且他絕想不到我知道紅松林事件的真相。更猜不到一向對他忠心的手下會和外人串通,有心算無心之下,當然給我看穿他們的陰謀?!?br />  項少龍點頭道:“若能弄清楚他對付我的手段,我可將計就計?!?br />  圖先搖頭道:“此事由莫傲和管中邪一手包辦,故難知其詳。最熱心殺你的人是管中邪,一來他想取你而代之,更主要是他不想心中的玉人呂娘蓉嫁給你,若他能成為呂府快婿,身價更是不同?!?br />  項少龍嘆道:“他太多心,你應看到呂三小姐昨晚對我恨之入骨的神情?!?br />  圖先笑道:“女人的心理最奇怪,最初她并不愿嫁你,可是你拒絕呂不韋的提婚后,她反對你刮目相看。無論愛也好,恨也好,不服氣也好,總之對你的態度不同。那天的舞劍,是她自己向呂不韋提出來的,我看她是想讓你看看她是多么美麗動人,好教你后悔?!?br />  項少龍不知好氣還是好笑,嘆道:“要我娶仇人的女兒,那是殺了小弟都辦不到的事?!?br />  圖先笑道:“呂娘蓉是呂不韋的心肝,若非政太子可能是他的兒子,他早把她嫁入王宮去?!笨吹巾椛冽堅儐柕难酃?,圖先聳肩道:“不要問我政太子究竟是誰的兒子,恐怕連朱姬都不清楚。因為她在有孕前,兩個男人她都輪番相陪?!?br />  項少龍心中暗笑,天下間,現在除他項少龍、滕翼和烏廷芳外,再沒有人知道小盤的真正身份。項少龍前腳踏進都騎衛所,接到儲君召見的訊息,匆匆趕赴王宮,小盤正在書齋內和改穿長史官服的李斯在密議。
  見項少龍至,小盤道:“將軍的說話對嫪毐果然大有影響,今早母后把我召去,說這家伙實乃難得人材,理該重用,問我有何合適位置,不用說母后是給他纏得沒有辦法,須做點事來討好他?!?br />  項少龍心中嘆息,知道朱姬陷溺日深,不能自拔。不過也很難怪她,這美女一向重情,否則不會容忍呂不韋的惡行。而莊襄王之死,對她心理造成強烈的打擊,使她內心既痛苦又矛盾,失去平衡,加上心靈空虛,又知和自己搭上一事沒有希望,在種種情況下,對女人最有辦法的嫪毐自然有機會乘虛而入。她需要的是肉欲的補償和刺激!
  小盤嘆道:“這家伙終是急進之徒,當內侍官不到幾天,已不感滿足,剛才我和李卿商量,看看該弄個什么官兒給他?!?br />  說到最后,嘴角逸出一絲笑意。
  成為小盤心腹的李斯道:“照微臣看,定要弄個大得可令呂不韋嫉忌的職位給他,最好是能使呂不韋忍不住出言反對,那就更堅定嫪毐要背叛呂不韋的決心?!?br />  項少龍終有機會坐下來,啞然失笑道:“恐怕任天下人想破腦袋,也猜不到我們和儲君商議的竟是這種事。嘿!有什么職位是可由宦官擔當,又在權力上可與呂不韋或他的手下發生正面沖突的呢?”
  李斯靈機一動道:“何不把他提升為內史,此職專責宮廷與城防兩大系統都騎和都衛的聯系,有關兩方面的文書和政令,均先由內史審批,然后呈上儲君定奪,權力極大,等若王城的城守,管轄城衛的廷官?!?br />  小盤皺眉道:“這職位一向由騰勝負責,此人德望頗高,備受軍方尊敬,如若動他,恐軍方有反對的聲音?!?br />  李斯道:“儲君可再用升調的手法,以安騰勝之心?!?br />  小盤煞費思量道:“現時內廷最重要的職位,首推禁衛統領,已由昌平君兄弟擔當,其次是李卿的長史,負責一切奏章政令的草議,接著是內史官。其他掌管田獵的佐戈官,負責禮儀的佐禮官,主理賓客宴會的佐宴官等諸職位,均低幾級,我倒想不到有什么位置可令騰勝滿意?!?br />  在這些事上項少龍沒有插口的資格,因對于內廷的職權,他是一竅不通。尚幸聽到這里,他突然想起包公,靈光一現道:“既有內史,自然也應有外史,新職等若王廷對外的耳目,專責巡視各郡的情況,遇有失職或不當的事,可直接反映給太子知曉,使下情上達,騰勝當對此新肥缺大感興趣?!?br />  小盤拍案叫絕道:“就如此辦,此事必得母后支持,呂不韋亦難以說話,不過他若是反對將更為理想?!?br />  李斯贊嘆道:“項大人思捷如飛,下官佩服?!?br />  項少龍道:“最好能在王宮內撥出一間官署,作嫪毐辦事之所,讓他聚眾結黨,與呂不韋打對臺?!?br />  小盤失笑道:“不如在新相府對面找個好地方,打對臺自然須面對面才成?!?br />  三人對望一眼,終忍不住捧腹笑起來。呂不韋這回可說是作法自弊,他想出以嫪毐控制朱姬的詭謀,怎知不但使朱姬對他“變心”,還培養個新對頭出來。
  內侍入稟,琴太傅來了,正在外間等候。
  小盤露出歡喜神色,先吩咐李斯如剛才商議的去準備一切,待李斯退下,長身而起,向項少龍低聲說心事道:“不知如何,自王父過世后,我特別歡喜見到琴太傅,看她的音容顏貌,心中一片平寧,有時給她罵罵,還不知多么舒服,奇怪是以前我并沒有這種感覺?!庇衷賶旱吐曇舻溃骸俺龓煾岛颓偬低?,再沒有人敢罵我,先王和母后從不罵我?!?br />  項少龍忍不住緊擁他長得相當粗厚的肩頭,低嘆道:“孩子!因為你需要的是一位像妮夫人般值得尊敬的娘親?!?br />  小盤身軀劇震,兩眼紅起來,有點軟弱地靠入他懷里,像小孩要躲進父親的保護之下。項少龍明白他的心態,自充當嬴政的角色,孤苦的小孩很自然地把疼愛他的父王母后當作父母,對朱姬更特別依戀??墒乔f襄王之死,卻使幻覺破滅。朱姬終是重實際的人,并不肯為莊襄王與呂不韋反目,再加上嫪毐的介入,使小盤知道朱姬代替不了正氣凜然的生母妮夫人。而琴清則成了他最新寄托這種思母情結的理想人眩
  項少龍亦因想起趙妮而心若刀剜,低聲道:“等心情平復,該出去讀書?!?br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贅婿 劍來 大醫凌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下 幸运农场计划网 卡五星麻将打法与技巧 可以赢钱的麻将游戏 双色球红球杀号技巧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开奖结果查询 3分赛车的开奖号码查询 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云南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云南体彩 重庆快乐十分钟开将结果 ag真人娱乐平台_点击登陆 博坊真人百家乐赌博 3d试机号和中奖号码 七星彩走势图规律808 今日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清晰走势图 快乐12复式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