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尋秦記 > 第五章 大功告成

第五章 大功告成

不想錯過《零點看書》更新?安裝零點看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棄立即下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回到指揮所,見不到滕翼,卻見到正等待他的龍陽君,兩人已異常熟絡,不再客套,支開手下,龍陽君道:“現在我安心哩,我王派來一師五千人的精兵,由奴家的心腹大將魏柏年率領,今晚應到達番吾,明天可與奴家回魏的隊伍會合,再不怕田單和李園弄鬼?!?br />  項少龍道:“有一事想請君上幫忙……”
  龍陽君欣然道:“董兄請吩咐,奴家必盡力而為?!?br />  項少龍道:“請君上照拂雅夫人,讓她可安然回來?!?br />  龍陽君一呆道:“董兄不是真的愛上她吧!”
  項少龍淡然道:“我也弄不清楚,不過一夜夫妻百夜恩,她表示甘心從董某人,我自然不想她有任何不幸?!?br />  龍陽君似嗔似怨地橫他一眼,幽幽嘆一口氣,無奈道:“董兄放心,只要有這句話,奴家怎也護著她,保她安然無恙?!痹賴@道:“董兄卻怎樣應付田單、李園和趙穆呢?”
  項少龍微笑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董某自會盡力而為?!?br />  龍陽君蹙眉不樂道:“奴家知道很難勸將軍放下邯鄲的事不理,但不要忘記奴家的提議,若知事不可為,立即逃來我國,奴家會打點邊防守將,教他們接應你的?!?br />  項少龍有點感動,道了謝意。
  美麗的男人話題一轉道:“董兄是否想立個大功?照我猜想,紀才女此回只是借回魏奔喪為名,實則是去和項少龍會合。奴家現在自身難保,又要陪雅夫人回魏,實在沒有能力和閑暇去理會她?!?br />  項少龍心中一動道:“君上是否知道嚴平此人?!?br />  龍陽君道:“你說的是墨門巨子嚴平吧!奴家不但認識他,還頗有點交情,此人精于兵法,是個難得的人材,只是生性高傲,很難相處?!?br />  這么一說,項少龍立知嚴平是龍陽君招攬的目標之一,可見魏人亦對趙國有著野心。微笑道:“君上可否把對項少龍和紀才女的想法,設法泄露給嚴平知曉。此人與項少龍有深仇大恨,必然會不顧一切追蹤好對付項少龍,那我就不用分神來辦這件事?!?br />  龍陽君笑道:“你不但不用分神,還可大幅削弱趙穆的實力哩!”
  項少龍給他戳穿心意,尷尬笑道:“真的很難瞞過君上?!?br />  龍陽君欣然道:“此事包在奴家身上,我還可夸大其詞,好幫上董兄這個小忙。唉!此刻—別,不知還否有再見董兄之日?!?br />  項少龍灑然道:“明天的事,誰可以預知,人生不外區區數十年光景,只要我和君上曾有著生死與共的交情,其他的不用斤斤計較?!?br />  龍陽君欣然起立,笑道:“董兄確是非凡人物,想法與眾不同?!?br />  項少龍把他直送出門外,剛回所內,趙霸來訪。
  客套兩句,趙霸道:“大王密令趙某來見將軍,聽候將車差遣?!?br />  項少龍暗喜孝成果然合作非常,肯依計行事。謙虛一番,把趙霸捧上半天,待他飄飄然之際,道:“鄙人此回與館主說的話,乃最高機密,館主千萬勿透露與任何人知道,尤其是郭縱,館主當明白郭先生和李園的關系吧!”
  趙霸露出忿然之色道:“老郭真是糊涂,竟要與李園這種人面獸心的小賊搭上姻親的關系,氣得我這些日來沒有見他,將軍放心?!?br />  項少龍道:“此回請館主幫忙,皆因趙穆暗里勾結田單李園,陰謀不利于大王……”
  趙霸色變道:“什么!田單和李園竟如此斗膽?”
  項少龍道:“我奉有大王之命,不能說出詳情,不知館主的武士行會里,有多少身手高強,且忠心方面絕無疑問的人可用呢?”
  趙霸拍胸道:“精挑五、六百人出來絕無問題,是否用來攻打趙侯府?”
  項少龍道:“要看情況而定,館主可否找個藉口,例如以操演為名,明天把這批精兵秘密集中到趙雅的夫人府內,進府之后,不準任何人離開,以免泄漏消息?!?br />  趙霸本身乃好勇斗狠的人,興奮地答應。商量—番,欣然離去。
  此時已是初更時分,項少龍正猶豫應否回府休息,滕翼回來輕松地道:“幸好得到那張名單,否則非常危險,原來守南門的兩個裨將甘竹和李明均是趙穆的人,趙明雄故意把他們編到那里去,不用說是存心不良?!?br />  項少龍雖看到名單上有這兩個人,卻不知他們駐守南門,抹一把冷汗道:“趙穆確是慣玩陰謀的專家,先讓田單的人由地道潛進一批,等城內亂成—團,然后分別打開北門和南門迎入齊人,在那種情況下,由于敵人兵力集中,又有計劃,趙人縱是多上幾倍也發揮不到作用,確是狠辣?!?br />  滕翼笑道:“可是他仍非三弟對手,否則不會有效忠書出現?!币慌乃珙^道:“三弟先回去,這里由我應付。小俊率人往城外監視齊人動靜,三弟可放心陪伴諸位嬌妻?!?br />  項少龍道:“此仗我們至緊要保存實力,自己的兄弟只用來對付趙穆,二哥有沒有方法秘密集結一隊精銳的城衛,駐進城內幾個據點,好在事發時大收奇兵之效?”
  滕翼道:“全賴三弟手中的兵符,剛才我找趙明雄商量人手調動的事,小賊正中下懷,作出種種提議,二哥我也是正中下懷,照單全收??芍ò褜儆谒欠降娜巳械奖遍T和南門,反使我可毫無顧慮由其他地方抽調人手,現在我精選近二千人出來,至于老弱殘兵,則用來騙趙穆用去看守齊人,好過在城內礙手礙腳?!?br />  兩人對望一眼,捧腹開懷大笑。
  回到家中,紀嫣然早領著田氏姊妹離開。趙雅則和趙致返回夫人府,只有善柔撐著眼皮子在苦候他,見他回來怨道:“這么晚回來,人家有話和你說??!”
  不知是否因渴睡的關系,此刻的善柔特別嬌癡。項少龍把她攔腰抱起,走進房內去。尚未跨過門檻,善柔露出本色,—口咬在他肩頭上。項少龍強忍痛楚,把她拋往榻上。善柔得意嬌笑,翻滾到另一邊,舒適地仰臥著,閉上美目,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樣。項少龍確須美女來舒緩拉緊的神經,脫掉靴子,爬上善柔身上。她出奇地合作和熱烈,讓項少龍享盡溫柔。云收雨歇,兩人相擁而眠。
  善柔低聲道:“這是我們最后—晚的相處,以后你再不須受善柔的氣?!?br />  項少龍本疲極欲眠,聞言一震醒來,道:“原來你并非只是說說,竟真要和我分手?!?br />  善柔嘆道:“人家也很矛盾,但現在看情況田單老賊還氣數未盡……”
  項少龍截斷她道:“你若再冒險去刺殺他,教我怎能放心?!?br />  善柔情深地道:“我會比以前更小心,絕不會白白送死。而且殺不了他便自盡,死有什么大不了?!?br />  項少龍知她心意已決,柔聲道:“千萬不要鹵莽逞強,若知事不可為,來咸陽找我吧!你不想見善蘭嗎?”
  善柔不屑道:“知道哩,長氣鬼!”
  天尚未亮,給善柔弄醒過來,嚷道:“快起來,你身為城守,這么懶惰?”
  項少龍知她因今天是“大日子”,興奮過度,啼笑皆非下被她硬扯起來。
  善柔扮作他的親衛,一本正經道:“今天本姑娘破例聽你差遣,但怎也要跟定你的?!?br />  項少龍記起請龍陽君騙嚴平的事,不敢怠慢,匆匆梳洗更衣,塞點東西入肚,和烏果等大隊人馬,趕回指揮所去。走到一半時天色大明,回到指揮所,滕翼正忙個不休,看精神卻非常旺盛,不愧是個能頂天立地的鐵漢,教項少龍稱奇不已。
  滕翼看到善柔認真的樣兒,笑著逗她兩句,向項少龍報告昨夜擬好的部署,道:“今天我會由城外城內調出約三千人來,作我們克敵制勝的主力,我研究過敵人進退的路線,保證可予他們迎頭痛擊,殺他個措手不及。趙霸那批人更是有用,因為敵人絕想不到我們有此一著?!?br />  項少龍道:“屆時孝成會把一批五千人的禁軍精銳交我們調遣,這樣我們手上的實力肯定可達萬人之眾,清理叛黨后,余下的城衛分作兩組,一組負責城防和扼守各處街道,另一組則由詐作監視齊人改為鎮守城外的區域,讓田單知道我們準備充足,不敢輕舉妄動?!?br />  善柔忍不住道:“我們怎樣脫身呢?”
  項少龍故意戲耍她道:“你不是個只知聽命行事的小兵嗎?長官說話,哪倒你來插嘴?”
  善柔氣得嘟起小嘴,又狠狠盯了旁邊正在偷笑的烏果,—副遲些本姑娘找你這家伙算賬的惡模樣。
  滕翼顯是心情輕松,忍著笑道:“要脫身還不容易,就在攻打侯府一役里,我等全體轟轟烈烈與敵偕亡,不是什么都解決?”
  善柔和烏果同時聽得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
  項少龍道:“今天第一件事是聯絡上蒲布,若沒有他作內應,很多事不易辦妥?!?br />  滕翼答應后,項少龍把嚴平的事說出來。
  滕翼笑道:“上回定是教訓得他不夠,這次就教他全軍覆沒,順便為元宗先生報仇?!?br />  研究細節后,項少龍領著善柔,到王宮為龍陽君和趙雅趙致送行。
  宮內的保安更嚴密,吉光見到他們,欣然迎上道:“大王和晶后正與龍陽君、雅夫人、致姑娘和郭大夫共進早膳,吩咐若將軍駕到,立即去見?!?br />  項少龍向烏果善柔等打個眼色,著他們在外宮等候,隨吉光深進內宮。
  吉光低聲警告他道:“成將軍知道大王和將軍有事瞞他,非常不高興,要小心他一點?!?br />  項少龍心中一懔,暗忖忽視他終是不妥,說不定會出岔子。說到底這小子雖然勢利,仍不算是個壞人,想到這里,成胥在一批禁衛簇擁下,由長廊另一端迎面走來。吉光干咳—聲,停止說話。
  項少龍隔遠向成胥打招呼,對方勉強應—聲,項少龍已來至他身前,向吉光打個眼色,朝驚異不定的成胥道:“成將軍,可否借一步說話?”
  成胥愕然點頭,與他離開長廊,來到外面的御花園里。
  項少龍低聲道:“叛黨謀反在即,成將軍有什么打算?”
  成胥冷笑道:“有董將軍一手包辦,末將有什么須擔心的?”
  項少龍微笑道:“成將軍言重,董某有個提議,假若我們緊密合作,化解大危機,無論在公在私,均有利無害,成將軍以為如何?”
  成胥顯然頗為心動,但想起眼前的處境,苦笑道:“現在我這禁衛統領有兵無權,事事均要大王點頭,董將軍不若直接和大王商量?!?br />  項少龍道:“大王總不能自己披甲上陣,最后還不是由成將軍指揮大局,現在董某先去謁見大王,然后再找將軍商議?!苯又溃骸拔叶R癡終是不慣當官的人,此事一了,怎樣也要向大王辭去城守一職,好專心養馬,若成將軍能在此役立下大功,城守一職非將軍莫屬?!鄙斐鍪謥?,遞向一臉難以置信神色的成胥道:“若董某只是虛言,教我不得好死,祖先亦要為此蒙羞?!?br />  想起當日兩人同甘共苦的日子,眼中不由透露出誠懇的神色。
  成胥看得心中一震,猛地伸出手來,和他緊握在一起,羞慚地道:“董將軍大人有大量,末將……”
  項少龍與他緊握一下,放開他,拍拍他肩頭,轉頭回到吉光處,揮手去了。成胥仍呆立在陽光里,不敢相信世間竟有這種不愛權勢的人物,心想難怪他叫馬癡。
  到達內宮,早膳剛完,孝成和晶后殷勤把龍陽君送往大隊人馬等待的廣場。項少龍及時趕至,趙雅、趙致和晶王后均對他美目深注,卻是神色各異。晶王后多了幾分溫柔和情意,趙雅兩女自是充滿別緒離情。項少龍知此非密話時刻,來到孝成和龍陽君前,行過大禮,向龍陽君道別。
  龍陽君眼中的怨色絕不遜于兩女,在孝成身后的郭開堆起奸笑道:“董將軍若出使大粱,必是最受君上歡迎的貴賓?!?br />  孝成顯然不知道龍陽君和項少龍間的暖昧關系,聞言愕然朝項少龍望去。雖明知今晚后再不用見到孝成,項少龍仍是給他看得渾身不自在。擾攘一番,龍陽君等登上馬車,由升作帶兵衛的老朋友查元裕領五百禁軍護行,當到達城門,會與項少龍派出的一隊城衛會合,動程前往魏境,途中又有魏軍接應,安全上應沒有問題。田單等更不會節外生枝,在這種關鍵時刻去對付龍陽君。
  登車前龍陽君覷個空告訴他道:“這次嚴平定會中計,當我告訴他紀才女不肯同行后,他立即借辭離開?!?br />  項少龍不敢多言,與趙雅兩女依依惜別,正要離去,給孝成召回書齋商議,郭開則被拒于齋外。
  侍衛退往門外,孝成道:“武城君一事果然不假,寡人把麗夫人召來嚴詞詢問,她終于承認武城君一個月前曾秘密來過邯鄲,逗留幾天才走,不用說是為聯絡一些與他關系密切的人?!?br />  項少龍不知麗夫人是誰,想來應是王親國戚一類的人物,因與武城君關系良好,故卷入漩渦里。
  孝成親自印證此事自是最好,想起成胥,順口道:“大王現在一舉一動,定為奸黨密切注視,有什么風吹草動,會惹起他們警覺,在這種情況下,成胥將軍反變成一著奇兵,若大王秘密下旨,授他部份指揮權力,可與鄙人緊密合作,一舉粉碎敵人陰謀?!?br />  孝成大感愕然道:“將軍認為他不會壞事嗎?”
  項少龍道:“至少我們可肯定他不是趙穆的人,否則趙穆不會教我去陷害他,好讓趙令坐上他的位置。大王放心!成將軍是個人材,那趟失職,實是非戰之罪,說不定正是趙穆把宮內秘密泄漏給信陵君的人知道,好令大王革去成將軍之職?!?br />  孝成一想也是道理,使人召成胥進來,訓諭—番,命他與項少龍緊密合作,若能立功,重重有賞。成胥至此哪還不感激零涕,三人仔細研究今晚對付敵人的細節后,項少龍馬不停蹄,趕往紀嫣然寄居的劉宅去。
  尚未抵劉宅,項少龍等便嚇了一跳,原來宅前車馬不絕,此來彼往,來送別者的座駕排滿街道的兩旁,還有聞風而至的平民百姓,把對著宅門的一截街道擠得水泄不通。
  項少龍出現時,人人爭相指著他低議道:“那就是董馬癡?!币嘤腥烁吆舻溃骸斑@才是真正的英雄好漢呢?!?br />  項少龍搖頭苦笑,領眾人跳下馬來,這次善柔先發制人道:“我不會在外面等候你,說什么都是廢話?!?br />  項少龍哪斗得過刁蠻女,吩咐烏果在宅外維持秩序,與善柔擠進去。
  劉府的仆人早得吩咐在此迎他,把他引進內宅,正等候出發的田氏姊妹,見他來到,大喜過望,投進他懷里,放聲大哭。
  項少龍手忙腳亂地安慰二女,紀嫣然不知憑什么仙法,竟成功溜進來見他,抱怨道:“煩死人家!”見到三人旁邊站著個親兵,定睛細看,認出善柔。
  田氏姊妹不好意思地離開項少龍的懷抱,兩對俏目早哭得紅腫。善柔表現出她溫婉的一面,拉著田氏姊妹到一旁加以勸解撫慰。
  項少龍笑道:“你怎么脫身來的?”
  紀嫣然沒好氣道:“讓干爹去應付他們,人家沒有那個精神?!苯又吐暤溃骸绊n闖剛才告訴我,李園率領五百多名家將,要送我到魏境去,他們刻下正在城外等候人家,怎樣應付?”
  項少龍冷笑道:“放心吧!他只是借送你為名,趁機離開邯鄲,好與今晚城內發生的事畫清界線,事后才返來查看結果?!苯又杆僬f出嚴平一事。
  此時手下來催,起程的時間到了。紀嫣然先使人帶田氏姊妹秘密登上馬車,始由項少龍、烏果等領著數百名城衛前后護駕,開往東門。午前時分,車馬隊穿門出城,朝西面韓境而去,城衛的人數增加至千人之眾。項少龍吩咐烏果如何應付李園,與善柔躲上田氏姊妹的馬車,隨隊出發。走約半里許路,守候在西門的李園率領五百多名家將,旋風般趕上來。
  紀嫣然吩咐車隊停下,等李園策馬來到車旁時,不悅道:“國舅爺追來有何貴干?”
  李園跳下馬來,列車窗旁道:“這一條路上常有毛賊出沒,李園放心不下,想親送小姐一程,咦!小姐不是要返魏國嗎?方向有點不對呢?”
  后一架馬車內的項少龍偷看出去,見到李園一臉憤慨的神色,顯是認為紀嫣然存心騙他。
  紀嫣然甜美的聲音溫柔地在車內響起道:“國舅爺誤會,嫣然先要送鄒先生到韓國,再由那里取道回魏,國舅爺請回去吧!嫣然懂得照顧自己?!?br />  李園冷笑道:“紀小姐此去,目的地真是大梁嗎?”
  紀嫣然聲音轉寒,冷喝道:“紀嫣然的事,哪到你來管。人來!”
  烏果高應一聲,拍馬而至。
  紀嫣然平靜地道:“若有人敢跟來,給紀嫣然立殺無赦?!?br />  李園色變道:“小姐!”
  烏果一聲領命,打出手勢,著車隊繼續上路,自己則領一隊人馬,攔著李園和他的家將。
  李園飛身上馬,勃然大怒道:“即使是你們大王見到本人,亦要恭恭敬敬,誰敢攔我?!?br />  烏果哪將他放在心上,冷笑道:“國舅爺盡管試試,若再跟來,休怪末將手上兵器無情?!?br />  李園氣得俊臉陣紅陣白,只是見對方神情堅決,人數又比自己多上一倍,動起手來何來把握。
  紀嫣然等逐漸去遠,烏果一聲呼嘯,護后的近千名騎兵隨他往車隊追去,剩下李園和手下們對著馬蹄踢起的煙塵,呆在當場。忽然間,李園知道自己將永遠失去這位絕代佳人。
  半個時辰后,往韓的官道偏離草原,進入林木區,項少龍摟著田氏姊妹,道:“路途上乖乖的聽鄒先生的話,很快你們可到咸陽,那時我們又可以在一起生活?!?br />  兩女含淚點頭,此時馬隊速度轉慢,最后停下來。項少龍和善柔離開馬車,扮成親兵的紀嫣然早在烏果等掩護下,下了馬車。
  項少龍來到鄒衍的座駕旁,道別道:“先生珍重?!?br />  布簾掀開,鄒衍哈哈一笑道:“天下間,怕沒有你做不來的事?!?br />  馬隊開動,改由一名精兵團的頭領率軍,同行還有另五十名精兵團的成員,以護送他們到咸陽去。項少龍早為他們預備通行趙境的文書通牒,不用進入韓境,可大模大樣到趙秦兩國交界處,那時只要避開關塞城堡,可輕易回到咸陽。就算在二十一世紀,要越過邊界亦非難事,更何況在這地大人稀的時代。護送的千名城衛留下來,在烏果一聲令下,隱伏密林里,占據各戰略要點。
  項少龍等藏身密林頃刻,烏卓找上來,道:“三弟猜得不錯,嫣然公然由東門出城,大出嚴平意料之外,現在他們正全速趕來,快要到達?!?br />  紀嫣然笑道:“任他們怎么想,也猜不到趙人竟會對付他們,還得到孝成的同意?!?br />  善柔道:“李園這小子有沒有回城?”
  烏卓笑道:“他自己往齊人營地去,只派十多人來追蹤嫣然,全給我們宰掉?!?br />  蹄聲隱隱從草原的方向傳來,項少龍沉聲道:“我們要殺他們片甲不留,絕不留情?!?br />  烏卓道:“放心吧!千多人去伏擊三百人,又是出其不意,他們哪有活命的機會,就算有人逃掉,回城亦只是送死?!?br />  善柔低呼道:“來了!”
  烏卓含笑而去,指揮大局。
  項少龍等紛紛取出強弓勁箭,埋伏叢林間,靜候嚴平和他的墨氏行者。
  紀嫣然湊到他耳旁,喜孜孜道:“嫣然的苦難終于過去,由今天開始,和夫郎并肩作戰,同進共退,生死不渝?!?br />  項少龍得佳人垂青,說出綿綿情話,心頭一陣感激,忍不住親她一下臉蛋。太陽高掛中天,把林間的官道照得清晰若一個夢境。塵頭滾起,大隊人馬風馳電掣而至。當整隊騎士進入伏擊的范圍,號角聲起,千多枝蓄勢以待的勁箭由強弓射出,雨點般往敵人灑去,一時人仰馬翻,血肉橫濺,大半人摔下馬來。到第二輪勁箭射出,再沒有—個人留在馬上。嚴平和他的手下,甫接觸死傷過半,亂成一團,倉皇四散。項少龍知是時候,拔出血浪,往敵人殺去,善柔和紀嫣然變成兩頭雌虎,傍在左右,見人便殺,擋者披靡。本是平靜安詳的林野,化作血肉屠場。這批趙兵最近被滕翼日夜操練,加上趙人向以勇武名震當世,人人一手持盾護住身形,另一手以長矛重劍等兵器猛攻敵人,趙墨的人雖是人人武技強橫,一來泄了銳氣,又兼負傷者眾,人數更不成比例,哪還有招架之力。
  項少龍閃身避過敵劍,振腕砍翻一名敵人后,見到嚴平在十多名行者護持下,硬往林中深處搶去,意欲逃生。想起元宗的仇恨,項少龍雄心陡奮,向兩女打個招呼,猛虎般撲過去,往最外圍的一人舉劍疾劈。那人勉力擋格,只覺敵劍勁道強絕,一條手臂被震得全麻木了,人更被劍勢沖得蹌踉橫跌,善柔沖前乘機一劍了結他。另一邊的紀嫣然—改平時的溫文婉約,嬌叱一聲,人隨劍走,精芒連閃時,又有兩個敵人中劍倒地。項少龍飛腳踢飛另一名被他硬斬斷長劍的敵人,剛好與回過頭來與他打個照面的嚴平四目交觸。
  嚴平厲喝道:“董匡!這算是什么一回事?”
  說話間,嚴平身旁再有三人濺血倒地,可知戰況之烈。
  項少龍大笑道:“巨子不知自愛,竟與趙穆合謀作反,大王命本將軍來取爾之命?!?br />  嚴平擋開左右攻來的兩劍,發覺己方再無一能站起來的人,四周給重重圍困,知道大勢已去,暴喝道:“董匡!是英雄的就憑手中之劍來取本人之命?!?br />  項少龍正中下懷,把手下喝退,仗劍欺前喝道:“巨子既有此意,讓董某人成全你?!眲γ㈤W動,狂潮怒濤般涌過去。
  嚴平早力竭身疲,哪抵擋得住,劍刃交擊中,節節后退。項少龍忽地凝立不動,血浪微振,但人人都感到他人劍合一,透出一股森寒冷厲的殺氣。嚴平終是高手,借此喘過一口氣的良機,改退為進,一劍掃來,帶起呼嘯風聲,勁厲刺耳。項少龍早清楚他的劍路,夷然不懼,竟使出墨氏三大殺招里最厲害的“攻守兼資”。上次比武,嚴平就是在這招下吃大虧。
  不知是否元宗顯靈,嚴平見他使出這招,心頭泛起熟悉的感覺,心神劇震,驀地認出眼前的董馬癡就是項少龍,張口欲叫,眼前劍芒爍閃,項少龍的劍勢有若銅墻鐵壁般當頭壓來。嚴平哪還敢開口,使出巧勁,勉強撥開敵劍,小腹一陣劇痛,原來給對手膝頭重重頂撞一記。他馬步沉穩,沒有跌退,咬牙回劍劈敵,再不顧自身安危。項少龍一聲長笑,運劍架開敵刃,“當”的一聲大響,震耳欲聾。就趁剎那的空隙,血浪奔雷掣電般插入嚴平的胸膛。
  嚴平長劍脫手墮地,全身劇震,不能置信地看著胸前直沒至柄的敵刃,鮮血正由血槽滾滾流出,呻吟道:“你是……”
  項少龍哪容他叫出自己的名字來,低聲道:“這一劍是元宗送給你的?!泵偷爻槌鲩L劍。林內歡聲雷動,士氣大振。
  項少龍看著仇人仰跌身前,仰天默禱道:“元兄!你在天若有靈,好該安息?!毙闹袇s在苦笑,這么把墨門在趙國的勢力連根拔起,也不知元宗究竟是否真的高興。
  項少龍回到城內指揮所,離太陽下山只有個把時辰,一切平靜如昔,表面上絲毫看不出正在在暗里洶涌澎湃的怒濤。眾人聚集幽靜的宗卷室內,聽取滕翼的最新報告。
  滕翼首先提起蒲布,說已聯絡上他,屆時自會依計行事,接著道:“今天城衛大批調動,我故意弄得亂成一團,其實亂的是趙明雄他們的人馬,我們的人都迅速聚集到指定的地點。更由于我故意把大批兵卒調往城外,除我之外,沒有人可弄清楚真正的分布?!?br />  紀嫣然笑道:“有二哥指揮大局,沒有人會不放心的?!?br />  滕翼道:“天黑后我們立采行動,把叛黨所有將領擒下,又借口三弟來了,實施全城戒嚴,以免發生事時誤傷無辜的老百姓?!?br />  項少龍皺眉道:“為何尚未有我出現的消息傳來?”
  眾人啞然失笑。
  滕翼笑道:“荊俊已摸清楚北面秘道的情況,趙明雄把出口所在官署的人全調出來,改由自己的親兵把守,他本人坐鎮北門兵衛所,就算我們把趙明雄宰了來吃,他在官署的手下怕仍懵然不知?!?br />  舉凡當時代的城市,城門處均是軍事重地,設有兵衛所以及各類供將領住宿辦事的官署和兵營一類的建筑物,長期駐有重兵。邯鄲城最大的兵衛所設在東門,便是他們現在身處的指揮所。
  項少龍道:“小俊尚有什么消息?”
  滕翼道:“午后開始,齊人開始穿過背風山的洞穴,悄悄潛入林區,小俊不敢冒險入林探查,但可以想像天黑后他們會在趙明雄的掩護下,渡過護城河,由秘道潛入城內?!?br />  紀嫣然失笑道:“若齊人發覺掩護他們的竟全是我們的人,不知會有何感想?”
  項少龍道:“定然深感榮幸!”
  烏果這時推門而入,大嚷道:“趙偏將傳來消息,發現項少龍的蹤跡?!?br />  眾人先給他嚇—跳,再又大笑起來。
  大隊人馬由東門開出,在草原斜暉的襯托下,壯觀非常。項少龍和滕翼親自領隊,出城后朝消息里項少龍出現十五里外的打石村馳去。這批近五千人的城衛,只是作個幌子,到了有林木遮掩行藏的地方,會駐守各處,入黑后再繞到指定地點,由烏果指揮伏擊由南門入城的齊軍。項少龍和滕翼等則掉頭潛返城里,在暗里操持大局。他們躲在宗卷室內,聽取雪片般飛來的情報。
  太陽緩緩降入古城外蒼茫的大地之下,邯鄲城燈光處處,一切如常。項少龍出現的消息傳到孝成耳內,他立即依計行事,命趙明雄往指揮所代替項少龍負責城防,禁衛軍則在成胥指揮下實施全城戒嚴,人人均知孝成對項少龍已是驚弓之鳥,沒有人懷疑孝成是將計就計,另有目的。由這時起,趙穆對外的聯絡完全被截斷,無論趙明雄等人發生什么事,他都不會知道。趙明雄不虞有詐,領著百多名親衛,來到指揮所,當他進入大堂,忽地發覺所有隨從均被截在門外,大門“砰”的一聲在身后關上。
  趙明雄愕然喝道:“什么事?”
  旁邊的衛士一擁而上,十多枝長矛抵在他身上各處要害,外面傳來弩弓發射聲和慘叫聲。
  項少龍、滕翼兩人悠然由側門步出,來到他面前。
  趙明雄臉上血色立時退盡,怒道:“董將軍!這是怎么攪的,下屬并沒有犯錯?!?br />  滕翼冷喝道:“與趙穆勾結齊人,密謀作反,算不算犯錯?”
  趙明雄臉色更加難看,顫聲道:“你們莫要誣害我!”
  項少龍好整以暇道:“你的官署下面新近建成一條宏偉的地道,趙明雄你不會說不知道吧!”
  趙明雄想起家中的嬌妻愛兒,兩腿一軟,跪了下來。
  滕翼最鄙視沒骨氣的人,冷喝道:“把他綁起來!”
  四周的精兵團員挪開長矛,一擁而上,把他綁個結實。
  項少龍來到跪在地上的趙明雄前,冷然道:“若你肯乖乖和本城守合作,我會放你一條生路,送你與家人逃出城外。若我有一字虛語,教董馬癡不得好死?!?br />  趙明雄劇震抬頭,不敢相信聽到的話般瞪著眼前凜若天神降世的大漢。
  滕翼道:“但你須把與趙穆通訊的方法交待清楚,只要我們發覺所言屬實,立即讓你由東門逃出城外,還贈予糧食馬匹和通行證件,人來!給我開門?!?br />  大門倏開,趙明雄的家人婢仆男女老幼百多人被押進來,人人神色倉皇,最妙是都換上遠行裝束,背著大小包袱。
  趙明雄激動地道:“大恩不言謝,小人服哩,無論董城守有任何吩咐,小人無不遵從?!?br />  項少龍知道心理攻勢奏效,道:“立即放了趙兄!”
  綁著趙明雄的索子立被割斷。
  趙明雄站起來時,滕翼笑道:“先把趙夫人、公子等送上馬車,護往城外密林處,不得無禮,以免驚嚇夫人?!?br />  眾衛一聲應諾,把趙家的人押出去。
  項少龍取出準備妥當的通行證件,交到趙明雄手上,誠懇地道:“這幾天邯鄲自顧不暇,只要趙兄連夜趕程,離開趙境,定可安度余年,趙兄也不用本人教你怎么辦吧!”
  趙明雄感激零涕道:“小人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br />  項少龍和滕翼對視一笑,有深悉趙穆陰謀的趙明雄全心全意合作,哪還怕趙穆和齊人不掉到他們精心布下的陷阱里去。
  趙明雄在項少龍等人的挾持下,來到北門兵衛所,把與他同謀的兵將近百人全召到座前,宣布改向項少龍效忠。
  這些人哪還不知事敗,跪滿地上,叩頭請罪。
  項少龍道:“若爾等能帶罪立功,只要本城守不向大王說出來,誰都不知你們意圖謀反,但必須絕對聽從本人之命,否則不但人頭不保,更禍及家人親族?!?br />  眾人忙稱效命,路上趙明雄已把整個計劃和盤托出,現在重新控制北門,可說更是勝券在握。這批叛將均知家人全落到項少龍手內,又見他們人人士氣如虹,計劃周詳,知大勢已去,誰還敢不乖乖合作,在趙明堆的吩咐下,分頭辦事去了。項少龍請滕翼留守北城,領著紀嫣然、善柔和清一色的精兵團團員近百人,離開北門,押著趙明雄走上邯鄲大戰前氣氛緊張的寂靜街道上。轉入另一條長街,荊俊領著百多人迎頭馳來,兩隊人馬在街心會合。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贅婿 劍來 大醫凌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下 体育排列三走势图500 最快的篮球比分直播 澳门沙巴体育平台 99炮捕鱼王 双色球走势图专业带坐标 特攻报 河南快赢481投注技巧 刮刮乐规则 cba实时比分直播 足球比分播报 送彩金捕鱼娱乐城 极速时时彩开奖75秒 ag视讯作假揭秘是真的吗 辽宁35选7玩法 湖南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亿客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