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尋秦記 > 第七章 落難姊妹

第七章 落難姊妹

不想錯過《零點看書》更新?安裝零點看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棄立即下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回到行館,滕翼低聲道:“嫣然在內室等你?!?br />  項少龍正要找她,聞言加快腳步。
  滕翼追在身旁道:“趙王找你有什么事?”
  項少龍不好意思地停下來,扼要說出情況,笑道:“我們尚算有點運道,在邯鄲再耽多一兩個月應沒有問題?!?br />  滕翼推他一把,道:“快進去吧!你這小子真的艷福無邊?!?br />  項少龍想不到這鐵漢竟也會爆出這么一句話來,可見善蘭把他改變了很多。笑應一聲,朝臥室走去。剛關上門,紀嫣然夾著一陣香風投入他懷里,熱情如火,差點把他溶掉。初嘗禁果的女人,份外癡纏,紀才女亦不例外。云雨過后,兩人喁喁細語。
  項少龍尚未有機會問起她與李園的事,佳人早一步坦白道:“項郎莫要誤怪嫣然,明天人家答應陪李園到城南的‘楓湖’賞紅葉,唉!這人癡心一片,由楚國直追到這里來,纏著人家苦苦哀求,嫣然不得不應酬他一下,到時我會向他表明心意,教他絕了對嫣然的妄念?!?br />  項少龍聽得紀嫣然對李園不無情意,默然不語。
  紀嫣然微嗔道:“你不高興嗎?只是普通的出游罷了!若不放心,人家請鄒先生同行如何?”
  項少龍嘆道:“據我觀察和得來的消息,此君的內在遠不如他外表好看,但若在這時說出來,我便像很沒有風度?!?br />  紀嫣然脫出他的懷抱,在榻上坐起來,任由美好的上身展現在他眼前,不悅地道:“難道嫣然會認為你是搬弄是非的人嗎?人家早在大梁就是你的人,有什么須吞吞吐吐的?!?br />  項少龍把她拉得倒入懷里,翻身壓著,說出了他利用李嫣嫣通過春申君設下的陰謀,又把今晚席上的事告訴她。
  當紀嫣然聽到李園向趙王施壓對付她的“項少龍”,又公然在席上宣布與她的約會,勃然大怒道:“想不到他竟是如此淺薄陰險之徒,嫣然真的有眼無珠?!?br />  項少龍道:“這人可能在楚國忍得辛苦,所以來到趙國,不怕讓別人知道,遂露出真面目?!?br />  紀嫣然吁出一口涼氣道:“幸得項郎提醒嫣然,才沒有被他騙了。唉!項郎何時可帶人家到咸陽呢?這樣偷偷摸摸非常痛苦。鄒先生很仰慕秦國,希望可快點到那里去?!?br />  項少龍嘆道:“誰不想快些離開這鬼地方,不過現在仍要等待時機?!?br />  紀嫣然依依不舍坐起來道:“人家要回去了,這次不用你送我,給人撞破百詞莫辯?!毙中Φ溃骸安蝗粑覀兒涎菀粓鰬?,劇目叫‘馬癡勇奪紀嫣然’,若能氣死李園,不是挺好玩嗎?我們更不用偷偷摸摸,提心吊膽。人家還可公然搬來和你住在一起呢?!?br />  項少龍坐起身來,勾著她粉項再嘗她櫻唇的胭脂,笑道:“是‘馬癡獨占紀佳人’,又或‘董癡情陷俏嫣然’。這想法真誘人,只怕惹起龍陽君的疑忌,那就大大不妙?!?br />  紀嫣然笑著道:“龍陽君最愛自作聰明,只要我們做得恰到好處,似有情若無情,循序漸進,反會讓他釋懷,甚至會使他認為人家和那個項少龍沒有關系,否則怎會對別的男人傾心?!痹偬鹦Φ溃骸绊椑傻脑?,措詞是這世上最好聽的?!?br />  飄飄然里,項少龍想想亦是道理,精神大振,若能驅掉龍陽君對紀嫣然的疑心,日后行動將大為方便。否則若給這半男不女的小人察破他們的私情,可能會立即揭穿他的身份。因為只要仔細驗他的假臉,他立告無所遁形。對趙人來說,讓他得到紀嫣然,總好過白便宜李園。兩人興奮得纏綿起來,然后共商細節。項少龍想起趙致,再三催促下,紀嫣然難解難分地悄然離開。
  項少龍趁紀嫣然走后小睡一個時辰,半夜滕翼來把他喚醒。行館本來是有管家和一群侍婢仆人,但都給他們調到外宅去,免得礙手礙腳。梳洗時,滕翼在他身后道:“有幾個形跡可疑的人,半個時辰前開始埋伏在前街和后巷處,不知是何方神圣,真想去教訓他們一頓?!?br />  項少龍道:“教訓他們何其容易,只要明天通知趙穆一聲,奸鬼定有方法查出是什么人?!?br />  滕翼道:“你出去時小心點,看來我還是和你一起去好些,至少有個照應?!?br />  項少龍失笑道:“我只是去偷香竊玉,何須照應?!?br />  滕翼不再堅持,改變話題道:“少龍準備何時與蒲布、趙大兩批人聯絡?”
  項少龍戴上假面具,道:“遲一步作決定,而且不可讓他們知道董匡就是我項少龍,人心難測,誰說得定他們其中一些人不會出賣我們?”
  滕翼松一口氣道:“你懂這么想我可以放心?!?br />  項少龍用力摟他的寬肩,由他協助穿上全副裝備,逾墻離府,沒入暗黑的街道里。
  雖是夜深時分,街上仍間有車馬行人和巡夜的城卒。這時代的城市地大人少,治安良好。一路保持警覺,半個時辰后到達目的地。他仍怕有人盯梢,故意躲在一棵樹上,肯定沒有人跟來,然后潛進趙致家旁的竹林里。那是座普通的住宅,比一般民居大了一點,特別處是左方有條小河,另一邊是竹林,把宅院和附近的民房分隔開來,這片竹林是進門必經之路。項少龍拋開對荊俊的歉意,心想成大事哪能拘小節,安慰自己后,走出竹林。雄壯的狗吠聲響起,旋又靜下來,顯是趙致喝止它。趙致的宅院分為前、中、后三進,后面是個小院落,植滿花草樹木,環境清幽雅致。后進的上房與花園毗連,只要爬墻進入后院,可輕易到達趙致的閨房。就在此時,其中一間房燈火亮起,旋又斂去,如此三次后再亮起來。項少龍知是趙致的暗號,心中涌起偷情的興奮。趙致勝在夠韻味,有種令人醉心的獨特風情。特別使人印象深刻是她年不過二十,偏有著飽歷人世的滄桑感,看來她定有些不可告人的傷心往事。
  項少龍知道時間無多,春宵一刻值千金,迅速行動,攀墻入屋,掀簾入內。入目是間小書齋,布置得淡雅舒適,趙致身穿淺絳色的長褂,仰臥在一張長方形臥榻上,幾旁擺奉美酒和點心,含笑看他由窗門爬入來。項少龍正報以微笑,心中警兆忽現,未來得及反應前,背上已被某種東西抵在腰際。
  他之所以沒有更清楚的感覺,是因為隔著圍在腰間插滿飛針的革囊。
  背后傳來低沉但悅耳的女音道:“不要動,除非你可快過機括發動的特制強弩?!?br />  項少龍感到有點耳熟,偏又想不起在背后威脅他的人是誰。
  趙致興奮地跳起來,嬌笑道:“人人都說項少龍如何厲害,還不是著了我們姊妹的道兒?!?br />  項少龍心中苦笑,這是第一次被女人騙,女人肯定是男人最人的弱點,總是對美麗的女子沒有戒心。又大感奇怪,趙致若要對付他,只要到街上大喊三聲,保證他全軍盡墨,何用大費周章,私下對付他。難道她對死鬼連晉仍余情未了?不親自下手不夠痛快?故作驚訝地道:“致姑娘說什么呢?誰是項少龍?”
  趙致怒道:“還要否認!在往郭家的山路時你不是承認了嗎?”
  項少龍故意氣她道:“誰告訴過你鄙人是項少龍呢?”
  趙致回心一想,他的確沒有親口承認過,但當時那一刻他的神態語氣活脫脫就是項少龍,現在他又矢口不認,分明在作弄自己。
  身后那不知是趙致的姊姊還是妹子的女子沉聲道:“你若不是項少龍,我惟有立即殺人滅口,以免泄漏我們的秘密?!?br />  項少龍心中一震,終認出身后的女子是曾兩次行刺趙穆的女刺客,第一次差點誤中副車,另一趟則發生在前晚,給自己破壞。很多以前想不通的事,至此豁然而悟。難怪女刺客能潛入侯府,全因有趙致作內奸接應。嘆一口氣道:“那我死定哩,因為鄙人根本連項少龍是誰都不知道,還以為致姑娘對我特別青睞……”
  后面的女子厲聲道:“你再說一聲不是項少龍,我立即扳掣!”
  項少龍暗笑你若能射穿那些鋼針才怪,冷哼一聲道:“我馬癡董匡從不受人威脅,也不會將生死放在心上,本人不是項少龍就不是項少龍,何須冒認,不信可來檢驗本人的臉是否經過化裝?”他這叫行險一博,賭她們做夢想不到世間竟有這種由肖月潭的妙手泡制出來巧奪天工的皮面具,且面具有天然黏性,與皮膚貼合得緊密無縫,連臉部表情都可顯露出來,不懂手法,想撕脫下來并非易事。
  趙致呆了一呆,來到近前,伸手往他臉上撫摸。摸抓幾下,趙致果然臉色劇變,顫聲道:“天??!你真不是他!”
  項少龍道:“我雖不是項少龍,但千萬勿要發箭,否則定是一矢雙*鷗之局?!?br />  兩女同時一呆,知道不妙。項少龍在兩女之間閃電般脫身出來,轉到趙致身后,順手拔出腰間匕首,橫在趙致頸上,另一手緊箍著她的小腹,控制局面。女子舉起弩箭,對正兩人,不敢發射。項少龍帶著趙致貼靠后墻,定神打量這劍術戰略厲害得教人吃驚的女刺客。
  她比趙致矮了少許,容貌與趙致有七八分相似,更是白皙清秀。兩眼炯炯有神,多了趙致沒有的狠辣味兒,年紀大了點,身段優美又充滿*勁和力,此刻活像一頭要擇人而噬的雌豹。
  項少龍微笑道:“姊姊怎么稱呼?”
  趙致不理利刃加頸,悲叫道:“大姊快放箭,否則不但報不了仇,我們還要生不如死?!?br />  項少龍放下心來,知道趙致真以為自己是馬癡董匡,慌忙道:“有事慢慢商量,我可以立誓不泄露你們的秘密,本人一諾千金,絕不食言?!?br />  兩人不由面面相覷,此人既非項少龍,絕沒有理由肯放過她們,太不合情理。
  項少龍不讓她們有機會說話,先以董匡之名發一個毒無可毒的惡誓,然后道:“大姊放下弩箭,本人立即釋放令妹?!?br />  美女刺客悻悻然道:“誰是你大姊?”一雙手卻自然地脫開勁箭,把強弩連箭隨手拋往一旁,爽快得有點不合情理。
  項少龍心想這頭美麗的雌老虎行事干脆,收起橫在趙致粉*頭頸的匕首。就在此時,他看到此女向趙致打個眼色,心知不妙,忙往橫移,恰恰避開趙致的肘撞。女子嘬唇尖嘯,同時抽出背上長劍,往他攻來。項少龍無名火起,自己為了不想殺人滅口,才好心發毒誓不泄出她們的秘密,可是她們不但不領情,還反過來要滅掉他這活口,血浪閃電離鞘而出。驀地門口那方異響傳來,百忙中別頭一看,暗叫了聲我的媽呀,原來是一頭大黃犬,正以驚人高速竄入門來,露出森森白牙,鼻孔噴著氣,喉間“嗚嗚”有似雷鳴,朝他撲到,登時明白剛才她嘬唇尖叫,是為喚惡犬助陣。
  幸好項少龍以前受訓項目內,包括如何應付惡犬,雖未真的試過,但總嘗過與比這頭黃犬更粗壯的軍犬糾纏的滋味,橫劍一掃,蕩開對方刺來一劍,矮身側踢,剛好正中已撲離地面那惡犬的下顎處。畜牲一聲慘嘶,側跌開去,滾倒地上,一時爬不起來。趙致不知由哪里找來佩劍,配合姐姐分由左側和正面攻來,一時盡是森寒劍影。項少龍深悉兩女厲害,不過他早把墨氏補遺的三大殺式融匯貫通,劍法再非昔日吳下阿蒙,趁惡犬尚未再次撲來,猛地閃到大姊身側,施出渾身解數,一劍由上劈下。大姊大吃一驚,原來項少龍這一招精奧奇妙,竟能在窄小的空間不住變化,教人完全尋不出來龍去脈。猛咬銀牙,以攻制攻,竟不理敵劍,往項少龍心窩閃電刺去,完全是同歸于盡的格局。項少龍心中暗贊,不過亦是正中下懷。他曾與她交過手,知她劍法走靈奇飄忽的路子,庸手與她對仗,怕連她的劍都未碰到,便要一命嗚呼。這也是女性用劍的特點,以免和天生較強壯的男性比臂力。當下變招橫劍揮擋?!爱?!”的一聲脆響過處,美女刺客的劍給項少龍掃個正著。她要以攻制攻,就必須全力出手,有進無退,反予項少龍機會全力與她硬拚一劍。除了囂魏牟和滕翼外,項少龍的腰臂力可說全無對手,她怎么厲害仍是個女人,受先天限制,兩劍交擊下,震得她手腕酸麻,駭然退開。項少龍本以為可使她長劍脫手,豈知她終勉強挨過了,冷喝一聲,往地上滾去。趙致怎也想不到馬癡劍術如此驚人,要沖上助陣,給退后的姊姊撞個滿懷,一起踉跆倒退。這時那黃狗又回過頭來,想撲向項少龍。
  趙致驚叫道:“大黃!不要!”
  項少龍此時早右手執起弩弓,左手撈起弩箭,以最敏捷的手法上箭瞄準,對準大黃。這頭犬非常機伶,亦曾受過兩女訓練,一見弩箭向著自己,低鳴一聲,縮退兩女身后。
  項少龍右手持弩,劍交左手,指著驚魂甫定的兩女,微笑道:“大姊叫什么名字,讓董某有個稱呼?!?br />  兩女神色驚疑不定,縮在墻角,不敢動彈。在這種窄小的空間和距離內,要撥開以機括射出的箭,簡直是癡人說夢。
  大姊的骨頭很硬,緊抿嘴不答他,反是趙致沖口答道:“她叫田柔!”
  項少龍愕然道:“不是姓趙的嗎?”
  趙致知說漏嘴,臉色蒼白起來。
  項少龍與那田柔對視,心想她既姓田,說不定與田單有點親族關系。趙穆一向與田單有勾結,否則不會和囂魏牟暗中往來,想到這里,有了點眉目,故意扮作睜眉怒目道:“本人原本有意放過你們兩人,可惜你們竟是姓田的,我最憎惡就是這個姓的人,現在惟有拋開憐香惜玉之心,送你們回出娘胎之前那地方去,這么給你們一個痛快,應感激我才對?!?br />  趙致盯著他手上的弩箭,顫聲道:“你為什么這么恨姓田的人?!?br />  田柔憤怒地道:“致致!不要和他說話,要殺便殺吧!”
  項少龍暗怪這房子難道只得她姊妹二人,否則鬧到這么厲害,仍不見有人出現,與趙致相依為命的“父親”躲到了哪里了呢?想到這里,只見那給趙致拉著的黃狗耳朵豎直起來,露出注意的神色。
  心中了然,喝道:“不準進來,否則本人立即放箭?!?br />  兩女愕然,想不到他竟然能察覺救兵無聲無息的接近,登時心虛起來,自忖恐怕無法與這人對抗。
  項少龍望向趙致,道:“橫豎你們死到臨頭,本人不須瞞你們,我之所以憎恨姓田的人,因為其中有一個人叫田單?!?br />  兩女呆了一呆,定神瞧他。項少龍緩緩移前,弩箭上下移動,教兩女不知他要選擇的位置。一個誘人的想法在心中升起,只要他射殺田柔,再以飛針對付門外的人和趙致,可有十成把握迅速解決三人,那就一了百了,不用為她們煩惱。
  門外一把蒼老的聲音喝道:“壯士手下留人,我家兩位小姐的大仇人正是田單,大家是同一條*在線的人?!?br />  田柔和趙致齊叫道:“正叔!”
  項少龍冷笑道:“這話怎知真假?本人故意告訴你們此事,是要逼自己狠下心來,好殺人滅口,否則若把這事泄出去,給與田單有勾結的趙穆知道,我哪還有命?;蛘吣銈冞€不知道,田單這兩天便要來邯鄲,本人報仇的唯一機會亦到了,絕不容許給人破壞?!?br />  兩女為之動容,顯是不知田單來趙的事。
  田柔杏目圓睜,瞪著他道:“你不是趙穆的同黨嗎?”
  項少龍喝道:“閉嘴!誰是這奸賊的伙伴,只是為取得他的信任,好對付田單,才虛與委蛇。唉!本人從未殺過女人,今晚只好破戒?!?br />  門外正叔驚叫道:“壯士萬勿莽撞,我們兩位小姐的親族就是被田單和趙穆兩人害死的,這事千真萬確,若有虛言,教老仆萬箭穿心,死無葬身之地?!?br />  項少龍扮出沉吟的模樣,道:“你們和趙穆有深仇,此事不容置疑,可是兩人一在齊一在趙,怎會都成了你們的仇人?”
  趙致忍不住熱淚涌出,凄然叫道:“我家為田單所害,逼得逃來邯鄲,那知趙穆這奸賊竟把我們家族一百八十三人縛了起來,使人押去給田單,給他以酷刑逐一屠宰,這樣說你相信了嗎?”
  田柔怒道:“不要求他!”
  項少龍笑道:“你的名字雖有個‘柔’字,人卻絕不溫柔?!?br />  田柔氣得說不出話來。
  項少龍再道:“為何又剩下你們二人?”
  正叔的聲音傳入道:“老仆和兩位小姐因來遲幾天,所以得以避過此劫,七年來,我們無時無刻不在立志復仇,壯士請相信我們?!?br />  項少龍松一口氣,有點為自己剛才動了殺機而慚愧,活在這視人命如草芥的戰爭年代里,實在很容易受到感染。項少龍一扳機括,弩箭呼的一聲,在兩女臉頰間閃電般一掠而過,射進墻內。兩女目瞪口呆,想不到他在這種時刻發箭,若目標是她們其中一人,定避不開去。
  少龍拋掉弩弓,劍回鞘內,微笑著道:“你們的事本人絕沒有興趣*上管,但亦請你們勿來破壞本人的計劃。你們的真正仇人是田單而非趙穆,兼且現在趙穆有了戒備,再動手只是自投羅網,好好想想吧!像你們姊妹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落到壞人手里,會發生比死還難過的奇恥大辱。言盡于此,告辭了!”
  在兩人注視下,項少龍大步離開,與正叔的老儒打個照面,施施然走了。
  項少龍回到行館,離日出只剩下個把時辰,等把整件事說給滕翼聽后,伸個懶腰打呵欠。
  滕翼贊嘆道:“你這一手非常漂亮,反使趙致不再懷疑你是項少龍。不過照我看這妮子對真正的你并沒有惡意,只是想要挾你去對付趙穆?!?br />  項少龍失聲道:“都用弩箭抵著我的背脊了,還不算有惡意嗎?!?br />  滕翼道:“你兩次壞了人家姑娘的行刺大計,田柔這么好勝,自是想一挫你的威風?!?br />  項少龍想起在郭家的山路調戲趙致,她欲拒還迎的神態,確對自己大有情意,現在若她“誤以為”占了她便宜的人,是“董匡”而非“項少龍”,會是怎樣的一番感受呢?想起她“發覺”項少龍竟是董匡時,那失望的樣子絕非裝出來的。
  滕翼笑著道:“既是奉旨不用裝勤力,不若大家去好好睡一覺,管他娘發生什么事?”
  項少龍一想也是,返回寢室,倒頭大睡,到烏果來喚醒他,竟過了午飯的時刻,太陽快下山。這些天來,還是首次睡得這么酣暢。烏果道:“二爺在廳內等三爺吃飯!”
  項少龍精神抖擻地爬起來,梳洗更衣后出去與滕翼相見,兩人踞案大嚼。
  烏果在旁道:“雅夫人派人傳來口訊,請三爺明晚到她的夫人府赴宴,到時她會派人來接你,希望你早點到她那兒去?!?br />  項少龍記起她昨晚答應李園的宴會,當時還以為她隨口說說,想不到竟認真起來??嘈Φ溃骸澳憧次覀儊砗愂歉墒裁?,差不多每晚去和那些人應酬?!?br />  滕翼笑道:“應付趙穆不難,應付這些女人可教你吃足苦頭?!?br />  項少龍道:“我真想大干趙雅一場,好泄心頭之恨,可是這樣定會給她把我認出來。正如你所說,只要她用鼻子一嗅,小弟便無所遁形,更何況這位男人的專家那么熟悉我的身體?!?br />  滕翼搖頭道:“我也為你的處境難過……唔!”神情一動道:“并非全無辦法,昨天我閑著無聊,到后園走了一轉,其中有種草樹,若把汁液榨出來,涂少許在身上,可發出近乎人體的氣味,嗅起來相當不錯,比女人用來熏衣的香料自然多了,這可解決氣味的問題,假若你身上沒有痣那類的特征,吹熄燈在黑暗中干她,說不定能蒙混過去?!?br />  在一旁的烏果忍不住道:“三爺的家伙必然大異常人,一進去趙雅便會知道?!?br />  滕翼和項少龍給他說得捧腹狂笑起來。
  項少龍喘著氣道:“你很懂拍馬屁,不過我只是說著玩兒,并非真要干她,更不值得如此冒險玩命。唉!那樣把她當作泄憤泄欲的對象,終是有點不妥?!?br />  滕翼強忍苦笑道:“不過那種叫‘情種’的草樹汁,搽一點也無妨,那你盡管和趙雅親熱些仍沒有問題,我立即著手炮制?!?br />  烏果一呆道:“竟有個這么香艷的名字?!?br />  滕翼自得善蘭,人變得開朗隨和多,伸手過去拍拍他肩頭,嘆道:“小子可學得東西了,這情種汁有輕微的催情效用,女人很喜歡嗅,鄉間小子如荊俊之輩,約會人家閨女時都愛涂在身上,不過必須以米水中和,否則會惹來全身斑點疹痕。你要試試嗎?”
  烏果興奮地道:“回咸陽后定要找個美人兒試試?!?br />  項少龍道:“還有什么事?”
  烏果道:“武士行館的趙館主遣人送帖來,說明天的論劍會改在后天午時舉行,請三爺務要出席?!?br />  項少龍向滕翼道:“那另一個奸鬼李園太可惡,說不定我要狠狠教訓他一頓?!?br />  有人進來道:“龍陽君來見三爺,正在外廳等候?!?br />  項少龍愕然,苦著臉向滕翼道:“有沒有什么叫‘驅妖’的汁液,讓他一嗅立要避往天腳底去?!?br />  滕翼啞然失笑道:“今次是老哥第一次不會羨慕三弟的艷福!”
  見到威武的董馬癡大步走出來,龍陽君以一個“他”以為最美的姿態盈盈起立,還照著女性儀態對他斂衽為禮。
  項少龍看得啼笑皆非,又是暗自叫苦,笑著迎上去道:“君上大駕光臨,鄙人受寵若驚?!?br />  龍陽君那對也似會說話的眼睛往他飄來,從容笑道:“本君今天來找董先生,實有事耿耿于懷,不吐不快?!?br />  今天他回復男裝打扮,不過衣飾仍然彩色繽紛,若他真是女子,項少龍定要贊她嫵媚動人,現在則是心顫膽跳,若他的不吐不快是一籮筐的綿綿情話,天才曉得怎樣去應付。
  兩人坐好后,龍陽君正容道:“本君認為董先生回歸趙國的決定,實在太莽撞?!?br />  項少龍為之愕然,也暗中松了一口氣,不解道:“君上何有此言?”
  龍陽君見左右無人,柔情似水地道:“我是愛惜董先生的人才,方不顧一切說出心中想法,趙國現在好比一口接近干枯的水井,無論先生的力氣有多大,盛水的器皿和淘井的工具多么完善充足,若只死守著這口井,最終仍難逃井枯人亡的結果?!?br />  項少龍心中一震,一向以來,他不大看得起這以男色迷惑魏王而得居高位的家伙,現在聽他比喻生動,一針見血指出趙國的形勢,不由對他刮目相看。故作驚訝地道:“趙國新近大勝燕人,怎會是一口快將枯竭的水井?”
  龍陽君微笑著道:“垂死的人,總有回光反照的時候,太陽下山前,最是艷麗。而這全因為趙國仍有兩大名將,硬撐大局。若此二人一去,你說趙國還能拿得出什么靈丹妙藥來續命?”
  項少龍道:“君上說的是不是廉頗和李牧?”
  龍陽君道:“正是二人,廉頗年事已高,守成有余,進取不足,近日便有謠言說他攻燕不力,孝成王一向對他心病甚重,所以目下邯鄲有陣前易將之說,誰都不知是否重演長平以趙括換廉頗的舊事?!辈蝗菟逶?,龍陽君口若懸河繼續說下去道:“至于李牧則忠直而不懂逢迎,做人不夠圓滑,若遇上明主,此乃能得天下的猛將,可惜遇上多疑善忌好大喜功的孝成王,又有巨鹿侯左右他的意向,最終不會有好結果,只可惜他漠視生死,仍戀棧不去,否則我大魏上下君臣,必會倒屣相迎?!?br />  他這么一說項少龍立知魏人定曾與兩名大將接觸過,李牧拒絕了,卻不知廉頓如何。龍陽君真厲害,若只憑一番說話便去了趙國軍方兩大臺柱,趙國還不是任魏人魚肉嗎?
  龍陽君見他聽得入神,以為打動他,再鼓其如簧之舌道:“董先生或者奇怪本君為何如此斗膽,竟在趙人的首都批評他們。一來本君并不把他們放在眼內,諒他們不敢動我半根毫毛,更重要是本君對董先生非常欣賞,不忍見你將來一番心血盡付東流,還要淪為亡國之奴。況且秦王與趙人間有深仇大恨,絕不會放過他們。良禽擇木而棲,若先生肯來我大魏效力,本君保證優*渥禮遇非是趙國可及,至少不會因李園這么一個尚未得勢,在春申君下面做個小跑腿的家伙幾句說話,竟慌得差點要把先生逐走?!?br />  項少龍心叫厲害,知道龍陽君在趙王身邊布有眼線,所以把握時機,乘虛而入,游說他改投魏國。不禁佩服岳父烏應元的眼光,給自己馬癡的身份?,F時各國皆重馬戰,他的董匡正是各國夢寐以求的人才。裝作感動地道:“君上這番話發人深省,鄙人須仔細思量,還要向族人解說,但暫時……”
  龍陽君見他沒有斷然拒絕,喜上眉梢,送他一個“媚眼”道:“奴家最明白男人的心事,董先生不用心急,最好探清趙國情況,當知奴家沒有半字虛語?!?br />  項少龍不由佩服他的游說工夫,寥寥幾句話,道盡趙國的問題。嘆道:“若董某不是趙人,這刻可一*答應?!?br />  龍陽君柔聲道:“對孝成王來說,除趙家外,誰會是趙人呢?若換了不是趙穆和趙雅,于烏家一役之失利,早被他五馬分尸。有才而不懂愛才,項少龍正是最好的例子,若非先生送來一千匹上等戰馬,不出一年,趙國再無可用之馬?!?br />  項少龍心想你的心真夠狠毒,把我拉走,等若打斷趙人的腳。
  龍陽君壓低聲音道:“聽說趙霸應李園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要求,后天午時在行館舉行論劍會,只要先生點頭,奴家可使人到時挫他威風,看他還敢不敢盛氣凌人?!?br />  項少龍心中大感驚訝,每次說起李園,龍陽君都是咬牙切齒,照計李園這么高大俊秀,沒理由得不到龍陽君的青睞,看來是李園曾嚴詞拒絕過他,令他因愛成恨。又或是他不喜歡李園那種斯文俊俏型的美男子,而歡喜自己這陽剛粗豪的……嘿!自己想到哪里去了?
  意外地龍陽君站起來,辭別道:“先生好好想想,有答案立即告訴奴家,那時再研究細節,務使先生走得歡歡喜喜?!?br />  項少龍給他一忽兒“本君”、一忽兒“奴家”弄得頭大如斗,忙把他送出大門,看著他登上馬車,在數十名隨從前呼后擁下去了,苦笑回頭。無論如何,他再不敢小覷這不男不女的人。
  龍陽君走后,項少龍偷得浮生半日閑,獨個兒在大宅的院落園林間漫步,回想當日偷入此處,初遇朱姬的醉人情景。不論朱姬是怎樣的人,他真的感到她對他很有好感,那是裝不來的。忽然間,他有點惆悵和失落,也感到寂寞,而事實上他應比任何人更滿足才對,以一個現代人,來到這陌生又非常熟悉的古戰國時代里,他的生命比任何一個時代的人至少豐富一倍,因為他經驗多了一個時代。經過這幾年驚濤駭浪的日子,他連想東西的方式,所有的措辭和文字,都大致與當時代的人相若。昨晚他想殺人滅口,辣手摧花,正是烏卓和滕翼兩人認為是最合理的做法。幸好懸崖勒馬,否則一輩子良心都要受到懲罰。想到這里,不禁暗自抹一把冷汗。
  時值深秋,天氣清寒,園內鋪滿落葉,在黃昏的暗沉里份外有肅殺零落的氣氛。宴會有時也不錯,在那些無謂的應酬和庸俗的歡樂里,很容易可在自我麻醉中渾然忘我。無由地,他強烈思念著遠在秦國的嬌妻美婢,想著她們日夕盼望他歸去的情景,不禁魂為之銷。忍不住隨口拈來李白的名詩,念道:“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br />  鼓掌聲在后方近處響起。項少龍嚇了一跳,猛然回過身來,見到滕翼伴著一身盛裝,美得像天上明月的紀嫣然,一起瞪大眼睛瞧自己。俏佳人秀目異采連閃,美麗的小嘴正喃喃重復兩句千古絕詩。
  項少龍大感尷尬,迎了上去道:“嫣然你這個樣兒來見我,怎瞞得過別人的耳目?”
  滕翼道:“嫣然現在是到王宮赴趙王的宴會,路過行館忍不住進來看你,根本沒打算瞞人。嘿!你剛才作出來那兩句詩歌真是精采絕倫,好了!你們談談吧!”識趣地避開。
  紀嫣然嫵媚一笑,投入他的懷抱,贊嘆道:“今天李園拿了他作的詩歌給我過目,嫣然已非常驚異他的天份,甚為贊賞,可是比起你剛才兩句,李園的就像小孩子的無聊玩意,有誰比你剖劃得更深刻動人呢?嫣然甘拜下風?!?br />  項少龍老臉一紅,幸好紀嫣然看不見,緊接著她的話道:“不要夸獎我,這叫情人眼里出西施?!?br />  紀嫣然心中劇震,離開他懷抱,定神看著他道:“天??!你隨口說出來的話總是這么精采奇特,還記得你那句‘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一句話道盡現今所有國家的問題,連韓非公子都沒有這么的警句?!闭f罷情不自禁獻上熱吻,差點把他溶化。分開后,紀嫣然神魂顛倒地道:“項郎??!作一首詩歌送給人家吧!由人家配上樂章,勢將成千古絕唱?!?br />  項少龍心中苦笑,他能由頭念到尾的恐怕沒有哪首詩,怎能拿來應酬美人兒,而且占別人的創作為己有,等同侵犯版權,用口說說也還罷了,若真傳誦千古,豈非預先盜了別人的創作權,苦笑道:“世上無一物事不是過眼煙云,千古傳誦又如何?”
  紀嫣然嬌嘆一聲,伏倒他身上,嬌嗔道:“少龍呀!你真害死人家哩,今晚嫣然除了想著你外,還有什么好想呢?偏又不可和你在一起。人家不理你,由明天開始,你公開追求我,讓嫣然正式向你投降和屈服,這事你絕不可當作是過眼煙云?!痹賴@道:“過眼煙云!多么凄美迷人,只有你才能如此隨手拈之便成天然妙句?!?br />  項少龍心中叫苦,這叫愈弄愈糟,異日她迫自己不斷作詩作詞,自己豈非成了文壇大盜。
  紀嫣然不甚甘愿地道:“嫣然走哩,鄒先生在馬車上等我,這樣吧!你若作好詩文,我便配樂只唱給你一個人聽,我知嫣然的夫婿既不好名也不好利。唉!名利確教人煩惱,若沒有人認識紀嫣然,我可終日纏在你身旁?!庇治⑽⒁恍Φ溃骸安粶蕜?!”蜻蜓點水般吻他一下,翩然去了,還不忘回眸一笑,教項少龍三魂七魄全部離竅至不知所蹤的境地。
  回到內宅,滕翼道:“現在我完全明白為何紀才女給你手到拿來,那兩句實是無可比擬的杰作,比之《詩經》更教人感動。那些詩歌你定然很熟悉?!?br />  項少龍暗忖除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兩句外,老子對《詩經》一竅不通,只好唯唯諾諾應了。
  滕翼道:“孝成王真教人心灰,若你真是馬癡董匡,現在應立即溜掉。你看他因怕了李園,今晚宴請嫣然,有點頭面的人都在邀請之列,獨把你漏掉?!?br />  項少龍恍然大悟,難怪龍陽君匆匆而去,原來是到趙宮赴宴。笑道:“難得有這樣的閑暇,我們不若到這里的官妓院逛逛,不醉無歸?!?br />  滕翼肅容道:“官妓院內大多是可憐女子,三弟忍心去狎弄她們嗎?”
  項少龍想起素女,大感慚愧道:“二哥教訓得好!”
  滕翼點頭道:“你真是難得的人,這么肯接受別人的意見,來吧!我們出去隨便走走看看,亦是一樂?!?br />  兩人坐言起行,出宅去了。步出行館,兩人朝邯鄲城最熱鬧的區域悠然閑逛。街上行人稀疏,有點暮氣沉沉的樣子,比他們離邯鄲前更是不如。烏家事故對趙人的打擊深遠之極,而趙人的首都則直接把事實反映出來。趙人對秦人的恐懼是可以理解的,長平一役的大屠殺早把他們嚇破了膽。郭縱家業雄厚,當然不可說走就走,但平民百姓哪理會得這么多,借個借口溜出城外,可逃到鄉間或索性到別國去。這種遷徙對中華民族的團結有正面的作用,使“國家”的觀念日趨薄弱,有利大一統局面的出現?,F在的七國爭雄,頗有點異姓王族各爭短長的意味。
  滕翼的說話驚醒了他的馳想,只聽他道:“有人在跟蹤我們?!?br />  項少龍機警地沒有回頭,沉聲道:“多少人?”
  滕翼冷靜地道:“至少七至八人,身手相當不錯?!?br />  項少龍苦思道:“怕就是昨晚在宅外監視我們的人,邯鄲誰會這么做呢?”
  滕翼微笑著道:“抓起一個來拷問幾句不就清楚了嗎?”
  項少龍會意,隨他轉進一條僻靜的小路去,兩旁是楓樹林,前方有條石拱橋,跨越橫流而過的小河,對岸再見疏落有致的院落平房。尚未走到小橋處,后方急劇的足音響起,有人喝道:“董匡停步!”項少龍和滕翼相視一笑,悠閑停步轉身。二十多名彪悍的劍手,扇形包圍過來,有些由楓林繞住后方和兩側,把他們圈在中心。
  項少龍定神一看,沒有一個是他認識的,心中一動,喝道:“李園有本事自己來殺我,為何派你們這些小嘍啰來送死?”
  眾劍手齊感愕然,看樣子是給項少龍一語中的,揭破他們的身份。那些人仍未有機會反駁,兩人趁對方心分神搖的好時機,拔劍撲出。那些人想不到對方要打就打,先發制人,倉卒拔劍招架。項少龍一聲冷哼,發揮全力,施展殺手,首當其沖的敵人給他蕩開長劍,立中一腳,踢在小腹處,那人慘嘶中似彎弓的河蝦般倒跌開去。滕翼那方響起連串金鐵交鳴的清音,兵刃墮地和慘叫接連響起,自是又有人吃了大虧。
  項少龍一招得手,不敢怠慢,這些人都是經驗豐富的好手,雖交鋒之始失利,卻無人退縮,兩把長劍如風雷疾發般由左右兩側攻來。項少龍繼續逞威,移往右側向那特別粗壯的大漢橫劍疾掃,“當!”的一聲,大漢毫不遜色硬擋他一劍。項少龍心叫痛快,施出墨氏補遺三大殺招的以攻代守,猛劈入對方劍光里,那人亦是了得,移后避開。左方長劍貫胸而來,項少龍使個假身,避過對方凌厲的一擊。此刻他若拔出飛針施放,敵人定難逃大劫,可是他卻要制止這誘人的想法,因為除非能盡殲敵人,再毀尸滅跡,否則可能會給趙人在這上面識破他是項少龍。這個想法閃電掠過心頭的當兒,長劍在腰后掠至,項少龍反手回劍,垂直砍在對方長劍近把手處。那人遠比不上剛才的壯漢,虎口爆裂,長劍亦給鋒利的血浪砍開一個缺口,脫手墮地。項少龍硬撞入他懷里,好避過壯漢再次掃來的一劍,手肘重擊那人胸脅。肋骨斷折的聲音隨肘傳來,敵人口鼻同時濺出鮮血,拋跌往外,撞倒斜刺里沖上來的另一敵人。
  “當!”項少龍架開壯漢的一劍,忽地矮身蹲下,橫腳急掃。壯漢哪想得到有此奇招,慘呼一聲,先是兩腳離地而起,變成凌空橫斜,再重重往地上掉去。此時又有長劍交擊而至,全力圍攻。這批人確是悍勇非常,教他應付得非常吃力,若沒有滕翼在旁,只他一人,可就勝敗難測。他無暇再傷那壯漢,展開墨子劍法的守勢,硬把另二人迫在劍光之外。滕翼悶哼一聲,撞在他背脊處,顯是吃了點虧。
  項少龍百忙中回頭一看,見到他那方面的敵人已有三個倒在地上,但仍有五、六人狀如瘋虎般撲上來,猛攻滕翼,喝道:“進林內去!”
  一劍掃開眾敵,飛腳再傷一人時,給人在左肩劃了一劍,雖沒傷及筋骨,但血如泉涌,血染衣衫。滕翼一聲暴喝,磕飛其中一人的兵刃,鐵拳揮打,那人面門中招,立時暈倒。危機驟減,兩人殺開血路,閃入林內。眾敵給他們殺得心膽俱寒,哪敢追去,一聲呼嘯,扶起傷者,逃往小橋另一方。
  滕翼待要追去,給項少龍拉著笑道:“由他們走吧!抓到人還要多做一番無謂功夫,最后還不是動不了李園嗎?”
  滕翼道:“你受傷哩!”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贅婿 劍來 大醫凌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下 欢乐捕鱼达人 网赚一天赚50块钱 3d字谜太湖钓叟 福建11选5走势图表手机 新时时彩五分彩走势图 工商管理是学什么的 安卓手机捕鱼大亨 网上如何买彩票 bg视讯是什么 二分彩是什么东西 湖南幸运赛车 中国排球比分网 天天捕鱼2tv版兑换码 牌九大小牌 mg游戏注册送38现金 日本女子网球冠军